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8页(1/2)

加入书签

  王波褴:“我是叫王波褴,外号破烂大王,至于是做什么的,实话告诉你就是个拣破烂的。”

  小白一眯眼睛:“可是我看老兄你……”

  王波褴笑道:“白小义士别着急,我的话还没说完,除了拣破烂之外我还是个修行人,出自西北大漠海天谷,我师父就是沧làng大侠于苍梧。”

  小白不由自主地站了起来隔着桌子抱拳道:“原来是王师兄,失敬,失敬!高人一直就在身边,我竟然毫无察觉,惭愧惭愧!”

  王波褴也站起来:“快坐下,我们这样太显眼了……不要叫我师兄,弄不好我还要叫你师叔呢……算了,你就叫我老王好了,我毕竟大你十来岁。”

  白少流坐下道:“我们要不要换个包间,这里说话不太方便吧?”

  王波褴摆手道:“没关系,就坐这里说,你看周围这些人都只顾自己吃喝,哪管别人唠什么闲嗑,有什么话就说不要紧。”

  白少流:“老王你可是大隐隐于市,可我看你的老婆孩子不像修行人啊?……嫂夫人挺漂亮的,你是怎么追到手的?”

  王波褴面露得色的一笑:“拣破烂拣到的!”

  白少流正端起杯子喝酒,差点没把一口啤酒沫喷出来,惊叹道:“这样也行?”

  王波褴边喝酒边向小白介绍了一下自己的来历。他出身海天谷,师从于苍梧修行,到乌由已经十年了,是奉师命离山苦行历练。海天谷地处大漠,风沙恶劣,也属于苦行一派,想当年于苍梧游历天下,竟然是个要饭的叫花子。有什么师父出什么弟子,这位王波褴来到乌由gān脆就做了个拣破烂、收破烂、卖破烂的。

  以他的话来说,就是以世人之轻贱知此生之贵重,而求真有所得,历尽世间苦,心怀喜乐光明,此海天谷修行心法超脱之道。

  于苍梧为什么会派王波褴到乌由来,其实王波褴本人也不是很清楚。忘情宫曾有江湖令,昆仑盟主梅野石也向天下修行各派请求过,希望修行界不要在乌由立道场打扰风君子的清修。但是不在此地设道场,并不代表昆仑修行人不可以行走乌由。拣破烂也好做买卖也罢,世俗间的营生是没有关系的,但出于对昆仑盟主的尊重,也算给风前辈面子,昆仑修行人很少涉足乌由,可于苍梧偏偏派了个弟子长留于此。

  王波褴自己理解也许就是为了保护风君子的清静,如果发现昆仑修行人在风君子附近活动,他可以出面劝退。有些事情梅野石不好自己出面,于苍梧替他想到了,这些年来过得倒也风平làng静清静无事。

  拣破烂当然要卖到物资回收站,王波褴认识了另一个卖废品的老头,是从外地来乌由讨生活的。老头有个闺女跟他一起来了,在一家小饭店当服务员。不久之后这个老人家病了,病得严重很快去世了,王波褴看那女子可怜就帮着她一起处理了后事。这女子模样很俊秀,有一次在饭店里被客人调戏,王波褴恰好路过,进门教训了那伙客人。

  这下惹麻烦了,有个拣破烂的帮着服务员把客人给得罪了,饭店老板就把这女人辞了。这女子一个人在乌由无依无靠,王波褴就说了一句:“要不你跟着我一起卖废品吧,我来拣来收,你帮我拿到物资回收站去卖就行。”结果那女子还真跟着他一起卖废品了,后来还嫁给了他,王波褴也算是在当地落户长住了,那是六年多前事情了。

  听到这里小白笑着问:“那小孩呢?”

  王波褴:“当然是我儿子!”

  白少流:“儿子多大了?”

  王波褴:“过了夏天就满六岁了。”

  白少流掐了掐手指头,坏坏地笑道:“时间有点不对呀,十月怀胎,然后他快满六岁,有这个孩子应该在你结婚之前。”

  王波褴举杯盖脸:“喝酒喝酒!……我是修行人但是不是出家人,和她在一起久了难免动情,这都是你情我愿的事情,有了孩子之后才办的婚事……让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