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鬼丈夫(1/2)

加入书签

  倩兮不知道这条道儿什么时候才能走到头,从天一亮骑上这匹瘦小的马驹儿出门,眼前的荒凉风景就从未改变过:面黄的庄稼,肌瘦的灌木,刁钻的石头和焦躁的沙土。

  牵着马绳的是她现在的父亲,叫做阿拉西,干瘦的背影与周围的贫瘠很应景。他的头发浓密而微卷,头上缠着条宽布带,一身的麻布粗衣,略旧。现在,他正脚步颠簸的送她到峡谷对岸的夫家去。

  据说婚礼在一个月前已举行,今天只是她正式入夫家的日子。没有任何的仪式,只有一身暗红的袍子,一头绷的她头皮疼的辫子,和唯一一条看起来上了点年纪的玛瑙项链。

  昨天一穿来她就想过要逃跑,当她偷听到阿爸阿妈说夫家给了厚重的彩礼,解救了他们可怜的一家,而夫家为了娶她,也是压上了所有的家当……她若逃跑了,两家的悲苦可想而知。

  当然,此刻她也发现逃跑就是个笑话,看这一望无垠的不毛之地,忍不住都想高歌一曲:我家住在黄土高坡,大风从坡上刮过……

  “倩兮,过去以后你要多长个心眼,手心手背都是肉,你懂么?”阿拉西意味深长地看她一眼。他知道女儿对这门婚事不情愿,现在亦能感觉出女儿的失落忧伤,做为父亲他也无奈,可是也只能尽量的叮咛,“咱们峡谷人日子艰苦,在夫家更是不比在娘家,你要记着多做活计,少吃饭……”

  倩兮嘴角直抽,好嘛,她这副小身板再也不用担心发胖了!

  “若是你不听他们的话,挨了打受了气,我和你阿妈可是会心疼的……”

  倩兮原本抽风淡漠的心,微微的暖了。“我记得了,阿爸。”

  阿拉西收了视犀低不可闻地喃了句:“孩子,你不会怪我们吧……”

  倩兮心里迷蒙,未来一片渺茫,她能怪谁的呢,要怪,就怪她这场该死的穿越吧。

  上一世她是个被生活调戏的倒霉孩子,从小不管做什么都差那临门一脚:小学升重点差一分;高考差一分,一流大学秒变二流;毕业了,好工作一轮到她就招满,只能做个打杂的,终于这次,她得到了领导赏识,要提升她为正职,眼看着一块大馅饼就要砸在她头上,却不料当真一下给她砸到了这鸟不拉屎的地方……继续霉女的传奇!

  她不知道原来的这个“倩兮”为何会被她穿来,在即将要出嫁的日子翘辫子,这算是逃避责任的做法吗?好歹她也是高唱‘再不疯狂我们就老了’的文艺青年,就这么被包办了婚姻,她是该逃跑呢还是逃跑呢还是逃跑呢?

  可是既然未来不可预知,她也只能且行且珍惜。

  阿拉西说峡谷里的距离不能用公里计算,而是用马程来算的,马走几个小时就知道有多远。如今他们去她的夫家,最快也要走五个小时。

  午后时分,他们终于来到了夫家的村落,村里的房子零零散散,阿拉西牵着马儿穿过一条石头小道,终于,停在了一座院落前。

  “到了,倩兮。”阿拉西熟练的拴了马绳,扶着倩兮下马。

  许是听到了动静,未等阿拉西,大门就吱呀一声被从里面拉开了,走出来一个中年妇人。她穿着泛白的蓝布袍子,背有些佝偻,扁平的脸上长满岁月的艾看到他们立即绽出喜庆的笑容,“呀!是亲家公送倩兮来了?!真是太好了!”

  “亲家母,让你久等了。”阿拉西客气的说了句,转头示意倩兮,“倩兮,快给你婆婆见礼。”

  倩兮连忙深鞠了一躬,“婆婆。”

  巴桑半眯着眼睛笑望着倩兮,这可是她们家用命根子换来的媳妇儿,以后就是他们家的人了!虽然干瘦点,但是脸蛋儿真是好看,值得!她亲热的拉起倩兮的手臂,连连说:“好,好!乖,快进屋。”

  跟着婆婆进了院门,倩兮悄悄的打量这院落,这是个二层小楼房,是用泥土和木头搭成。一楼东面是厨房,挨着有两间杂物房,西面是个牲畜棚,里面闲散的关着七八只瘦羊。二楼是住宅,由中间的厅堂隔开东西两面。虽然院落打扫的很是干净,但用具和物件都很陈旧,确实是比较贫穷的家庭。

  从今天起,这里就是她的家了吗?倩兮叹息,现在她唯有期盼在这个贫穷的家里出来的男人,她的丈夫,会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那才是最重要的。

  “洛根和容钦都在田里呢,亲家公、倩兮,来先喝点茶。”巴桑引他们进了厨房坐下,热情的给他们倒了油茶,又拿了几块点心。

  见亲家公不在家,阿拉西也不好多坐,闲聊了两句,就起身道别。

  “阿爸,一路小心。”倩兮对远去的阿爸轻轻祝福。穿来这里,谁人与她都是陌生的,可一路陪伴着她的阿爸,却是突显的亲熟许多,如今,唯一混熟的人又离开了。

  “哎哟,我们的倩兮,长的真是水灵。”巴桑一双眼睛喜爱地在倩兮身上徘徊,看不够似的,随后,她略思索了下,拍了拍倩兮的手,转身走向西边的一间房。稍时,手牵着一个少年走回来。

  倩兮好奇的盯着这少年瞧,他长的十分单薄,大概到她肩膀那么脯穿着一身泛白的半旧衣服,发束梳的整齐。只是他一直低着头,缩着身子骨紧靠着阿妈,看不清面目,只觉很白净。

  “倩兮,他叫鸾衣。”巴桑脸上的笑容略显不自然,“是容钦的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