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了大跳,却原来,站在门口怒目而视的,正是他们的领军大将萧干。

  “萧,萧将军”

  “我让你们看着雪橇犬,你们为什么不听?”

  那领头的陪着笑,在自己衣服上擦了擦油晃晃的手指,陪着笑过来说:“兄弟们太冷了,直在外面盯着,实在受不了,所以这才进来喝点汤暖暖身子。我们这就出去看狗。”

  萧干突然伸手把揪住了他的脖领子,将他提了提起来举在半空,直接扔出了帐篷外,摔在了雪地之上,厉声吼道:“晚了!你看看你干的好事!”

  这下,把那领头的摔得七晕八素,听到萧干后面这句话,顿时魂飞魄散,赶紧爬起来,踉跄的从雪橇车缺口往雪橇犬处看,顿时让他犹如五雷轰顶,呆在当场。

  其他的负责看管雪橇犬的兵士也都慌忙钻出帐篷跑到外面,四下看,也顿时吓得魂飞魄散。成堆的雪橇犬空去大半,地上全是鲜血和断肢。

  因为天黑看不远,他们赶紧绕着这些狗跑了圈查看,最终确定,大半雪橇犬不知道被什么给咬死吃掉了,地上只剩下些残肢和狗头,鲜血染红了雪白的冰原,正在被从天而降的雪花遮盖。

  剩下那些雪橇犬,却傻傻地挤作堆趴在雪原之上,木然的看着前方,好像身边什么事都没发生似的。

  当那些兵士慌慌张张跑回来向那领头的禀报这个结果时,他吓得扑通声跪在了萧干的面前,说道:“将军,我,不关我的事呀,这,这是闹鬼了吗?”

  “你到阴间去问鬼吧!”萧干当啷声抽出腰间的佩剑,手起剑落,将那小头领斗大的人头砍了下来,狠狠脚,踢得飞入了黑暗之中,空中留下了趟鲜血。

  先前,萧干吃过东西之后,因为看到外面暴风雪越来越大,并没有任何减弱的迹象,于是长叹声,只能听天由命,等着暴风雪停了,再做决断。

  他的亲兵给他铺好了被褥,他便躺在被褥里,借着昏暗的灯光,靠在枕头上准备先睡会儿。叮嘱亲兵,旦暴风雪减小,视线开阔后立刻就通知他。

  他躺在铺盖里半睡半醒之间,忽然,他好像听见了什么动物吭哧吭哧的在嚼东西的声音,听声音是那种带骨头的肉。

  他下就惊醒了,帐篷里安安静静的,他独自个人在帐篷里,并没有其他人,康莫和亲兵睡另个帐篷。他头上挂着的灯随着外面的风雪摇摇晃晃,帐篷里灯光忽明忽暗。

  他侧耳倾听,但是先前听到的那种声音消失了。

  他觉得自己是不是刚才做了个梦,于是,便又闭上眼睛继续睡。

  而在他即将进入梦乡的时候,他再次被那种啃咬带骨头的肉的吭哧吭哧声惊醒了。

  他下坐了起来,而就在醒来之后,那声音瞬间又消失了。

  他觉得不对劲,下掀开被子爬起来,抓起铺盖旁自己的佩剑挂在腰上,手按剑柄,撩开帐帘,走了出来。

  外面暴风雪呼啸,他缩着脖子在周围转了圈,没有发现什么异样。暴风雪中也听不到那种声音。他有些奇怪,即便是别的帐篷里有人在吃东西,那声音也不可能穿透这恐怖的暴风雪呼啸声如此清晰地传到他的帐篷。

  可是,那种声音明明就在他耳边,而且两次出现,绝对不是听错了。他在雪橇车围成的兵营里找不到原因,便决定走出。

  这眼望去,看见冰原之上片狼藉。雪橇犬死了无数,残肢断头到处洒落,鲜血触目惊心。他不由惊得目瞪口呆,迅速拔出长剑,快速绕着雪橇犬跑了圈,但是没有发现敌踪,也没有发现野兽的踪迹。他发现,雪橇犬死去了大半,不知道是被什么给咬死了。

  萧干简直气得要发疯了,这些雪橇犬可是他们在冰原上歼敌的重要基础,就像草原上的战马,如果没有雪橇犬,他的军队如何快速移动,又如何追杀那些乘坐雪橇犬的夺宝之人?没有雪橇犬,如同雄鹰没有翅膀。

  所以恼怒之下,他将负责看管雪橇犬的小头目砍掉了脑袋。虽然处死了失职的小头目,但是,雪橇犬的损失却挽回不来了。

  他很着急,因为寻宝之事传开之后,雪橇犬成了紧俏的东西。特别是挨着冰原带的斡郎改部落的雪橇犬,差不多都被人买光了。要买的话只能深入腹地上千里才可能买到。这里距离陆地有好几天的路程,这来去,至少要个月才能得到雪橇犬的补充。这个月又不知道有多少寻宝人可以从容穿过他负责的这地带前去寻宝,无形中增添了皇后萧燕燕要应对的负担。到时候怪罪下来,他可是吃罪不起。

  尽管父亲是宰相,但父亲对他们管教极严,同时,皇帝病重,朝中大事都有皇后决断,皇后萧燕燕赏罚分,眼中不揉沙子,不问过程,只要结果。明面对这样的情况,即便是父亲也没办法维护他。想到这,他就感到胆寒。

  后面该如何完成任务,他想来想去,只能用剩下小半雪橇犬组成精干的游兵,穿上百姓的衣服,在冰原上将警戒线往前提,并快速地在冰面上移动,发现敌踪后,再调集兵力进行围剿。

  虽然这样肯定效果不如他之前的部署,但现在已经没有办法,只能亡羊补牢了。

  他吩咐将剩下的雪橇犬全部聚拢,命令兵士严加看守,可以轮换着回帐篷取暖,但是外面必须要有足够的人巡逻,形成个防护圈,保护最后这小点雪橇犬。

  眼看那小头目被将军剑砍了头,那些兵士宁可冻死在雪原上也再不敢违抗军令,都把眼睛睁得大大的,抱着兵刃绕着雪橇犬边缘回走动,形成道警戒线,围住了剩下的雪橇犬。

  萧干原来想派出兵士四处搜寻,看看偷吃了他们雪橇犬的究竟是什么怪物。有可能定将它猎杀。可是他随即打消了这个念头,这东西不管是什么,都极其厉害。能够悄无声息的吃掉数百只雪橇犬,而且没有让其他雪橇犬惊叫,想想都让人头皮发麻。

  试问下,如果能很短时间内吃掉几百只狗的动物,遇到他派出去的搜寻的队伍,会怎么样?那无异于羊入虎口,白白送了这些巡逻兵士的命。而且现在,暴风雪如此肆虐,距离十数步外就看不清东西了,他们派出去搜寻也搜寻不到什么。倒不如严密看守,小心警戒,先度过暴风雪再说。

  可是那暴风雪似乎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尽管又等了几个时辰,却还是狂风怒号,算算已经到了第二天的早上,当然,在这极夜的冰原之上,白天跟夜晚没什么两样,尤其是在暴风雪中。萧干很是焦急,他已经起来穿戴整齐,坐在铺盖上,盯着沙漏,面对这可怕的暴风雪中,实在是无计可施。

  忽然,他的近侍亲兵踉踉跄跄冲进了帐篷,脸色吓得惨白,在灯光下看上去跟鬼似的。他手掌上鲜血淋漓,血滴还在滴答往下掉。

  萧干大吃了惊,把抓住了旁边的佩剑,急声问道:“怎么回事?”

  “将军,不好啦,我们的兄弟,全都死了!地上全都是鲜血和残肢断臂。你快吧!”

  萧干顿时心头猛地沉,难道吃掉那些雪橇犬的怪物转移了目标,把方向转到了他的兵士上来了吗?

  他带来的这些兵士可都是百里挑的精兵,两军对垒,以当十不在话下,可是现在,却悄无声息的死在冰原之上,他甚至没有听到任何声惨叫。

  萧干立即抓起佩剑,冲出了帐篷。

  用雪橇犬围城的简易兵营中,顶顶帐篷依旧好端端的立在原地,没有任何凌乱。地上雪地也看不到有什么鲜血。

  他不由愣了下,扭头望向那亲兵。

  亲兵哭丧着脸说:“在帐篷里!他们都死在帐篷里了!我刚才起来之后,想到帐篷去找我个同伴。结果,进了帐篷就摔倒了,地上全是血,我的手都沾满了血。我爬起来看,帐篷里没人,只有地的残肢断臂。他们肯定全都死了。我吓坏了,爬出来,又到其他帐篷看,也都是这样。我就赶紧跑来禀报将军了。”

  萧干没等他说完,已经快步来到附近顶帐篷,撩开帐帘往里瞧,借着雪地反光大致能看清帐篷里的情况。果然,地上全是鲜血和残肢断臂,没有具尸体是完整的,那景象当真触目惊心。

  他立刻又到了另外顶帐篷,发现里面相同的情景,

  当他快步来到第三顶帐篷里的时候。他发现,这顶帐篷里除了鲜血和残肢断臂之外,竟然还有两个兵士在呼呼大睡。连呼噜声都能听到,他赶紧上前将两人摇醒过来。

  两人醒来,便闻到浓浓的血腥味,顿时吓了跳。扭头看,只见帐篷中其他同伴已经变成了残肢断臂和地鲜血,吓得惊叫起来。

  萧干听到他们两如此反应,心中凉,从这点便可以反推,他们肯定对昨晚上发生的事无所知。

  果然,萧干询问之下,这两人只说头天晚上他们睡下之后,便觉睡到现在,没有听到任何动静,也没被惊醒。

  第470章仓皇逃离

  萧干又查看了几个帐篷,发现还有幸存者,而且跟先前的样,都是呼呼大睡,摇醒之后被血淋淋的场景吓了个半死,询问之后无所知。

  萧干赶紧吩咐那些幸存的兵士,到每个帐篷都去查看下,看看还有多少幸存者,将幸存的兵士全部集中到他帐篷前。

  很快查看完了,剩下的幸存下来的兵士也都被叫醒,来到了萧干的帐篷前。

  萧干看之下,顿时颗心凉了半截,因为聚拢在他身边的不过二三十人而已。

  他这次带来的精兵有两千人,负责这条线的防守,其中大半作为弓箭手埋伏在冰缝沿线了,他率领追杀的大概千人,暴风雪中大半兵士走散了。聚拢在他身边的也就三百来人。但是,就这晚上损失十之八九。

  剩下这二三十人如何能完成这样的使命,在先前的狙杀中,他知道有些来寻宝的人带的有看家护院,浩浩荡荡有上百人之多,而且,不少也有武装押运。他们这点人要想吃掉这些人那几乎是不可能的。

  眼看着这些兵士个个惊慌地望着他。萧干说道:“别着急,我们聚拢在起不要睡觉。现在,大家到帐篷去点灯查看,还有没有生还的,同时看看地上有没有留下什么可疑的脚印痕迹,我们才能判断我们的敌人是谁,是什么样的东西。”

  那些兵士也是身经百战的,但是,如果是跟敌人厮杀,死伤惨重,他们不会如此惊慌。但是他们现在面临的是个神出鬼没的恐怖东西,这怪物能悄无声息的把帐篷中的其他人吃掉,而且幸存下来的人却没被惊醒。这该是个什么样可怕的怪物?如果这个怪物要袭击他们,他们同样死定了。

  当面对个确切的敌人的时候,勇士是不会害怕的,但如果面对个神秘莫测的敌人,他能杀人于无形,即便是真正的勇士也会胆寒。

  这时,前去查看各个帐篷的那些兵士,手里提着气死风灯,慌慌张张陆续都回来了,告诉他的只有个几乎相同的消息,那就是没有再发现幸存者。在基本上所有帐篷的地上都发现了凌乱的手掌印,但是那些手掌印非常巨大,比普通人要大上倍。

  萧干立刻来到了顶帐篷前,提着气死风灯仔细查看地上的巨大的手印,的确吓了大跳。

  他倒退出帐篷外,转身,便看见惊恐万状的那二三十个兵士。兵士也看见了萧干惊恐的脸。

  萧干的确也被这种诡异吓坏了,毕竟他才二十岁出头,在这恐怖的情况下,只想赶紧离开这里。

  他紧张地叫道:“立刻准备雪橇犬,我们马上离开!”

  的确,这里太恐怖了,不仅吃掉了他们大半的雪橇犬,还吃掉了他们绝大多数的同伴,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样的怪物,还是赶紧离开这个地方为好。每人心中都是这样想的,于是迅速的跑去准备雪橇车。

  兵士们吓坏了,顾不上拿更多的东西。他们剩下的狗能拉动的雪橇车也不多,运不了那么多东西,只取下够他们乘坐的雪橇车,拉上住得下他们的帐篷和随身干粮,跟着萧干冲进了肆虐的暴风雪之中。

  萧干有种胆寒,发自内心的胆寒,让他决定必须离开那里。虽然他知道扔下好不容易修起来雪橇车围成的兵营冲到漆黑的暴风雪中那是非常危险的,但是,他现在是宁可面对暴风雪的危险,也不愿在这等着那神秘的怪物把他们全都吃掉。

  而这时候,暴风雪中这二三十个辽军兵士,心里也十分惶恐,因为他们为了追杀轻便快捷,所以给养全部都放在了大本营中。而他们轻装出来,只带够两天的干粮。如果说,他们在这两天内回不到大本营,他们就面临饿肚子的结果。

  最为麻烦的是,他们现在并不知道他们大本营在哪个方向,因为暴风雪吞噬他们之后,他们就迷路了。

  他们刚才惊恐万状之下,只顾得仓皇出逃,加上雪橇犬太少,拉不了这么多。所以只带走了少量的干粮,并没有去那些满是鲜血和残肢断臂的帐篷中搜罗寻找粮食肉类。

  等他们在暴风雪中往前,飞奔出了大半来个时辰,逐渐惊魂稍定之后,萧干等着二三十个人开始为他们现在面临的处境担忧了。因为他们把雪橇车上吃的没带够,粮食最多能坚持两天。

  他闪过个念头,想折返回去寻找。可是想起营地中满地的残肢断臂鲜血,还有那些雪橇犬惨死的现场,他就不寒而栗。

  虽然理智告诉他应该回去再寻找些吃的,可是心中的恐怖却阻止了他。那诡异的怪物,杀掉了他们大部分人和狗,也摧毁了他的勇气。

  他们在暴风雪中往前走了好几个时辰,天空渐渐有些亮了。这表明已经到了中午时分。

  这时,他饥肠辘辘,但是携带的粮食不够,所以,萧干告诉众人,每天只吃顿。吃完后马上睡觉保持体力,中午只能饿着。而雪橇犬吃的肉也律停掉,现在优先保证人。他们只带了干粮和少量的肉。

  于是,他们继续往前行进,他们现在无法辨别方向,因为,他们埋伏冲杀的时候,没想过会迷失方向,所以身上根本没有带指示方向的司南。那玩意儿可不像后代的指南针那样小巧,而是个大托盘,上面放个勺子,携带使用都不方便。

  没有司南的指引他们辨别不了方向,在这暴风雪之中,他们也不能根据天上的星斗辨别方向,只能大致按照他们估计的朝南的方向行进。因为,那可以远离他们自己布下的冰缝的陷阱。直往南,星夜兼程两三天便可以到达冰原之外的陆地,找到人家。

  中午天空明亮的时刻非常短暂,稍稍明亮的天瞬间又黯淡下去,重新恢复了无边无际的黑暗,夹着暴风雪。让这二三十个辽军寒冷彻骨。可是他们没有办法扎营休息,只能继续驾着雪橇犬往前走。

  又往前走了几个时辰。萧干也冻得全身冰凉,他知道,以他的武功都冻得如此,其他兵士只怕更冻的不行,于是,下令扎营休息。

  他想让兵士将雪橇车依旧叠加起来用来挡风,可是现在的雪橇车太少,达不到挡风的目的,好在他们的帐篷还比较结实,是专门用于暴风雪风雪之中的。

  好不容易扎好帐篷之后,萧干将所有的物资全部集中在自己的帐篷,他要进行物资管控,不能大吃大喝了,所有的粮食肉集中起来之后分到二三十个人手里,天吃顿,应该可以勉强挺到走出冰原。

  于是他把这天的粮食分给了大家,也就刚能吃个半饱的。剩下的粮食叫他的亲兵卫队队长康莫负责保管。

  跟在萧干身边的亲兵队只剩下了队长康莫,还有来报警的那位近侍亲兵。萧干让他们俩跟自己住个帐篷,就不再扎帐篷了,这样可以节约取暖的木炭。

  那亲兵和康莫两人生了炉子,煮了肉给萧干。萧干吃了几口便摇头不吃了,让他们多吃点,积攒体力。

  萧干当真是点心情都没有,所以也就没有胃口。

  他手握佩剑,站起身,准备出去巡视番。康莫和亲兵赶紧站起身要跟着,手里拿着块羊肉。萧干也不阻止,撩门帘出来,走到其他几个帐篷,看了看兵士们。

  这些兵士只吃了个半饱,便各自钻到地铺休息了。只有睡着了身体消耗小,才不会觉得饿。所以,萧干进来的时候,有些兵士已经睡着了,但有些兵士见到他,赶紧起来施礼,并要摇醒其他人。萧干摆了摆手示意不必惊动大家,只是随便看看。

  他把几个帐篷都转了圈之后,发现大家士气都不高。的确遇到了这种诡异的事,又深陷暴风雪中,又没有吃的,前途渺茫,换成谁都不会高兴起来。

  萧干抽调了四个兵士轮流担任值守,看护剩下的那小队雪橇犬,那可是他们回到大本营或者回到陆地的主要依靠。叮嘱这四个人不管怎么样,两人岗,半个时辰轮换次,不许睡觉。否则发现了定斩不饶。

  安排妥当之后,他这才回到帐篷。他们的炉火走的时候灭掉了,这才出去没多会儿,炉火上原先还煮着滚烫的牛肉汤,此刻已经结冰了,可见其这个地方气候的严寒程度。

  康莫和那亲兵两个人拿在手里的羊肉也冻成了冰坨坨,他们也不想再浪费木炭生火,索性揣到包里准备第二天饿了再吃,谁知道还要多久暴风雪才会停止,才能返回大本营。如果找不到方向返回去,他们就必须朝南走出冰原,找到人家获救。

  萧干很无奈,想起来当真可笑,他们是来猎杀别人的,而现在却成了等待别人救援的人。

  他到底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