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及你甜 第98节(1/2)

加入书签

  霍行舟看着她们离开的背影,笑着将他从怀里拉开一些,“已经走远了,这么软那以后可怎么办?”

  洛行:“我才不软!”

  “好好好不软。”霍行舟低头贴近他耳边,压低了声音说:“我们小乖,可硬了。”

  “你还说!”

  “不说了不说了,上去睡觉了。”霍行舟忍着笑,旁若无人的牵着他穿过医院的大花坛,回到了住院部。

  洛行脱了厚外套,走到卫生间,看见霍行舟正背对着他兑温水,心里感动的发甜。

  他住院这段时间,霍行舟每天都不厌其烦的穿梭在学校和医院,一定要亲手照顾他洗漱,生怕他耳朵沾水对恢复不好。

  洛行一边觉得他拿自己当小孩儿似的照顾有些想笑,一边又觉得有人能这么把他捧在手心里,当成个宝贝照顾,就差要喂他吃饭的细致宠溺,顿时就感动的笑不出来了。

  直想哭。

  洛行走过去,伸开手揽住霍行舟的腰。

  霍行舟一僵,感觉背后的小孩有些发颤,忙不迭的转身,“怎么了?”

  “你别转过来!”洛行紧紧揽住他的腰,吸了吸鼻子说:“谢谢你,老公。”

  霍行舟脑子里轰隆一声,如同千万个火山一起喷发,滚烫的岩浆兜头浇了下来,烧的他整个人都傻了。

  刚刚那道细细软软的嗓音说了什么!

  霍行舟转过身,头一回露出呆呆傻傻的表情,用力的吞咽了两下喉咙,艰难的捧着洛行的脸,问:“宝贝,你刚刚叫我什么,再叫一次。”

  洛行咬了咬唇,被他热切的视线盯得害羞不已,刚才那声称呼已经耗尽了全身的勇气了,怎么也叫不出来,于是双手勾住他的脖子,踮脚在他眼睛一吻。

  霍行舟攥住他的手腕,不让他躲,“听话,再叫我一声。”

  “我、我要洗脸了。”洛行绕过他,跑到洗手池旁,撩了两下水。

  霍行舟一把将他扯回来,托着腰按在墙上狠狠亲了一阵,惩罚似的非逼着他叫才肯罢休。

  洛行很快就不行了,小口小口的压着呼吸求饶,霍行舟就是不肯放开他,越发狠的弄他,直到连连叫了十几遍才算完,才一被放下来,立刻气怒的跑到一边去了。

  “老婆,别生气了,我知道错了。”霍行舟得了便宜还卖乖,可怜巴巴的求饶。

  “走开。”

  “我不走,你打我也不走,老婆我今晚跪搓衣板行吗?你别不理我呀。”霍行舟嬉皮笑脸的讨好,拍拍他的肩膀示好:“求求你了老婆,原谅老公吧。”

  “不要。”

  “那好吧,咱们先睡一觉,明天早上起来再生气。”霍行舟重新兑了盆热水给他洗脸洗手,将人抱上床,逗他说话。

  “我要睡了。”洛行侧过身,背对着他。

  霍行舟叹了口气说:“那好吧。”

  说完,给他盖好被子,关掉了病房里的白炽灯,自己走到窗边一个略微昏暗的台灯下面写卷子去了,一时间屋里安静的只剩下两人的呼吸声和笔尖摩擦纸张的声音。

  洛行悄悄转过身,打量他在灯下认真写作业的样子。

  台灯不是很亮,却将他的影子拉得很长,铺在地上又扯到墙壁上,洛行抿了抿唇,他不是气霍行舟,是气自己。

  霍行舟每次那样弄他,他很难受可是又很期待,甚至想让他更狠一些更重一些,弄得他受不了的哭出来才好。

  他总觉得自己这样太放荡了,所以欲盖弥彰的说生气,其实是掩饰呀。

  霍行舟却还哄着他,以为是自己错了,那么小心的捧着他哄着他道歉,洛行咬了下嘴唇,从枕头底下摸出笔,极轻的撕了一点纸,写了几个字,朝他扔了过去。

  霍行舟手边落下一个小纸团,一愣,扬起头看床上的人,只见他缩回了被子里,连眼睛都没露出来。

  害羞呢。

  他打开纸条,就着台灯的光一看,顿时愣住了。

  ——其实,我喜欢你弄我。

  霍行舟头疼的看着被子里缩成一团的小孩,在心里无奈的笑了声,他现在真是越来越会撩火了。

  这个只管撩火不管灭的小白眼儿狼!

  霍行舟泄恨似的,也撕了纸给他回复,扔回去。

  ——要是弄哭了,弄坏了呢?

  洛行脸颊轰的一声爆红,烧得他下腹都滚烫,不安的动了动腿,下意识的把纸条合上了,眨眨眼睛又压着小口的呼吸,打开了纸条,来来去去的看了好几遍。

  霍行舟接住他扔回来的纸条,猜测他估计是让自己别再说了,笑着打开、

  然而这次却不是火山喷发了,是直接将他扔进了数万里的岩浆洪流里,反复炙烤折磨,让他被汹涌的情潮支配。

  ——我、都听你的。

  霍行舟仰天喟叹,他何德何能啊,这辈子竟然能得到这么个宝贝。

  “霍行舟。”

  “嗯?”

  洛行从被子里探出头,声如蚊呐的说:“我书包里有你给我的玻璃罐子,我许了愿望,你要帮我达成。”

  “好啊。”霍行舟走过来,从书包里拿出罐子,一股脑儿倒在病床上,洛行坐起身,给他从一到十八理开。

  霍行舟坐到他身后,将他揽在怀里,一个个的拆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