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6、杀意寒川水龙凝(1/2)

加入书签

  096、杀意寒川水龙凝

  吴桐确实与其他的“狼人”不同,他是在大宗师白毛的指点下经白少流特别训练出来的秘密武器,虽然他接受修行训练的时间很短,但是由于本身的特性,动起手来威力可不小!小白曾经带着吴桐去见过白毛,却没有点破白毛的身份,就是让他陪自己到马场遛驴。在白毛的暗中授意下,小白详细的询问了吴桐参加教会内部的“力量的唤醒”仪式的经过,以及后来他的“修行”还有所出的问题。

  吴桐走后白毛说了一番话:“他学的东西很有意思,也是从向内凝神收摄入手,走的是定中生慧直修心性之路,可以获得一种强大的念力。入门之后可以有两条道路:一种是发愿力修身,筋骨强悍威武刚猛,凝聚愿力为能量可以由内而外发出伤人。另一种是发慧力反摄大千世界,能够与外界的各种能量沟通,转化、控制并使用它。弟子入门后可以根据资质不同选择其中之一或者侧重其一,根器上乘者也可内外兼修,不过符合内外兼修的人很难得,真有这样的弟子在昆仑也可以习成金丹大道了。”

  白毛不愧为一代大宗师,虽然从没有接触过西方的魔法与武技,但根据吴桐的讲述,白毛以我为主从诸法相同处理解,用自己的语言竟然将西方教廷信徒的修行特点概括的八九不离十,这头驴简直是一本修行百科大全书。

  小白连连点头:“对,我见过的那些教廷高手特点就和你说的差不多,但是他们互相配合起来威力很大。”

  白毛冷哼一声:“昆仑修行法术配合起来威力也不小,比如正一门由二十八名弟子结成的伏魔剑阵,而我原先所在的终南派也有阵法。但是道法修行只是为了渡己渡人,偶尔斗法如果不是为了降妖除魔,大多不过是印证修为高下得失,几乎没人会琢磨怎样结队出去砍人。……我曾经也设想过,广传法术然后挑选各有成就的弟子,根据他们的特点组成斗法战阵,虽然比不上伏魔剑阵那样的高深阵法,但是修行简单迅速能集合多人之力,可以在短时间内聚集强大的势力。可惜我还没来得及试验,不过你有机会,可以先从黑龙帮开始这么试试。”

  小白笑道:“白毛啊,你当年没有去做黑老大简直是浪费人才了!……别拿眼瞪我,开玩笑而已。说刚才的事,吴桐属于哪一种情况?”

  白毛:“都不是,两条路哪条都没走对,他是走火入魔!他是心神躁动不宁才有求于上帝,跑到教堂里祷告求内心安宁,学法之后表面上知道了心神内摄的途径,但形神并没有真正的安定合一而是强自压抑,获得的神通能量根本不知控制运用,一旦爆发压抑的躁动就会反制心神如兽如狂!”

  白少流:“怎么会这样呢?”

  白毛:“我一听就知道他必然会走火入魔,他学了人家的道法,修炼却不依照心法的要求。向内凝神收摄、定中生慧直修心性、获得念力神通,从仪式上是祈求上帝赐予安定精神、面对一切的力量,因此信仰是基本的心性要求,其中自有境界精微之处你也不能小看。他根本不信上帝也就罢了,反而有厌弃信仰之心,修行那种法门怎么会不出问题?志虚古人也说敬神如神在,这个道理你也应该懂。……比如密宗修行有观想本尊法,你如果有疑法之心厌弃本尊又要按术修行,不入魔境那才叫见鬼了!”

  白少流:“魔境?你对我说过修行人必须经历的七种考验是爱欲劫、身受劫、魔境劫、妄心劫、真空劫、换骨劫、苦海劫,其中就有魔境,难道他也是修行人?”

  白毛:“那也算是修行,能得神通的法门考验都是一样的。”

  白少流:“让我想想,顾影曾经说过,教廷中的修士学习魔法到一定阶段,要面对欲望的躁动,通过祈祷请求上帝赐予安宁,让自己能够对抗内心中魔鬼的诱惑。这是不是魔境劫?”

  白毛:“应该差不多,他们也有自己历劫的心法,但这种心法有问题,除了上帝之外的一切存在都可以归入魔鬼诱惑一类,由自己的利益喜好而定,心性好恶有偏者就算历劫成功也很可能出不易察觉的偏差。……其实各门道法巧妙不同不能一概而论。”

  白少流:“先不管别人了,怎么帮助吴桐历魔境劫?”

  白毛:“你又错了,所谓历劫是面对并通过考验,而他已经失败了,堕入魔境不可自拔,不借助外来的精神力量不可能解脱出来,所以他需要的是解救而不再是历劫,你就是那个解救者。而且你的修行即将面对的也是魔境劫,成功历劫之后我才敢传你《白莲秘典》中的法门,这解救狼人的试验也是你要面对的魔境劫考验之一,因为你要用心通之术进入到他的狂躁神识当中,不仅设法压服,还要设法解决,所以你也会被他狂躁的内心感染。”

  白少流:“说了这么多,快告诉我具体应该怎么做?”

  白毛:“我在你拿来的《白莲秘典》中找到一种法门,你先拿他做个试验也好。同时我再教你另一种方法,争取不仅保留他狂暴的力量还可以继续强大,又能受你的控制。这样双管齐下,就算不成功,你也有个强大的帮手。”

  白毛要吴桐去修的是一

  种外景内观之法,仍然是精神力量的收摄,但却不再是向内心省视,将精神向外融入到天地当中再收回,是一种延伸神识控制力量的法门。开始需要在正午时,选择风景地气最开朗处修习,同时小白用移情术压住他的情绪躁动,一点一点的释放他的狂暴力量,却尽力保留一丝神智清明。吴桐也就是遇到了小白,否则别人真的很难帮他。

  此时吴桐还没有完全成功解脱,他已经可以随时进入狂暴状态,可一旦狂暴发作还无法自主控制。而小白可以基本控制他何时恢复,同时让他在发作时保留一丝基本的神智。如果小白不控制让他自己发疯,他会发作到神气衰竭或躁动情绪发泄完毕为止,这样他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恢复体力,而修炼能让他恢复更快,再次狂暴时力量也会更强大。这虽然也是一种利用他的办法,但一味如此也是一种恶性循环,直到他内心的躁动力量强大到小白也控制不了的程度。

  所以小白平时也不敢让他作太多的狂暴力量训练,只是让他多修炼神识控制之法早日解脱魔境才是正途。可今天与海恩特交手时情况不一样了,小白只是给他下了一道指令,那就是不要一味猛攻,缠着海恩特远离拉希斯。吴桐发起狂来时而清醒时而糊涂,但这个指令印在脑海中还是记住了。

  吴桐挥舞着狼牙棒,使出的却是一套刀法,那是小白让武金刚武胆教他的二十四式泼风刀法。平时吴桐施展这套刀法东倒西歪不成章法,可一旦发了狂,狼牙棒舞开真有泼风八面之威,再加上张牙舞爪、嗥叫连连的样子,就像个发了疯的武林高手。海恩特越斗越是心惊,因为对手简直不知疲倦而且越战越勇。

  刚开始交手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