105代价(1/2)

加入书签

  牢里恢复了平静,少主杰飞被毒晕在一旁,倩兮嫌他恶心,没去挪他,就任他在那儿趴着,自己躲到柠什身后无聊玩手指,柠什则利用这片刻清闲,静心调息,希望能早些把身体内的药物残留给逼出去,早些恢复内力,才能出得这地牢。

  倩兮这会儿看着闲适,其实心里十万火急,她时不时的拿眼角瞥向柠什的后脑勺,然后在心里评价,这家伙长的天生就是要当和尚的呀,脑袋长的不偏不倚,不扁不圆,特别匀称,线条流畅,头皮滑润,怎么看,都是一枚香甜可口的唐僧肉啊。

  好吧,她实在是无聊透顶了,不敢打扰柠什调息,自己又害怕那个杰飞突然醒了,又担心着土司王来收拾他们,她实在快精神混乱了。

  “咚。”忽然!牢门的开门声像是平地一颗炸雷,惊的倩兮一个激灵,立即的精神抖擞。丫的,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当犯人就是躲不过审犯的。

  柠什也缓慢睁开眼睛,清灵的眸子警戒的看了眼牢门处,再回头,朝倩兮投去一个安抚的眼神。

  倩兮本能的在他身后缩小了一点,减少存在感。

  听着那沉重的脚步声,倩兮就知道绝不是那娇俏可人的卓娃少女,好吧,逃不掉了,就是他!

  是他,是他,就是他!人民的土司大人,小纳维!

  这人长得连斯文败类都不配,尖嘴猴腮,一看就营养不良,一个杀红了眼的吸血鬼。

  在柠什和倩兮两人不善的目光下,纳维土司一摇三晃的走下台阶,“看起来气色不错,这一夜,生了不少浪漫的故事吧。”

  倩兮从柠什背后露出双眼,“是啊,过程很有趣,结局很惨烈,你瞧。”拿眼神一个提示,纳维土司随之看去,才猛然现自己的儿子狼狈不堪的在牢里趴着,不知生死。

  “杰飞?!”纳维惊疑地加快步子,走到杰飞脚边,蹲下身查看他,然后抬起头,惊慌地盯住柠什,“是你?”

  “不然呢?我告诉你,我们可是佛祖这一边的,你们作恶多端,早晚会被老天收的!”倩兮仗着柠什在前面挡着,一脸的正气凛然。

  纳维土司回头怒喝一声,“来人!”

  立即有人上来,纳维土司叫人把杰飞抬走,脸色一直是青的,不过让倩兮吃惊的是,他没有过多关心杰飞的安危,只是在杰飞被下人抬走后,冷哼一声说:“废物!”

  瞬间,倩兮觉得权势真的是灭杀感情的最佳武器。

  纳维土司转过眸来,盯向柠什,上下打量了他一番,突然暴喝:“是谁把他放了?!”

  立即有人上前胆战心惊地汇报:“是,是小姐让放的。”

  纳维土司一脚踢过去,“混帐!没有我的命令!以后谁说都不准放!快去绑起来!”和尚能在被铁链重重紧锁的情况下,这么轻飘飘的将杰飞给毒晕,不得不让他忌惮。

  “还有这个女人,快!”很快,几人七手八脚的将柠什和倩兮都重新上了锁,再也没有一点人身自由。

  “喂!你们太过分了!我又不会武功,为什么这么锁着我?”倩兮不服的道。

  纳维土司冷冷一笑,“那你也告诉我一个理由,本王为何让你痛快呢?”

  “你……”

  纳维土司不再理她,摇摇摆摆的走到柠什面前,伸出双手在他身上搜了搜,一无所获,只得沉声说:“解药拿来。”

  柠什冷冷移开视线,不予理睬。

  “你没有没有跟我讲条件的资格,因为我随时可以一刀将她给杀了。”纳维土司说着轻描淡写,一手举起刀架在倩兮的肩膀下。

  倩兮吓的脸都白了,“刀下留人哪!”

  “你杀了她,你儿子也必须死。”柠什竟也说的心不在焉。

  纳维土司眉头一皱,怒火中烧。现在是两方都有人质,他偏偏也不敢拿自己的儿子的命开玩笑,就算把这两人都杀了,也补不了他失子之痛,他还指望着儿子继承他的江山呢。

  “快快,你把我给放了,他就会给你解药的。”倩兮给他指了条明路。

  纳维土司脸色铁青,一摆手,就有人上前给倩兮松了绑,倩兮笑嘻嘻的抚了抚手腕,一会儿绑一会儿松的怪好玩的,这土司做事儿没有原则啊。“还有链子呢,这个太沉了,你锁我没有用。”

  纳维土司鄙视地看她一眼,就说了句:“把手链先开了。”

  于是,倩兮的双手得到了自由,开心的举着双手看,“哎呀,都磨破皮了,我光滑如玉的手啊。”

  纳维土司懒得理她,走向柠什,努力压着气,说:“活佛,别得寸进尺。”

  柠什想了下,说:“如果他再敢来骚扰倩兮,就不止是今天这样。”

  纳维土司感觉到了他风轻云淡的话音里的威胁,额头上的青筋又暴突了几下,忍着气道:“解药。”

  柠什便慢声将解药的方子说了出来,纳维土司让人一一记下,赶紧派人去熬药救杰飞了。

  “如果你敢骗我,我就……”纳维土司突然上前,拿出一把匕抵在柠什的脸颊,“画花你的脸。”

  倩兮倒抽了口气,差点儿笑出来,看着纳维土司那只属于美女之间嫉妒的眼神,倩兮真的接受无能。“土司大人,你是来搞siao的吗?”

  纳维土司眼一利,怒气冲冲,在他眼里,这个妙音和尚即使被锁的这么狼狈,却也另有一番楚楚可怜的风情,他真是看够了!

  “哎,土司大人,你不会嫉妒你女儿的心上人吧,这不合逻辑啊!”倩兮很不给面子的哈哈大笑。

  纳维土司恼羞成怒,刀刃逼近几分,“一个男人,长成这样,真恶心!若不是我女儿喜欢,本王现在就让你变成一只鬼。”

  柠什平淡的神情终于露出一丝厌烦,这人太变态。

  纳维土司悻悻的收了刀子,后退一步,正了脸色,说:“活佛,现在给你有两条路,一,你做我的师,臣服于我。第二,你还俗娶我的女儿。”

  “呸!你一个土司王说话这么无耻,还什么两条路,根本就是个幌子!妙音若还俗做了你的女婿,不是顺理成章的就听你的话,随时变幻身份做什么法师么?反过来,妙音先做了法师臣服你,就你们这玩阴招的一家人,早晚你女儿得占了他的便宜!想得美,你这忽悠人的本事不大!当我们是傻子呀。”倩兮一下子就戳穿了纳维土司的话。

  纳维土司脸上红一块黑一块,怒道:“把她的嘴给封上。”

  立即,有人过来抓住了倩兮,在倩兮的无力挣扎中,用布把她的嘴巴和手都缠上了。

  柠什心疼的看了一眼倩兮,慢条斯里地说:“土司大人身为一代之王,如何这般为难一个弱女子,岂不要让世人笑话?”

  纳维土司却显得很兴奋,“活佛怜香惜玉啊,这就好!不过你想好了,这个女人的生死,可是由你来定的。本王可以给你一天的

  时间,你好好想想我的条件。”

  怎料柠什根本不考虑,冷漠的垂下眼帘,果断地说:“我绝不与你女儿成亲,也不会助纣为虐。你给我多少时间,我的答案也不变。”

  “你!”纳维土司一瞪眼,面部狰狞,“给脸不要脸的和尚,告诉你,我可没有卓娃那样有耐心,你最好想清楚再回答。看清楚现在的形势,若说错半个字,不光你,你的心上人也要死。”

  “此心此志,绝无更改。”柠什寒着一张脸,字字如金。

  倩兮对柠什的话暗惊,悄悄朝他看过去,内心波澜起伏,暗潮汹涌。她不知道,现在该感动于柠什的情真,还是该叹息这孩子的单纯。

  纳维土司的眼睛危险地眯起来,冷哼一声,他突然走向倩兮,一把挣住倩兮的脖子!

  “唔……”倩兮脸瞬间变青,她痛苦的挣扎着,这家伙的手指就像钳子一样,太可怕了!好痛!她快窒息了!

  柠什紧张了,眼睛惶恐的看着倩兮和她脖子上的手,表情开始纠结和犹豫。

  “哼哼!”纳维土司得意的冷笑两声,“在本王面前摆清高,你还没有资本!”

  倩兮两眼都快翻白,绝望中气恼地唔唔大叫:“太无耻了!哪有逼着人家娶你女儿的!”

  “还敢嘴硬!”纳维土司手指猛一收缩,倩兮一口气憋在喉咙口,顿时只能干张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纳维土司邪恶的瞥向柠什,咬牙道:“怎样,心疼了吗?我再问你一遍,你应还是不应?”

  见倩兮命在旦夕,柠什惶在心头,手指紧紧攥了起来。

  “妙音,本王敬你是贡萨活佛之徒,所以才对你一忍再忍,而且愿意结为联亲,你可想好了,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你若一意孤行,哼哼,就休怪本王手不留情。”

  “住手!”柠什的情绪终于暴,怒喝一声,眸子一缩,沉声道:“告诉你,我并不怕死,但你若伤了她,我誓,你一定会付出更惨痛的代价。”

  “还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