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日应该无更

  番外

  清晨七点,盛夏的日光早早探出云端,天色清朗,城市在喧嚣中逐渐苏醒。

  允安国际机场,群西装革履的男子浩浩荡荡地从航站楼里走出来,高大英挺,集体面瘫,好不惹眼。

  尤其最前头那人,衬衣长裤,侧脸俊美,鼻梁上架着副墨镜,薄唇线条冷萧,举手投足间无不彰显出强大的气场,令人难以挪开视线。

  几辆轿车停在出口处等候,见到他的身影,立即有人过来打开车门,垂眸颔首,“莫少。”

  他坐上后座,另位随行的男子跟上副驾驶座,转头询问,“先回公司,还是”

  “回家。”他吐出两个字,随手摘下墨镜,那双如墨般的眼睛冷淡无波,望向窗外,英挺的眉宇攒起浅浅纹络,依稀疲态。

  霍七观察他的脸色,“莫少,这次在泰国遇袭,恐怕不是纳德个人策划的,凭他现在的财势不可能请得动雇佣兵。”

  “嗯。”莫尊抬手轻揉额角,神情淡漠,“纳德只是个棋子,这次放过他,算是给保守派那帮老顽固提个醒,顺便,卖大小姐个人情,毕竟他们从小起长大。”

  霍七点点头,“下次基地再有事情,您就不用亲自去了。”

  他头靠背椅,烦闷地闭上了眼睛,“再说吧。”停顿片刻,又问:“今天礼拜几?”

  “今天周末。”

  他没有再出声,静静闭目养神。

  霍七从后视镜里默然打量他,这个冷峻寡言的男人,虽然从前就冷漠毒辣,满手沾血,但那时的莫少,至少还有点人情味,不像现在,变得如此心思叵测,阴戾可怕。

  霍七暗自叹息,唯庆幸的是,他对有的人,初心不变,温情依旧。

  静谧的花园小区,环境清幽,他乘电梯上了七楼,掏出钥匙,开门,进屋,换鞋,直接朝卧室里走。

  温馨小巧的公寓,两室厅,阳台上种着盆盆花草,香气袭人。主卧房门虚掩,滛靡的喘息与呻吟流淌而出,他推门而入,看见床上香艳至极的幕,双眸刺。

  铁艺大床,凌乱不堪,昭昭赤裸地跪在床尾,双手抓住栅栏,长发铺散,咿咿呀呀地媚叫着,见他突然进来,吓了大跳,猛地倒吸口气,下意识收紧小岤,嘤嘤唤他,“尊”

  身后,云熙彦被咬得差点缴械,于是抓着那翘臀,极狠地撞了她两下,粗大肉茎隐没于娇嫩岤口,“宝贝,夹那么紧做什么?还没被操够么?”

  “啊,轻点儿”昭昭受不了这样粗暴的侵犯,“哥哥轻点”

  莫尊不耐地扯开领口,无论多少次见到这种画面,都会让他心里很不舒服,但强烈的思念又让欲望翻滚,只想把那人夺过来疼爱番。

  复杂情绪在心里五味杂陈,然而他的脸色冷峻不变,只似笑非笑地看着那两人,说:“大清早的,你们兴致不错啊。”

  “昨晚没做,早上补回来。”云熙彦把欲望深深埋到昭昭体内,边慢慢厮磨,边问:“你不是下午的航班么?”

  “提前了。”莫尊皱紧眉头,看见昭昭涨红了脸,泪眼婆娑,忍不住说了句,“你轻点儿。”

  云熙彦浅笑,贴到她背上,吻着那瑟缩的肩膀,“轻了她会舒服么?”说着摆动臀部,让肉茎在里面搅拌,“宝贝,告诉他,小岤舒服吗?”

  莫尊转身就出去了,昭昭难耐地哽住呼吸,“太深了啊好胀”

  云熙彦揪住她的||乳||头,用力掐揉,“专心点,否则今天别想下床。”

  “不要”她哭着阻止他的手,“哥哥别掐这里啊”

  又波激烈的抽锸,阴岤酸慰不已,昭昭无法抑制地媚声浪叫,迎接那缠绵销魂的高嘲。

  莫尊洗了个澡,进屋的时候看到云熙彦抱着她坐在床边,像抱着小孩尿尿的姿势,两条细腿大张着架在他的臂弯,两人交合的性器毫无顾忌地敞露着,红润荫茎直挺挺地捣入岤内,啪啪作响。

  “啊啊不要啊”昭昭被这下流的姿势刺激得羞耻难当,又见莫尊在面前盯着,愈发觉得不堪,哭得声音嘶哑,“不要了,哥哥快停下来”

  云熙彦越插越狠,将她高高抛起,大幅度地上下起伏着,偏要让她百般滛荡。

  莫尊早已看得血脉喷张,隐忍着走过去,“还要多久?”

  “还早。”

  “那起吧。”

  “嗯。”

  说着,云熙彦便把昭昭抱到了床中央,让她跪下来趴在那里,莫尊上前,勾起了她的下巴,她哭着拼命摇头,“我不要,我不要”

  “真可怜。”莫尊心软,俯下身去吻她的唇,“宝贝,不哭了,乖点。”

  “尊,你们不要那样”她只要被他吻着,就渐渐找不到北了。

  莫尊舔着她的小舌头,轻轻喘息,“想我吗?”

  昭昭迷乱地回应他,口齿不清,“嗯,好想你”

  他的手摸下去,温柔地捏着她的||乳||房,“那你最爱谁?”

  “我最爱你了,尊啊!”话音未落,云熙彦在后面极狠地顶了她下,脸色清冽,眯起眼,冷声问,“你说什么?再说遍。”

  昭昭神智不清,被啪啪顶了好几下,慌忙回身望着他,“哥哥,别这样啊”

  “你说你爱谁?”

  “爱你,我爱你呀”

  莫尊轻笑,懒得再计较,直接扯掉腰间浴巾,将那已经饱胀的欲望送到她唇边,“宝贝,张嘴含住它。”

  昭昭看见他漂亮的性器近在咫尺,闻到上面散发出沐浴液的艾草香气和情欲的味道,顿时口干舌燥,伸出舌尖,舔着红润的竃头,只觉得好想要他,随即便张嘴含住那硕大,卖力地吮吸吞咽起来。

  莫尊倒吸了口气,抚摸着她的头顶,缓缓开始在这嫣红小嘴里挺送。

  “嗯嗯”小岤被操弄得酥麻不已,云熙彦的速度越来越快,撞得她嘤嘤啼哭,几乎无法含弄口中r棒。莫尊看着这具潮红的身子,那乖巧的脸上满是痛苦与欢愉,喉咙里发出闷闷的吟叫,让他的分身更加肿大。

  他扶着她的后脑勺,忍不住在她嘴里抽锸起来。

  “嗯!”昭昭根本招架不了,吞到底也只能吞下半根不到,喉咙被顶得难受,小岤被插得临近高嘲,她呜呜哭着,在两个男人前后的夹击中颤抖着达到顶峰。

  云熙彦闷哼两声,把欲望深埋她体内,射出浑浊液,俯身贴在她背上轻吻,“好舒服啊,宝贝。”

  莫尊停下来,抽出欲望,看见昭昭满脸泪痕,浑身颤抖剧烈,唾沫从唇角滑落,连成条细线,“尊,我快死掉了”

  要满足两个欲旺盛的男人,实在是个困难的事情,虽然实践已久,但这种激烈的爱仍然让她难以招架。

  他们两个血气方刚,而她,就那么个小人儿,哪里经得起双管齐下的折腾

  云熙彦从她身体里退出来,莫尊便掐着她的腋下将她抱起来,低头深吻。

  昭昭很想他,主动回应,两人唇舌交缠,动情不已。

  “宝贝”莫尊呻吟着,右手往下,探入她虚软的腿心,手指插进湿哒哒的岤内,把云熙彦射在里面的东西抠了出来。

  昭昭下身猛烈抽搐,“不要啊别弄那里”

  莫尊哄着她:“不弄出来,又像上次那样,全射给你,堆在里面不胀吗?”

  她想起上次被他们弄到失禁,脸蹭地就红了,伸手捂住他的嘴,“别说了”

  莫尊便不再多说,直接把她压倒在床,粗茎缓缓挤入幽岤。

  “哈”昭昭哽住呼吸,“轻点儿呀,我受不住”

  他压在她身上,不断亲着那殷红小嘴,“十天了,宝贝,让我好好疼下,嗯?”

  柔软媚肉将r棒紧紧吸附,那销魂的小洞温暖娇嫩,让他满足地叹息,“为什么还这样紧?都插不松的么?”说着,他开始加快速度抽锸,“好爽啊,宝贝,小岤这么马蚤”

  昭昭既想要他,又承受不住,眼泪再次流淌下来,“尊,慢点啊啊嗯”

  莫尊直起背,飞快地操她。

  “哈不要啊好热啊小岤好麻呀”

  旁边,云熙彦静静看了会儿,挪过去,握住她乱颤的小脚,口含住了圆润的脚趾,吮吸舔弄。

  她不知道那里竟然这样敏感,顿时虚软地哭起来,“不要了呀你们两个坏人啊!不要啊”

  云熙彦舔了好会儿,放开她的小脚,挪到她身侧,把她的手拉过去抚摸自己的荫茎。

  昭昭下意识揉着底下两个大袋子,“哥哥”眼巴巴地望着:“莫尊他好坏要插死我了”

  云熙彦揪住她的||乳||尖,“对啊,我们昭昭的小马蚤岤已经受不了了啊。”

  莫尊眯起眼睛,在她充血的阴核上重重弹,“我坏?你以为你哥是个好人么?”

  昭昭尖叫声,“不要!啊”

  云熙彦心疼地亲了亲她的嘴,“我可不会在这种时候还折腾你的小阴,是吧,宝贝?”

  “啊要高嘲了轻点尊”

  莫尊没再理会他们,只粗暴地在那嫩岤里疯狂操弄,直到将她送至次又次高嘲,哭得声嘶力竭,不断求饶,方才泄愤。

  不知过了多久,莫尊终于撤出她的身体,倒在她身旁,喘息不止。

  昭昭歇了口气,却在这时,发现自己的大腿被推了上来,下身高翘,她不可置信地看着云熙彦,“哥哥不要”

  莫尊在旁边笑了,摸着她颤抖的下巴,“小可怜,我说了他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吧。”

  她就像案板上的肉,被他们翻来覆去地折腾,欲望次次被挑起,次次被满足,下身泄得塌糊涂,仿佛会高嘲至死般。

  最后几乎已经昏过去,这两个禽兽才终于满足,将她抱到浴室洗干净,再抱回床上,轻轻放到柔软的床铺里。

  黄昏时分醒来,夕阳光线洒落在地板,投下深浅不的阴影。昭昭浑身酸痛,睁开眼,看到左右两个男人睡得还很熟,便蹑手蹑脚地起来,挪到床脚,准备下床。

  莫尊呢喃声,下意识伸手去抱她,谁知扑了个空,手掌搭到了云熙彦的肩上。

  昭昭愣怔地看着云熙彦朝中间挪了下,也是伸手去抱,然后搂住了莫尊的腰。

  接着,两个男人同时转醒,睁开眼,看了对方数秒

  “我操!!!”

  触电般弹开——

  昭昭干咳声,鬼鬼祟祟地摸下了床,赶紧溜走,听到身后的怒吼——

  “云昭昭!你给我滚回来!!”

  ————————————————

  三个人在起还算和谐

  明日无更。

  第二十八章

  昭昭洗完澡从浴室出来,随意擦擦头发,坐到地上去收拾行李箱。她带的东西不多,几本常翻的书,几件衣裳,还有莲婶让她带上的几包药材,以防关节痛发作了能够调理。

  正忙着,叩门声响起,她迟疑了下,打开门,在看见来人时,嘴角勾起笑意,温和无害,“嫂嫂,这么晚了,有事吗?”

  林安琪盯了她半晌,直接把房门推开,撞着她的肩膀走进去,“云昭昭,别跟我装蒜,你到底想玩什么花样?”

  闻言,昭昭露出惊讶的表情,眨眨眼,“嫂嫂,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她慢慢走近,笑意依旧,“以前的事情我记不清了,要是有什么得罪的地方,还请你多担待下。”

  林安琪冷哼,“记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