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道而飞洒。

  「啊啊」小嘴轻启着,舒服的快感让她无暇吞咽唾液,晶莹布满整个粉颚。

  「舒服吗?嗯?」他低头咬着她的肩,闷声问着。

  「嗯啊舒服好舒服」微疼的感觉让身体更麻,她早已不知他问什么,只能顺着本能回话。

  「是吗?那我会让妳更舒服」他低吼着,热铁更用力地在花|岤里来回进出,故意转动着弧度,摩擦着嫩肉,再深深贯入,捣出滛魅的啪啪声。

  「不唔啊」极致的快感朝她袭来,甩着头,她觉得自己的小|岤开始痉挛了,yi股灭顶的战栗朝她袭来。

  「不啊」她受不住,不行了呀

  yi声娇喊,丰沛的汁液喷洒而出,她撑不住地软下身子,雪白的臀部仍被高高抬起,身后的男人仍不停进出,不放过早已虚软的她。

  享受着被温热花液冲洒的快感,冷昊天更大幅度地来回抽送,被花液弄得晶亮的粗长转为更红的暗红色。

  随着yi冲击的花液和嫩壁的收缩,他跟着发出yi声粗吼,仰起头,再用力抽送几下,顶端的小孔微启,灼热的白液全数洒进温暖的花壶

  *** shubayi2cyi *** shubayi2cyi *** shubayi2cyi ***

  天微亮,凌巧巧缓缓张开眼,酸疼虚软的身子让她想起昨晚的欢爱,尤其身旁的男人还霸道地紧紧抱着她,丝毫不留yi丝空隙。

  忍不住的,她在心里懊恼地呻吟。

  她yi开始不是还在跟他谈正事吗?怎么yi被他吻住,她就失神了,任由他摆弄,还哭着求他,说出那些羞人的话语。

  真是瞪着眼前的男人,她实在觉得不甘心,管他是不是还在睡,yi脚把他踢下床!

  「痛!」突然被踢下床,冷昊天被疼痛弄醒。「该死!是那个混蛋」

  话骂到yi半,看到瞪着他的杏眸时,立即闭嘴。

  「那个混蛋就是我,有意见吗?」抬起下巴,她轻声yi哼。

  「没!我哪敢有意见?」冷昊天讨好地笑着,孬就孬嘛!在她面前,他的男子气概根本不管用。

  「妳干嘛没事把我踢下床」说着,他就要爬上床榻。

  「站住!不准你上来!」她娇声命令。

  见她微怒的模样,冷昊天莫名其妙地搔头。「好端端的,妳怎么突然生气?谁惹妳了?」

  「就是你!」还敢问,找死!

  「我?」冷昊天疑问地指着自己,不懂自己又做了什么。「我什么时候惹妳生气了?」

  「谁让你把我拉上床的?我有准许吗?」她质问,小脸因怒火而泛红。

  冷昊天挑眉,耸了耸肩。「可是妳也没反对呀!而且昨晚妳还yi直求我,要我快yi点,用力yi点」

  「够了!你还说?」凌巧巧又羞又气,瞧他像偷腥的猫儿,yi脸得意的表情,她就懊恼。

  「是妳问的呀!」他yi脸无辜,只是唇边的笑泄漏yi丝得意。

  「我你」她红着脸,羞恼地瞪着他。「你还说!我在说话你还应嘴?你是故意的是不是?」

  「没有呀!」见她恼怒了,冷昊天的表情更无辜了,突然觉得这么逗她很好玩,尤其是她又气又羞的模样,好可爱!

  「你」瞧他yi脸无辜,显得好象她是小孩子在使性子,让凌巧巧更气。

  「你滚啦!我不要跟你说话了!」别开头,她恼得不想看他。

  「不要!我有话还没跟妳说。」既然明白了自己真正的心意,就别想他会放开她。

  「什么话?」凌巧巧瞄他yi眼,想到第yi次和他发生关系时他说的混帐话,难道

  她瞇起眼,「不要告诉我,你又要负责,要娶我?」最好不是,否则她yi定会砍了他!

  「对!不过」

  「冷昊天!」不听他说完,怒火让她怒吼着。「我告诉你,我死都不会嫁给你!你不会去娶那个王姑娘,我相信她yi定很乐意嫁给你!」

  笨蛋!谁要他负责了?这种施舍,她凌巧巧才不希罕!

  「喂!妳听我说」

  「我不听我不听!你给我滚!快给我滚!」

  「凌巧巧!」人都有脾气的,yi直被她打断话,冷昊天也不耐烦了,大声吼着。

  突然被吼,凌巧巧愣了愣,杏眸瞪得更大了。这混蛋竟敢对她凶?真是不想活了!

  气红了脸,她正要回话时,他却比她先开口了。

  「我想娶妳不是因为负责,是因为我要妳c我喜欢妳c我爱妳!」他yi吼完,俊脸立即尴尬地转开。

  呃他说什么?凌巧巧眨了眨眼,有点回不过神。

  舔了舔唇,不看她,冷昊天吶吶地说着。

  「这十年来,我yi直记得妳,妳记得吧?我曾说过,每当差点在沙场死掉时,我想到的都是妳,因为妳,我要活下去,我想回来见妳,这个信念驱使着我,让我活到现在。」

  他是在对她告白吗?

  她眨眨眼,微微地笑了,不说话,静静地听着。

  「我我很钝,yi直不懂自己为何把妳记得那么深,可在昨天我明白了,我往上爬是为了妳,我想站在妳身边,我想配得上妳!」

  深吸口气,虽然有点别扭,可他还是转头定定看着她,却见她扬着笑,饶富兴味地瞧着他。

  「妳笑什么?」红着脸,他恼怒地吼着。

  「没有呀!」嘴角扬着盈盈笑意,心飞扬着,因为他的话,因为他也跟她yi样,把对方放在心里。

  「那妳呢?妳喜不喜欢我?还是喜欢那个皇甫绝?」他追问着,yi心想要得到答案。

  可她不回答,仅是笑着看他。

  「喂!妳不要不说话!」他爬上床逼问着。

  「喂!你竟敢上来」她娇声嚷着,就是不回答他。

  「妳别给我转移话题,凌巧巧,妳到底要不要嫁给我?」他追问着,执意要得到答案。

  「这个嘛,我要好好想想」

  她才不要那么快就满足他,让她等那么久,她不好好整整他怎么行呢?

  *** shubayi2cyi *** shubayi2cyi *** shubayi2cyi ***

  「瞧妳笑得这么甜,看来yi切都照妳的计画进行得很顺利嘛!」

  喝了口上好的龙井,皇甫绝笑看着来人。

  「是很顺利。」慢慢踏进牡丹坊,凌巧巧抬头看向主人,绝美的脸庞轻扬着yi抹笑。

  这些日子,她都被冷昊天缠着,yi直被追问着爱不爱他c要不要嫁给他,问得她都烦了。

  可是她就是不告诉他答案。

  哼!谁教他让她等那么久,爱记恨的她怎能不趁这机会好好报复yi下?就让他再紧张yi阵子,等她玩够了再说。

  「我真同情冷昊天,被妳玩弄在股掌之间。」摇头轻叹,想着那yi开始就踏入陷阱的男人,皇甫绝不禁同情起来。

  「什么玩弄?」凌巧巧白他yi眼。「这可是两厢情愿的事,我可没强迫他。」

  「妳就不怕他知道?」皇甫绝挑眉,yi脸不以为然。

  「他不会知道的。」她又不是傻子,让他知道yi切都是她计画的。

  「不过妳还真是大手笔,都不怕妳的百花阁倒了。」当初听到她的计画时,他可愣住了。

  为了个男人,竟然找他谈生意,要他出资开牡丹坊,至于姑娘她负责找,绝对会让他的牡丹坊生意大好,yi日赚进千两。

  这种赔钱生意,她这么爱钱的女人竟然会愿意做?真是出乎他意料之外。

  「没差呀!百花阁倒了,我还有你的牡丹坊呀!」凌巧巧娇笑着,款款坐在桧木椅上,杏眸漾着yi丝狡黠。

  皇甫绝扬起俊眉,瞧她那狐狸似的笑容,忍不住瞇起眼。

  「反正你又不会常住在北城,开勾栏院也不是你专门的,最后你还不是会把牡丹坊让给我,而凭咱们从小到大的交情,你舍得跟我要银子吗?」

  听完凌巧巧的话,皇甫绝忍不住笑了。「妳呀!便宜都让妳占尽了。」从头到尾,她根本就没吃到亏,而且还让她得到yi直想要的男人。

  「你以为赔钱生意我真会做吗?」凌巧巧轻声yi哼。

  「妳呀!小心阴沟里翻船,最好冷昊天真的不会发现,真让他知道了,没有yi个男人能忍受被算计的!」

  皇甫绝轻声警告,对于这个未婚妻,他可是真心把她当妹妹疼爱的。

  「我知道。」明白他的开心,凌巧巧微微yi笑。「放心,我不会让他知道的。」

  她比谁都了解冷昊天,若真让他知道yi切,以他那么高的自尊心,yi定会很恨她的。

  「我绝对绝对不会让他知道的」

  「是吗?妳真的以为能瞒我yi辈子吗?」

  yi道很冷的声音从门口传来,凌巧巧yi愣,惊愕地回过头。

  是冷昊天!

  「你你怎么会」小脸迅速苍白,凌巧巧震惊地看着冷昊天,yi时不知该如何反应。

  他今天不是有事要忙吗?所以她才会乘机来到牡丹坊,打算和皇甫绝谈yi下就马上回去,可没想到

  「没想到我会出现是不是?」冷昊天铁青着yi张脸,狂怒地看着凌巧巧。「我也没想到我会听到这些话。」

  他把事情忙完了,心血来潮想见她,却在半路看到她走进牡丹坊,他觉得奇怪,就跟在她身后,没想到却听到她和皇甫绝的这段对话。

  这才知道,原来yi切都是她的计画!

  而他,只是她的yi颗棋子,从yi开始他就被设计了,什么「竞标宴」,全是引他入瓮的把戏!

  看着她,他突然觉得可笑。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人?他怎么突然觉得yi点也不认识她,觉得她好陌生,她真的是他心里的那个人吗?

  还是,yi切都只是他的自以为是,是他把她想得太美好了?

  可他不懂呀!她为何要设计他?耍他有那么好玩吗?

  「为什么?这么玩我很有趣吗?」冷昊天紧握着拳看着凌巧巧,「把我玩得团团转,很得意吗?妳是不是和这家伙在背地笑我蠢?是不是?」

  「不是这样的!」凌巧巧摇头,他误会了,可是yi时她却不知该怎么解释,她无措地看向皇甫绝。

  看到她求救地看向皇甫绝,妒火让冷昊天更是暴怒。「我在问妳!妳看他做什么?」

  他大吼着,气得上前用力抓住她的手。

  「痛!」他抓得好用力,疼得她皱眉。

  「冷昊天,放手!」皇甫绝赶紧上前,伸手要推开冷昊天。

  「滚开!这是我和她的事!」冷昊天迅速回手,掌力揉着浑厚的劲道,毫不客气地袭去。

  皇甫绝皱眉,以守为攻,阻挡冷昊天的攻势。

  「冷昊天!你冷静下来!」皇甫绝沉声喝道,可冷昊天非但不住手,反而攻势愈来愈猛烈,让他不得不反守为攻。

  「住手!不要打了!」见两人打起来,凌巧巧急得赶紧冲进两人中间,挡在皇甫绝面前。「不要打了!」

  见她冲进来,两人赶紧停住攻势。

  冷昊天瞪着凌巧巧,见她挡在皇甫绝面前,摆明护他的态度,让本来就勃发的怒火烧得更烈。

  她欺骗他,把他耍得团团转,现在又护着那家伙,挡在他面前,这算什么?他冷昊天到底算什么?

  「妳护他?!」冷昊天沉痛又愤怒地看着凌巧巧。

  对她而言,她到底把他当成什么?只是yi个任她耍着玩的东西吗?

  「不是这样」凌巧巧拚命摇头,深吸口气,转头看向皇甫绝。「你先出去好不好?」

  「可是」皇甫绝迟疑地看了冷昊天yi眼,俊庞有着担忧。

  「没关系,我不会有事的。」凌巧巧扯出yi抹笑,要皇甫绝不要担心。

  「好吧!」皇甫绝轻叹口气,看了两人yi眼,离开房里。

  等皇甫绝yi离开,冷昊天立即嘲讽地笑了。

  「真是浓情蜜意呀!难怪妳会口口声声说要嫁给他!而我呢?只有被妳耍着玩的份!」

  「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解释!」凌巧巧抓住冷昊天的手,着急地看着他,不要他这么快就将她定罪。

  「解释?」用力甩开她的手,冷昊天冷笑yi声。「妳敢否认这yi切不是妳的计画?妳敢否认妳没有yi开始就设计我?妳敢吗?」

  「我」凌巧巧哑口无言,第yi次见他这么生气的模样,她真的慌了,她知道她伤了他的自尊,他觉得自己被她玩弄了。

  可是她没有呀!自始至终她都没有玩弄他,她没有呀!

  她只是想得到他,所以才故意设计yi切,她喜欢他那么久,她只是也想让他喜欢她呀!

  「我我只是因为爱你,所以才会」才会欺骗他呀!

  「爱我?」冷昊天嗤笑yi声,根本不信凌巧巧的话。

  这些日子以来,他不断追问她爱不爱他,她总是不说,把他逗得团团转,现在才说爱他?

  她当他是傻子吗?以为他还会再信她的话吗?

  「妳的爱我yi点也不希罕!」冷昊天用力擒住凌巧巧,yi字yi句地说:「妳以为妳还可以耍着我玩吗?我会让妳知道并不是yi切都可以如妳所愿!」

  说完,不顾她的反抗,他用力地吻住她!

  *** shubayi2cyi *** shubayi2cyi *** shubayi2cyi ***

  「唔不」

  冷昊天的吻yi点也不温柔,像要泄恨似的,用力蹂躏着凌巧巧柔软的樱唇,不yi下子就被他揉得yi片红肿。

  「疼」凌巧巧推拒着,却敌不过他的力气。

  「有我疼吗?嗯?」咬着丰嫩的下唇,他yi点也不留情,大手用力撕扯着她身上的衣服。

  「不!不要这样」她被他的愤怒吓到了,衣服的撕裂声震撼着她的心,让她感到害怕。

  「不要?」冷昊天冷笑着,看着她的眼神yi点感情也没有,只剩下浓浓的怒火,「妳不是喜欢我这么对待妳吗?就连『竞标宴』也是妳的计画之yi不是吗?」

  说着,他用力扯下她的亵裤,将她压在桌上,背对着他,解下裤腰,让早已坚硬的热铁弹跳而出,不顾花|岤仍然干涩得无yi丝津液,yi举狠狠捣入。

  「啊──」凌巧巧忍不住痛喊出声,紧涩的甬道禁不起他的捣进,血丝溢出,顺着腿窝流泄。

  「不要好痛」她哭喊着,小手紧抓着桌巾,指尖早已泛白,冷汗布满整个粉额。

  「我就是要妳痛!」他怒声低吼,理智早已被怒气覆盖,他的心被她伤得好痛,连尊严都被她狠狠踩在脚下。

  他只是她的计画之yi,他对她而言到底算什么?她是否从没有喜欢过他?而他是不是yi直是个可笑的存在?

  「不要呜」凌巧巧甩着头低泣着,想要解释,可冷昊天根本不给她机会说话,体内的热铁开始律动起来,摩擦着干涩的甬道,带来阵阵刺痛。

  「不要动求你啊」她好痛好痛

  「妳以为我还会听妳的话吗?」用力咬住香肩,大手抓住yi只雪||乳|,用力捏挤着雪白||乳|肉,就是要弄疼她。

  他更用力地抽送着热铁,明知她紧涩得不足以完全包容他,他却更故意加大弧度,狠狠贯入最深处,溢出的血丝滋润了粗长,却还不够,疼痛仍然蔓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