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掀门帘出来了:“不用报警,房产证是我拿的。”少良妈指着彩霞,气得说不出话来了:“你你,畜生啊。我还没死呢,你就偷我的房子了。”

  少良爸说:“打电话报警,了不得了,我们家里还出家贼了。”彩霞把桌子拍:“吵什么啊,报警啊,我怕报警啊?警察来了问怎么回事,我就把你儿子干的这些事全说出去,还不定谁坐牢呢。报啊!”少聪赶紧说:“她不是这个意思。妈,你听我说啊。”

  少良爸吼了声:“说什么啊?你们两个人啊,把你大哥害成这样,他上辈子欠你们的啊?好了,现在你们两个浑蛋没有事,你大哥要去坐牢,我告诉你,今天要不把房产证拿出来,我真把你们都送进公安局去。”

  彩霞说:“好啊,房子卖了,店面卖了,把我们再送进去,你孙子就送孤儿院去,大家都高兴,多好啊。你要想这样,你就去卖房子吧。”

  少良妈结结巴巴地说:“你说说的是什么话?”

  彩霞眼瞪:“什么话,大实话。你们不想想,大小五口人,全都指望这店面吃饭,卖了店面,大家都不要活了。不就10万块钱吗,我就不信,大嫂她会不管大哥。”

  少良妈听,不说话了。

  少良爸说:“人不能丧良心,我们当着人家的面,拍过胸脯说过的话,能不算数吗?”

  彩霞说:“我和聪子也不是没有良心的,等缓过来了,欠多少,我们都还上。我们还不上,我儿子将来也还上。可是要把吃饭的命根断了,那这辈子都别想翻身了。你们自己去想,是不是这个道理?”

  少良爸吼着说:“这房子定要卖,没有地方住,先租房去,有手有脚,怕没饭吃?就是没有饭吃,也是你们自找的。”

  彩霞也吼起来:“谁自找的?你儿子祸害老婆孩子,祸害家子。我告诉你,要卖房没门儿,除非你们家把我给杀了,你就卖房去。”

  少良在院子里听见了,心里特别不是滋味。想了很久,少良还是决定跟小湘再商量商量。

  小湘气了几天,回头再想想,确实是担心少良走投无路。想了半天,她决定还是要替他把钱筹到。没奈何,她仍旧回去找银行经理。银行经理说没有问题,上次就差个签字了,全套材料都做好了,签个字就能下款。小湘不敢把这事告诉爸妈,自己偷偷跑到银行去签了字。

  少良还不知道小湘这边已经替他把款筹到了,他还是像没头的苍蝇,四处乱转。新老板已经正式和大家见过了面,欧阳枫跟少良说,下个礼拜老板要查账,要是再不还上这钱,就捂不住了。少良没有办法,只好又到小湘单位来找小湘。

  小湘看见他副落魄的样子,心里又是生气又是心疼。

  少良说:“我弟弟是不对,这个钱我会想办法还上的。他现在也知道错了,你就原谅他吧。”

  小湘板着脸说:“他怎么样都是他的事,关键是你的态度。你总是这样,我们这个家怎么往下过呢?原谅了这次,还会有下次。”

  “我也知道我这么样对你不公平,可是,我弟弟闯的祸,我要是不背着,就是我爸妈背着。我这当儿子的,总不能叫爸妈到这把年纪了,还要替他去还债。”“你背着,你背得动吗?你现在为了他,都要坐牢了,你还背?你什么时候能清醒呢?还有你爸妈,子不教,父之过,对吧?你弟弟能有今天,难道跟他们点关系都没有吗?不是他们这么多年纵容他,有什么事情都叫你替他担,他会这么变本加厉吗?你父母犯的错,他们承担后果也是应该的吧?”少良实在是没法说理,只能请求原谅:“我父母也是没有办法。你多体谅下。”小湘说:“我还不体谅?这些年,你们家这些事,哪样我不体谅?你有没有体谅过我呢?我们现在不是两个人了,还有含含呢,你想过她没有?你是个男人,你对家是有责任的。你不是个人,你知道吗?”

  少良看见小湘情绪有点激动,不敢多说了:“好好,都是我的错,我弟弟不对。我以后肯定不这样了。你看,这是我给你写的保证书。以后,我所有的工资卡存折,全部上交给你,我弟弟知道错了,我爸妈这两天天天骂他,他以后肯定不会再犯错。”

  小湘看看少良递过来的保证书,条条写得挺清楚,心里舒坦了点。少良看见小湘的脸色稍微缓和了,这才说:“别生气了,咱们起吃饭去吧。”

  吃饭的时候,小湘问少良:“那10万块钱,你打算怎么还?”小湘本来是想试探下少良的态度,如果少良说要卖房子还债,小湘就认为少良是有诚意的,当然不会让他父母真把房子卖掉。小湘也想得明白,说到底,少良爸妈辈子就只有那个院子,养老还要靠那个店面,他们要是真把房子卖了,等于是断绝了他们家的生活来源,小湘并不想做这种事情。但小湘需要少良和少良的家人给她个态度,谁想到少良说:“我还没有办法。”

  小湘又试探地问了句:“你爸妈不是说要把房子卖掉吗?那房子要是卖了,也能卖个30万左右,这样,债就能还掉了。”

  少良低着头说:“他们也是想卖房子,可是现在房产证找不到了,要去补办,时半会儿卖不了。”

  小湘没说话。少良又说:“要不,你看能不能把咱那贷款还是贷出来,先过了我这关,等房子卖了,再把钱还回去呢?”

  小湘脸色变得很难看:“杜少良,你们家不想卖房的话你就实话实说,你们搞这种花样有意思吗?说来说去,还是想叫我替你还债去?刚才还说要改,转脸就来这套?”

  少良脸上有点挂不住:“我不是说了吗?等房子卖了,钱就还你。”“等我把钱给你了,那房子永远也不会卖的,对吧?钱呢,还得我来还,对吧?

  你们家是什么人,我还不知道吗?你觉得这样有意思吗?”

  少良的脸色也不好看了:“我们家是什么人?反正我没有想骗你们家的钱。不管贷款多少,我都负责还。我现在就是这个关过不去,借你的名字贷个款,你不愿意就算了。你妈非逼着我父母把养老的房子卖掉,你们又是什么人呢?”

  小湘脸色发青:“你你说话可得摸摸良心!”

  少良也有点火了:“我也不想跟你多说了,既然你不愿意和我同甘共苦,你把钱看得比我们的感情还重,我也不能勉强你。你要走,我绝不拦你。”

  小湘也急了:“我也不想跟你多说,你这样的观念,咱们确实不该勉强,那就各走各的路吧。”

  少良心里跟刀割似的痛:“我现在这样,你要各走各的路,我还能拖累你吗?行啊,那就各走各的路。”

  两个人又闹得不欢而散。少良整天愁眉苦脸,想来想去,他还是觉得得向银行贷款才行。打电话去几个银行问,银行都说现在金融风暴,纯消费贷款不好批,只有公务员信用贷款还可以贷。少良想把自己的旧房卖掉,但卖房也要小湘签字才行,左右都是死路。少良天天上班都魂不守舍的,他心里想着,实在还不上了,也只有自首条路可以走了。

  这天公司举办了个酒会,崔林生喝得有点高,缠住欧阳枫要跳舞。欧阳枫向讨厌崔林生,脸上就有些不高兴。少良正好在旁边,欧阳枫说:“不好意思,今天晚上我答应杜经理做他的舞伴了。”说完,把手朝少良伸,少良很自然就接过来,做了个请字,两人双双下了舞池。

  曲终了,崔林生凑过来说:“少良,你绝对可以,家里家外都搞得定。行,兄弟我佩服你。可是,你别忘了咱们说过的话。”少良默不做声。崔林生冷笑了几声走了。欧阳枫是个聪明人,她早听出了蹊跷。

  酒会结束已经是半夜了,欧阳枫主动说:“我没开车,你送我吧。”在车上,少良说:“那钱我尽快!”

  欧阳枫想了想才说:“怎么,我和你之间能谈的只有工作吗?”少良有点尴尬:“我不是这个意思,总之你放心,这事我肯定不会连累你。”欧阳枫想了想才说:“其实10万块钱也不是大数目,实在没有办法,各处借借也能凑上。”

  少良筹莫展地叹气:“这个,我知道。我会想办法的。”欧阳枫看了少良眼:“崔林生把录音放给我听了,你打算怎么办?”少良沉默了会儿才说:“我已经走错了步,绝不能错再错。他如果去举报我,那也只能由他,我就是这么想的。”

  欧阳枫说:“我咨询过律师,三个月内你还上了,只要公司不追究,你就没事。可是你要是三个月以内没有还,就是刑事罪了,这个利害,你得知道。”少良默默地开着车。

  到了欧阳枫家的楼下,欧阳枫坐在车上没动,少良也不好催她,只好坐在车里。欧阳枫深深地看了少良眼,才从包里拿出张支票给少良,少良时半会儿没会过意来,就这么呆呆地看着欧阳枫。欧阳枫说:“我这钱闲着没用,你先拿去把账填上。”

  少良这才反应过来,赶紧推辞:“这怎么行,我怎么能拿你的钱呢?”欧阳枫把支票塞到少良手里,推开车门就要走。少良赶紧追下来,边追边说:“这不行,我不能要你的钱。”欧阳枫突然停下来,转过身看着少良,少良收脚不住,两个人正好碰了个脸对脸。欧阳枫盯着少良的眼睛,突然在少良的面颊上轻轻吻,她脸红,转身就走了。少良当场呆住了,等想起来要还支票的时候,欧阳枫早就进了电梯,少良就这么呆呆地站在欧阳枫家的楼下,心乱如麻。

  7

  这头,倪燕青知道了小湘和少良吵架,忍不住说小湘:“什么时候也不能说各走各的路这种话啊,这种话最伤人了。”

  小湘愤愤不平地说:“你说他前脚说改,后脚就来这么出。他找我就是为了叫我给他贷款去,这人怎么这么没担当呢?”

  “我跟你说什么来着,夫妻之间得就事说事,千万不能上纲上线。”倪燕青对小湘和少良间的战争已经见怪不怪了。

  “我就是气他这人不会办事。”“他既然只是不会办事,那也不是什么原则性的问题。”“怎么不是原则性问题,他说我把钱看得比感情重,我跟他过了这些年,什么苦都吃了,他家有事我是有求必应,最后,我还落这么句。”倪燕青叹了口气:“他说这话吧,确实挺不是东西的。可是呢,你也要分分他是不是说的气话。跟你自己似的,你还说要各走各的路呢。你要是真不愿意和他过,你就当我没说过,可是你要想跟他过辈子,这种话就不能太认真。”

  “这种话说得太没良心了,想起来我就气。”“你就是再气,千万别什么事都跑回家跟你妈哭去。你妈多疼你啊,你这哭,她肯定又冲到你婆婆家去了,那你的日子就别想过了,吸取教训啊!”小湘叹气:“我哪里还敢跟我妈说这些啊!”

  倪燕青轻轻地问:“那你是真不打算管他了?”

  第45章结婚不是爱情的尘埃落定6

  小湘犹豫了会儿说:“我查了法律条文了,他挪用的时间不长,只要马上还上,公司又不追究的话,可以不用坐牢。”

  倪燕青笑着说:“看吧,嘴硬心软。你说你都替他打算好了,你还不叫他记你个好,你傻不傻啊!”

  “这钱我已经贷出来了,就是想先急急他,叫他知道怕,以后不敢随便乱替他家人扛着了。”

  倪燕青说:“那你也得把握点火候,把他急过头了,不好收拾。”小湘说:“我打算过几天就给他送钱去。”

  倪燕青说:“杜少良哪辈子烧的高香,娶你这么个好老婆!”小湘苦笑:“那也得他知道好歹啊!”

  第二天,少良在办公室里如坐针毡,欧阳枫给他打了几次电话,他都没有接。欧阳枫似乎是怕少良尴尬,自己也并没有过来找少良。到了晚上,少良心里实在是憋不住事了,把大昌拉到茶社去。大昌听这事,惊讶得张大了嘴巴:“行啊你,看不出来,看不出来,欧阳枫能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