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越往下越强大。我们三个兵士奋力往下潜泳,全部被水压压得七窍流血而死。另外个受了重伤,坚持着在下面指引,我回来禀报。先前死的个兵士,死的时候是悬浮在海坑上方的,死后手里的夜明珠坠落海坑底,照亮底部,使得我们得以确定海坑的深度。微臣沿着海坑石壁往下攀爬,但尽全力也只到半的深度就再也下不去。再往前,就会象其他三个人样死去。所以微臣为了留下性命,向娘娘禀报这件事,只能后撤返回,不是微臣怕死。”

  萧燕燕轻轻拍了拍他肩膀,说:“你不用说了,我完全明白。你做的对,你要死了就白死了,你必须回来把这件事告诉我,我好有个准备。”

  萧燕燕立即吩咐侍从,将事先准备的个大铁箱子搬到冰窟窿处。

  这口大铁箱子非常厚重,打开之后,里面可以蹲下个人,人进去之后全密封。可以通过面很小的水晶玻璃朝外观察情况,还有根操纵杆,可以从里面操纵,在外面抓取东西。

  事先萧燕燕找水性好的辽军水手了解潜水的情况,得知人潜水是有极限的,到定深度就无法再往下潜,巨大的水压会把人压得七窍流血而死。萧燕燕不知道千丈冰层之下的冰海到底有多深,也没有人知道,担心水太深时人无法下去,于是她想到了准备个铁箱子,把人装在箱子里面,如果说下面的水深超过了人的极限的话,就使用这口箱子。结果到了这里,下去探查的人发现极北极寒之地下面的冰海并不太深,水性极好的人完全可以潜到水底,所以,他就没有使用这口箱子。没想到现在却发现了个有着异常强大水压的海坑,看来自己准备的这手派上了用场。

  水箱很快运到了冰窟窿旁。这窟窿当时打的宽度已经足够放下这个大铁箱子。前面的后备军五个人三个死两个重伤,无人可用,萧燕燕只能再把先前轮换下来的辽军水军再派出去。

  好在那位辽军水手头领身体不错,休息这会已经基本恢复。

  萧燕燕当下让他进入铁箱,密封之后再用铁链系好,用绞车吊着往下放。

  在此之前,她已经派了几个辽军兵士先潜到水下,等水箱到了之后,便推动水箱子相往水底潜游。

  水箱缓慢往下沉,虽然非常沉重,但在浮力巨大的海水作用下,倒不会太快地往下沉。

  这些兵士扶着水箱缓慢的往前游动,终于看到了留下来的辽军水军拿的夜明珠所散发出来的微弱的黄铯光亮。他们朝着光亮处游去。终于来到了那神秘的海坑前。

  几个水兵推动拿着铁箱,漂浮到海坑上方。

  那将领蜷缩在铁箱子里,蹲在铁箱子里,紧张地从厚厚的水晶玻璃往外观瞧。

  铁箱操纵杆上绑有颗夜明珠,可以将他所处的水域照得比较明亮。

  水箱开始往下沉,沿着石壁,很快水军将领就听到了嘎吱嘎吱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不知道这声音传自何处。他紧张地张望,但铁箱里漆黑片。外面夜明珠的光照进来,只能照在他脸上小团光影,照见他慌乱的眼神。

  随着铁箱缓缓往下移动,他听到那咔咔声越来越强烈,简直要碾爆了铁箱子似的。他用手在缝隙处抹抹,惊恐的发现,缝隙处已经有海水渗了进来。他吓坏了,拼命的想用手堵,可是其他地方的铁箱接缝处也有水开始往铁箱里渗透。而且越来越多,渐渐的把他的脚都淹没了。

  他脑袋冷汗直流,这时候,他只希望能快点到达海坑底部,然后取不老丹,再迅速发信号叫海坑边的兵士把他拉上去,回到海坑边,水压变小,水箱就不会坍塌。

  他紧张得从观察口往外观瞧。那水晶玻璃透光性并不太好,只能看个朦朦胧胧的。

  而就在这时,铁箱子四周咔咔的声音越来越响,越来越恐怖,裂缝灌进来的水也越来越多,很快浸泡了小半,他的下半身都浸泡在了冰凉刺骨的海水之中。

  他不停祷告着,快点,快点下去,快点到海底。

  就在这时,忽然,他听到下方水箱的接缝处,咔咔咔,发出阵让人心悸的碎裂声。海水猛地从接缝处灌了进来,与此同时,其他几个地方也有裂缝。

  他狂叫着:“拉我上去!快!拉我上去!”

  但是,他们并不知道,在这水压密封层里,声音根本传不出去。他惊恐的抓起脚下用来发信号的铁锤,猛的敲击铁箱的墙壁,这是他们约好的信号,表示他要求将上面的兵士将他提拉上去。

  可是它的敲击声音也根本传不到海坑之上。海坑的兵士只是看见那大铁箱挂着夜明珠,缓慢往下移动,切都很平静,他们也听不到铁箱碎裂的咔咔声,还以为切顺利,又是紧张又兴奋,仍然在缓慢的往下放着铁链。

  水很快淹没到,水军将领的胸部,他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如果海水整个把他淹没,他有自信还能待上段时间,直到将他拉上去。

  可就在这时,他发现铁箱子开始扭曲变形,向内坍塌。

  海水迅速涌进了铁箱子。箱子同时也在迅速扭曲变形,就像只纸盒子,被无形巨手轻易的捏碎压扁般。

  水军将领的身体随着铁箱的扭曲,也被迅速地挤压变形,剧烈的疼痛迅速充满了他的全身。

  就在他死去前的瞬间,他感觉到了箱子咚的声撞击到了海坑的底部岩石之上,随即,他便陷入了永远的黑暗中。

  海坑上的兵士并没有发现这场灾难,他们兴奋不已,相互打着庆功的手势。他们以为水箱已经平安到达底部,接下来,就该等着里面的水军将领用操纵杆支撑着铁箱往前飘动,到达冥河水泉眼去取不老丹。

  可是,他们等了良久,也没发现下面的那个暗黄铯的亮点有任何的举动,依旧静静地躺在那。距离铁箱不远处,先前掉落的那枚夜明珠放射出来的光芒,把箱子照得朦朦胧胧看不真切,因为距离还是比较远。

  海坑边的兵士这时才发现不对劲,咬咬牙,开始拉铁箱子。

  很快,那个铁箱子被拉上了海坑。

  随着铁箱子渐渐,接近了海坑边缘,站在旁边的几个水手顿时目瞪口呆,全身发冷。——这还不仅是海水给他们带来的冰寒,而是种发自内心的恐惧的寒颤,因为他们看见了那铁箱子已经被捏的整个往里塌陷,瘪瘪的,那些怪异的形状,让他们眼就能断定箱子里的人已经死了。

  果然,从箱子的缝隙有鲜红的血缓慢地飘了出来,像根根红色的飘带,随着铁箱往上移动而往后拖延着,飘散着,在夜明珠照耀之下,看着是那样的诡异。

  个兵士不甘心,拔出匕首,用刀柄在铁箱子上乓乓敲了几声,想看看里面有没有回应,但是没有任何动静。箱子怪异变形,也不可能打开。

  于是,水军取下了铁箱上的那颗夜明珠,留下了个兵士作为指引,其他人则迅速朝水面漂浮而去。

  冰层之上,萧燕燕看见他们上来时的表情便是心头沉,立刻将他们带到了帐篷之中询问。

  个兵士将事情经过说了之后,最后强调说道:“那水压非常大,那铁箱子根本经不住那巨大的水压,应该是快接近底部的时候被压碎了,因为在此之前,我们都还能看见铁箱子是完好的。”

  萧燕燕缓缓点头,说道:“马上把第二个备用铁箱放下去。这次你们,要拖着那铁箱子到海坑的圆心部分上方再放下去,这样大致就能够到达冥河水和不老丹出现的地方。”

  水军们点了点头。

  萧燕燕只准备了两个铁箱,如果这次再失败,她就无计可施了。

  她他向老天爷祷告,这次定要成功,而且,为了举成功,他将还能用的所有十个水手全部次性派下去,不再留后备队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她亲自挑寻了其中个身材最小也最机灵的水手进入了铁箱,然后将铁箱密封。用绞盘放入冰海之中。

  其余水军护送着箱子再次朝着海坑方向游去。这次,他们没有直接到达那个在坑边拿着夜明珠指示方向的水手身边,而是从他上方掠过,径直朝着前方估计是海坑圆心的上方推移过去。

  这之前他们已经探测了这海坑究竟有多宽,根据这直径,预计大致到了中心部分,水手们同时松开了手。那大铁箱子带着里面的水手,缓缓的朝着海坑底部沉了下去。

  铁箱子的操纵杆上仍然绑着枚夜明珠,淡黄铯的光亮,能将青铁箱子照得,比较清楚,但是随着往下慢慢远去,那光亮也渐渐的变得模糊不清了。

  他们正紧张的盯着那渐渐变模糊的铁箱子,忽然,他拖着铁链的几个兵士感觉到了手里的铁链发出了剧烈的抖动,这种抖动绝对不可能是箱子里的人做的,而应该是发生了什么变故。

  他们面面相觑,不知该怎么办,是往上拉,还是任由它往下坠落。

  而就在这时,那抖动声突然停下来,而且箱子也定住了。紧接着,忽然,他们眼前海坑里,竟然放射出极其耀眼的光芒,好象轮太阳,出现在了这海坑之中。

  第508章发光的白色护罩

  那光芒强烈得似乎将整个海底都照亮了,刺得他们眼睛都睁不开,都下意识的闭紧了眼,用手捂住,从指缝往外观瞧,终于看清楚海坑下面,有个直径将近十丈的巨大圆形护罩,正是这护罩放射出耀眼的白光,将整个海坑,包括海坑上方的海水照亮。

  海水之中,漂浮着死去的寻宝人的尸体,在这极强的光线照耀之下清晰可见,就像只只飞在半空的有着诡异身形的鸟。

  这些辽军水手惊骇异常,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他们透过手掌缝隙往下观瞧,眯着眼,终于看见海底有个奇异的黑色涌泉,涌出尺多高,有圆桌大小,正在不停循环的涌出黑亮的泉水,又从四周落下,再回到泉眼之中,循环无穷。

  他们放下去的那个大铁箱子,落在了距离那放射耀眼光芒的圆形护罩数丈远的地方,整个箱子已经严重扭曲向内坍塌。股股的鲜血清晰可见的从铁箱中流出来,染红了附近的海水。里面的人看就知道已经死定了

  再看海坑底部,居然是种发射出微微荧光的黑亮色的岩石,是整块没有任何缝隙和连接的岩石,岩石上居然连块石头都没有,平整得让人不敢相信它是天然形成。而且,海坑底部岩石那黑亮色的色泽,看上去显得十分的诡异。

  他们紧张的寻找着不老丹的踪迹,可是没有任何发现,除了两颗夜明珠静静的躺在坑底,在明亮耀眼的光芒照耀下变得黯淡无光。

  领头的打了个手势,示意水手下潜到海坑底部查看。

  军令如山,这些剩下的辽军水手立刻往下潜泳。可是,他们在潜入数丈之后,便感觉到了巨大的水压,将他们身子整个猛烈地挤压着,使他们感觉到内脏都要碎裂了,耳朵剧烈的疼痛,但是,他们还是咬牙继续往下潜,速度已经降得很慢,他们相互看见身子在猛烈的扭曲,特别是潜游在前面的水手,开始剧烈挣扎,似乎是条被扔到了岸上的鱼,猛烈的蹦达着,但是片刻就全身瘫软,失去了反应,七窍飘出了血丝,尸体开始缓缓往上漂浮而去。

  这些悍不畏死的辽军水手拼死的往下潜泳,从各个方向企图寻找突破口,但是个接着个被强大水压压得内脏碎裂而死。

  最后,领头的将领感觉鼻孔流血,已经无法支持时,只能打手势下令剩下的三个辽军水手随他返回去。

  这时候,下海坑里内白色圆形护罩发出万丈光芒,已经将整个海域照得通亮,他们根本不需要利用冰层上面的光照来确认冰窟窿的位置,相隔很远便能清晰的看见窟窿所在的地方,顺利地从冰窟窿钻出了水面,顺着软梯回到了冰层之上。

  当萧燕燕和杨仙茅听到那辽军将领喘着粗气把事情经过说了之后,都是又惊又喜,但更是紧张,特别是萧燕燕。因为,辽军水手告诉她,他们已经观察过海坑下面冒出来的冥河水中没有什么丹药珠子之类的,整个海坑都是整块岩石,非常平坦,没有任何缝隙,在极其强烈的光照下眼就能看得很清楚,整个海坑里也没有任何药丸之类的东西,连石头都没有块。

  萧燕燕得知,他们下去的水手已经基本上死光了,只剩下这三个,而且都已经负了伤。她很是焦急,回头看了看沙漏,已经是戌时。戌时过,就是最为关键的最后个时辰亥时了。

  如果亥时结束之前还得不到不老丹,这个丹药要过万年以后才会再次出现。——可是那丹药藏在哪呢?最有可能的是在那漆黑发亮的冥河水水中。如何才能找到它并取得呢?到了现在,萧燕燕也没有办法。她的水手已经死光,两个铁箱都已经用完,还有什么手段呢。

  她的目光掉头望向远处排排的帐篷。

  那些帐篷是各地来寻宝的人搭建的,他们有的人下水去后就再没上来,有的下去两次,知道自己没有那本事找到不老丹,于是便放弃了,躲在帐篷中等着看结果。

  眼下能用的,便只有这些寻宝人了。总不能眼睁睁看着这万年现的宝贝消失。

  于是,她吩咐耶律休哥说道:“你去把这个消息告诉所有的寻宝人,叫他们按照各自的缘分都下去寻宝,能否得到,就看老天爷的意思了。”

  耶律休哥点头,快步出了帐篷,带上兵士敲着锣去告诉这个好消息去了。

  萧燕燕走到杨仙茅身边,瞧着他说:“杨爵爷,我的人已经全都完了,还是没办法下到海坑底部去。不过,很奇异的是,他们扔下去的铁箱子,居然引动了下面什么东西,使得海坑里出现个圆形护罩,放射出光芒万丈,照亮了整个海域,能清楚的看见下面的确有冥河水在不停的翻涌。”

  “真的啊?”

  “嗯,现在你可以叫黄姑娘下去了,不过我没有水手能帮她,因为我所有的水手基本上都死光了,剩下的三个也受了严重的伤。他们都没办法突破最后的水压封闭层。那里的水压过于强大,根本不是般人能经受住的。现在只有看看你带的那位黄姑娘有没有这个能耐,看她能否帮你用冥河水淬炼法器。当然,如果你们在下面发现了不老丹,也归你们,我不会你们争夺的,因为这是老天爷的意思,放心吧。”

  杨仙茅点了点头。他回到帐篷中,看见萧燕燕和冯秋雨两人正在紧张地说话,黄丁则坐在旁发呆。见到他进来,都起身赶紧迎上来说,黄巧巧说:“我听到外面有人在敲锣打鼓的说海沟和冥河水已经找到了,让大家都下去寻找不老丹,看各自的缘分能不能得到不老丹。是真的吗?”

  黄丁紧张的说道:“如果真是这样,那我也下去,这可是救命的最后希望了。”

  杨仙茅缓缓点头,说:“是真的。你们两个都下去试试吧,不过,我听说那里的水压非常大,辽军的水手基本上都死在那里,下去之后被挤得七窍流血,他们放下去的两个大铁箱子也被挤得扭曲变形,可见水压不是般人能接受的,所以你们可以尝试下,但是千万不要以命相博,不管多好的东西,没有命都没办法享受。不行就马上回去,不要犹豫。”

  黄巧巧郑重的点了点头,而黄丁却惨然笑,说道:“我回来很快也会死,与其如此,还不如就死在这极北极寒之地的千丈冰层之下,跟我的几位兄弟起葬身于此吧。我是不会放弃的,不成功便成仁!”

  说罢,黄丁迈步出了帐篷。黄巧巧对杨仙茅道:“我尽最大努力,如果还是不行,我只能说抱歉。”

  杨仙茅赶紧把拉住了她,说道:“你绝对不能冒险,我宁可不要那个法器。记住定不能冒险!你已经做得非常好了,完成了你的诺言。”

  黄巧巧涩涩地笑了笑,摇摇头,什么话都没说,径直往帐篷外面走去。

  杨仙茅忽然想起事,说道:“你等等,你先回来。”

  黄巧巧不知道他要说什么,又转回了帐篷。杨仙茅把帐篷的门帘放好,压低声音说道:“我想起个办法,——那水下的压力不是很大吗?你把我们两的鳞甲背心都拆了,把所有鳞甲拼成件护体背心,帽子也是这样。有鳞甲背心和帽子,或许能抗住强大水压。”

  黄巧巧不由眼睛亮,兴奋的点了点头。大鳄鱼的鳞甲连刀枪都无法看烂穿透,或许就能对付这可怕的水压。

  杨仙茅立刻脱掉外套,将贴身穿的鳞甲背心和头上的鳞甲胡帽都取了下来,递给她说道:“还有些时间,你不要着急,把这些鳞甲重新拆下来缝合好,把它缝在你的水靠里面,我等会儿去找个能把整个头裹住的头盔给你,你把我们两个的胡帽里面的小鳞片缝在里面。你的整个水靠要覆盖你整个身体,同时,覆盖你的头。这是最最关键的。现在距离亥时还有个时辰,你现在下去也没用,等亥时到了之后你再下去。现在慢慢缝好背心帽子。”

  黄巧巧郑重的点了点头,脸上浮现出喜悦无比的光芒。

  在这之前,她已经打定主意,即便是死,也要为杨仙茅完成这项使命。她发誓时曾许诺说了,即便是付出生命的代价,也要完成诺言。临到头来,不可能退缩。但是她不能把心里的想法告诉杨仙茅,因为那样杨仙茅会阻止她的。

  她本已经抱着必死的决心准备下海,可是现在杨仙茅说了这个新办法,让她陡然看见了生还的希望,不由喜出望外,有种死里逃生的感觉。

  杨仙茅把东西给她之后,出了帐篷,把自己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