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最美的情郎(1/2)

加入书签

  坐轿子本来就是考验人耐心的活儿,尤其是在山路上坐轿子,倩兮算是体会到了这种颠簸到口吐白沫的滋味,翻江倒海的疯狂呀,更可怜的是她临出门前,有人喂了她汤药,虽然随后她挖喉咙给吐了出来,可是她现在还得装作半晕半迷,所以还不能在轿子里有任何动静,只能生生忍着这份折磨。

  好在她之前装的很像,格罗庄主并没有怀疑她,话说她不得不鄙视一下这格罗庄主,智商不咋样,也不知道他是怎么赚得了这么多钱财的,肯定是富二代。这一路格罗也只是在休息的时候派人看她一眼,于是其余时间,她都将头上的凤冠给拿下来,这样轻松多了。

  还有,说起格罗庄主的智商,其实她一直怀疑这是他冲动之下的气话,他这么桃代李僵,就不怕被拆穿吗?难道他以为她就会一辈子老实的呆在土司府?

  不过关于这个问题,不仅是她,连格罗庄主身边的管家顿珠也生了疑,“庄主,咱们这样做好吗?万一被土司大人现……她根本不是若凝小姐,我们恐怕吃不了兜着走呀。”

  格罗庄主不慌不忙,冷笑,“你以为我还是用的原来的药?那是为我女儿准备的,现在她是谁?不过是个民妇,你放心,我这回下的是慢性迷心药,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是谁,说她是谁就是谁,而且我只需在加药的时候,要求见女儿一面,就能轻易的继续给她下药,之后她的身体就会慢慢被拖垮,几年之后,就会病死。到那个时候,我的钱和地位也都达到了另一个高度,不再有所畏惧了!”

  “庄主高呀!”顿珠恍然大悟,适时拍马屁,“这招太高了,简直杀人于无形。财源滚滚来呀。”

  “所幸她长的还不错,我想杰飞少主会喜欢的。”

  “对对,我刚才见她一打扮,倒也算的美丽动人,她剟个嫁过人的,肯定会讨男人欢心,等杰飞少主迷上她,庄主您想要什么,那还不是张口就来?”

  格罗庄主被顿珠说的喜不自禁,可是又得装作矜持,就忍着笑嗔怪,“千万别得意忘形,我们还需小心行事。”

  “是,是。”

  不得不说,格罗庄主现在已经无心再管他真正的女儿若凝了,他满心的都是财财,根本连去追那个不孝女也没追,没什么利用价值,懒得为她花精力了,这也好了那家人,能平平安安的躲到了鱼塘。

  倩兮感觉到这一点,心里踏实了几分。

  也不知这么摇晃了多久,倩兮觉得五脏六肺都移了位,才到了土司府。

  素来有钱人就是喜欢住在山上,包括妖魔鬼怪,在山上好啊,各种便利,先环境好,空气好,而且山路崎岖遥远,敌人也不好攻进,他们还能登高望远,更早的现敌情。那也是一种地位的向征。

  所以土司府的位置,用倩兮从晃动时帘子掀开的缝里打量后的感觉,就像是建在半空中的,因为到了傍晚,山上起雾,到处雾腾腾的,十分唯美,也隐去了树丛和山石,将个土司府衬有几分脱俗。

  虽没有格罗庄园那么镶金带银的显摆,可是土司府建造的宠伟气派,十分有大家风范,而且个个房屋架在半空,设计的人很有想法和智慧,就又显得多了几分灵气。

  你瞧,她是来干什么的,评价人家房子干啥,又不能拍下来穿回去卖钱。

  真有个相机,那她也是得拍下柠什,容钦,赤仁和鸾衣,各款帅哥大甩卖跳楼价,一定能赚不少钱!

  在艰苦和困难之前,调侃一下自己,心情会轻松许多,心情轻松了,理智也会多一点。倩兮收了神思,接着,轿子就停在了土司府门外。

  终于到了,倩兮暗松了口气,赶紧戴上凤冠假寐。

  有人掀了帘子,“还在睡?叫醒她。”

  接着有一只手轻轻推她的肩膀,倩兮装作刚醒的样子缓缓睁开眼睛。

  视线里是顿珠的脸,他观察着她,“醒了吗?”

  倩兮眨了眨眼,因为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她只得先静观其变。

  “醒了就好,告诉你,你现在叫若凝,你是格罗庄主的女儿,今天你要嫁给杰飞少主,做她的妻子,好好侍奉他,懂吗?”

  倩兮心里快想了一下,他为什么这样说,难道她现在应该是傻的吗?像傀儡那样?不敢耽搁,她缓缓的点了下头。

  那边顿珠兴奋的回头对格罗庄主说:“庄主,你这药真管用!瞧这女人那傻样,一定不会给您惹事。”

  格罗庄主得意的笑了笑,“这是从前有个道士给我的,没想到真用上了。”

  倩兮在心里直骂,肯定是假道士!

  “好了,放下帘子,门快开了。”

  接着,帘子又放下来,倩兮长松了口气,回想他们说的话,她算是知道了自己该怎么装,怎么应对。

  沉重的大门吱呀的慢慢打开,没有倩兮想像中的敲锣打鼓,她就这样,一顶轿子灰溜溜的抬进了门,又被抬了很长一会儿,绕了几个弯,好像地方挺大的,最后,停下来,倩兮一看,这会儿天色都快黑了!不是吧,刚来就洞房啊!还给不给她喘气儿的时间?

  她被一个婆子牵出了轿子,刚走一步,就听到大步脚步声,红盖头底下刚看到有一双鞋子靠近,就被人一下掀了红盖头,她略惊惶一抬头,对上一张年轻的脸,还算英武,但是眼神有些不好。

  正是杰飞,他睁大眼睛仔细的察看着倩兮的脸,每一处,甚至溜下来观察她的身体,那眼神儿,就像在市场上挑菜。

  “嗯,长的不错,果然是格罗庄主的宝贝女儿,有几分姿色,很好,本少主满意,哈哈哈哈!”这家伙的狂笑很嚣张,倩兮在心里直恨不得一脚踹飞了他。

  “喜娘,把新娘子回屋里打扮打扮,今晚,本少主要洞房花烛!”杰飞开心的笑着,回头跟身后的小卒们摆手,“去回格罗庄主,本少主收了他女儿,摆宴五天!兄弟们随便大吃大喝!”

  “哦!恭喜少主!贺喜少主!”

  在众人的吹捧下,杰飞有点飘飘然,“走走走,先去喝两杯助助兴!”

  就这般,像一阵暴风,来的猛去的也快,倩兮心里压着气,等被喜娘牵回了房间里,才吐了口气,丫的!想吃老娘的豆腐!你毛还没长齐!

  “新娘子,这是一些甜食,你一路饿了吧,来,赶紧吃点长点力气,咱们少主可是个粗汉子,你别害羞赶紧吃,不然吃亏的可是你哟。”那婆子语调暧昧的劝着。

  听得倩兮心里直反胃,你才吃亏,你全家都吃亏!真恶心。

  不过她正饿着呢,吃点东西压压这一路来的反胃,等会儿才有力气……呃,是救柠什!

  不过,现在柠什在哪儿呢?一边吃酥饼,一边拿眼睛悄悄瞟四周,咦,一个男人的房间连块儿红布都没,简单粗犷,他这哪有成亲的意思?难道是先验货?

  猛打了个寒战,赶紧大口吃饼,她得趁那少主回来之前,跑去找

  柠什呀!柠什应该会在佛堂吧?找佛堂应该还比较容易,想着,心里又急又喜,充满了期待。

  她猜的是没有错,此时,佛堂里面,正端坐着柠什,也就是妙音活佛。

  只是她应该打死也想不到,此时妙音正经历着一场生死煎熬。

  卓娃将那两个丑女打走之后,这佛堂内,肃穆而庄重的佛堂底下,就除下他们两人,孤男寡女,一个正倍受药力的折磨,一个,正对着心仪的男人秀色可餐。

  望着妙音极力的与药力抵抗,俊逸的脸庞上红里开始透着青色,嘴唇也渐渐泛白,满头大汗流下来,他依然不睁眼睛看她一眼,依然一动不动的盘坐在那里,捻着佛珠念经。

  “活佛,你别念了,你睁开眼睛看看我,即然已经这样,你何需坚持呢?你再这样下去,会吐血而死的呀!”她已经这样反复磨了他好一会儿,可是不管她跟他说什么,他都不理会,旁若无人。

  一个没有内力的人,她不相信他有那么大的毅力坚持这么久!听说可是喝下一坛子的下了药的酒呢!

  说实话,她是少女怀春,看到妙音活佛即使受尽噬骨之痛也能压下欲之火种,她佩服,也心疼,还有更多的是难过和沮丧,他是为了戒律不肯就犯认输,还是他为了心上的那个女子情愿也不肯碰她?

  想到这儿,她羞愤又嫉妒。

  她卓娃乃金枝玉叶,哪里配不上他了?

  “妙音!”卓娃突然扑了过去,不顾一切的猛的抱住了他颤抖的身体,“我能救你的妙音!我喜欢你,我真的很喜欢你,我愿意和你在一起,你别再坚持了,求你……”

  妙音在重重的打了个寒战之后,女儿家柔软细腻的身体紧贴,让他的心脉大乱,他惊惶的睁大眼睛,满眼红丝瞪着卓娃,即使手脚全都无力还是硬生生的往外推她,“走开!不许……碰我!”

  卓娃感觉到了他极力的抗拒,甚至是嫌弃,心灵受挫,手臂一松,妙音就努力的挣脱开,奋力撤退向一边,迅蜷缩起双膝,双臂紧抱住自己克制。

  卓娃不可思议的看着他,“我告诉你你这样下去会血管爆裂而死!你情愿死?都不想碰我吗?为什么?我哪里不好?”

  “走开……走开……”妙音气若游丝地说着,身体越抱越紧,他将头埋在膝盖上,不听不看不动,他只能用尽所有的力量跟药魔做斗争。他不会输的,不会输的。

  卓娃见他这模样,突然有些不忍,难过的坐到他旁边,泪光闪闪的看着他,劝道:“我知道你很生气,气我阿爸和哥哥这样折磨你,但是你既然被抓了过来,又何必跟他们任性呢,你已经喝过酒了,已经破了戒,为什么还要生生受这份煎熬?五十步笑百步吗?再破色戒又有什么关系?我从见到你就很喜欢你,跟我在一起你不吃亏啊,我是土司王的女儿,将来,你也可以呼风唤雨,你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啊!”

  妙音听的又气又羞又恼,他讨厌她现在坐在他身边,他的鼻子特别灵敏,他能闻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