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感言(1/2)

加入书签

  ~日期:~10月19日~

  哎呀终于结束啦!不容易啊!不知道大家能否看出来后面的结局赶了啊……本来应该是改名黄泉,然后再书里面出现几次,比如剥夺记忆的剧场版就林某人一个人和黑崎还有记忆啊……比如王印和冰轮丸前面都铺垫好了还是没有写啊……比如说还有不少角色还没有吐槽啊……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理由我已经说啦,用原创剧情和剧场版来写后面的部分,让我很有一种同人里面写同人的感觉,那种感觉就是……找不到感觉。所以只好提前结束了。结局交代的“隐藏力量”比较多,显得有些杂。没有办法啊……本来还打算多加几段原创和剧场版的。不过还好的是想要说的基本上都说了。

  说说主角的斩魄刀吧……其实也就是设定有些奇怪,实际上除了必须“起名字”借用了中国修真啊武侠啊里面的炼器,锻造神兵等行为完成过后必须先命名的设定之外,其他的部分,在死神中基本都可以找到依据。比如斩魄刀和主人不同性别那是浦原喜助和红姬,斩魄刀可以实体化出来帮助战斗那是综合了黑崎一护和剑八战斗时候斩月帮忙止血的外挂,和三天学万解的时候阿散井恋次说“已经修炼到可以具象化的地步了”,所以说斩魄刀具象化和斩魄刀帮忙打架都是可行的,既然可以帮忙治疗,那么直接帮忙出手也就没啥特别的了。可以使用他人的斩魄刀那是黑崎一护用露琪亚的袖白雪,既然鬼道中有空间系和时间系(握菱铁斋的禁术),那么所谓鬼道系的斩魄刀有时间系和空间系也就没什么特别的了,斩魄刀解放是领域的问题,有京乐春水的“花天狂骨”(领域中都是游戏规则嘛!)。所以说,主角的斩魄刀虽然强,但是除了一个可以自己命名之外,我可没有脱离死神本身的设定……

  关于蓝染的问题,这就是我之前所说的“对于以后剧情的猜测”了。毕竟蓝染那么背活捉,我只有两种想法:一种是那个王键的存放地点虽然是总队长之间口口相传,但是那种奇特的东西存放的地点一定有些特别,蓝染故意被捉住,然后去找王键――还不如造一个。所以这个的可能性比较小。当然主要是我觉得我偷偷猜测的“超级xxx”用来解释的蓝染的万解实在是让我深信不疑。比如蓝染在决战和黑崎一护对话的时候说“我从一开始就xx崩玉了”,那时候的配图,是队长服。照理来说,百年前,浦原喜助为了救人,就已经用了崩玉了,以蓝染的能力,一定很快就可以知道,虽然那时候未必会知道叫什么,不过很显然一定是从那时候起就知道了,但是为什么配图是队长服呢?据蓝染在决战的时候自己所说的,用死神和流魂街有死神潜质的人的灵魂制造崩玉(松本乱菊被拿走灵魂了,银的回忆……),说明在遇到银之前,蓝染就已经开始制造崩玉了,更别说是浦原喜助拿出崩玉来用的时候了。

  所以我设定了蓝染的万解,银用自己的灵魂和万解中没有见到的“灰”来补足松本乱菊的灵魂。同时也是因为,东仙要虚化了,蓝染虚化了,没有理由蓝染不要求银也虚化吧?或许就是因为银的灵魂有了缺陷,不能虚化了。再看最后之战,东仙要认为死神的力量是堕落,所以不万解,市丸银万解了,蓝染虚化了,但是没有万解。为什么?即使是被一护嘲讽的时候都没有,他应该清楚虚化后万解实力会更上一层楼的……

  而且他为什么需要灵王,为什么培养黑崎一护?现在已经确定灵王是个东西了,所谓的王族充其量也就是“守护灵王一族”,和灵王实际上没啥力量关系,一护是不是也没啥区别了。而我的设定是,培养一护对抗真?蓝染,他自己故意被抓起来藏进地狱……当然,虽然我的设定未必对,就好像当初火影设定的佩恩是四代一样,不过总的来说,能够解决我自己的疑惑,而且看起来也确实是那么回事……

  然后混淆的交代一下最后的感情结局:林松用行动表达了“我要忙着睡?觉?,哪有时间当总队长?”,那俩字有没有特别的含义呢?呵呵……

  最后感谢一下各位读者一直以来的支持和鼓励……

  最后啊……还是不得不谈到当初我说的已经开写的新书……恩,因为工作和身体的关系,这本书已经不写了……而且本来这本书就是为了如果把某个人搞死了而准备的,现在这个人没有搞死,所以我也就不必特意用一本新书来平息众怒了。好了,下面的内容是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九九不会再续写的篇章,不想被勾引的同志可以散场了,想看的同志继续看的话本人概不负责……

  “火影大人!漩涡鸣人又在火影岩上胡乱图画了!而且这一次用的居然是油漆!”身穿绿色小马甲,头上绑个有铁片的布条弄的跟忍者神龟一样绿油油的中忍愤怒地说着,“这次捉到他,一定要……”

  “好了好了……这不是很好嘛?”三代火影拿下嘴里面的烟斗,从鼻子中喷出一道青气,“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了。”

  “可是……”

  “火影大人!我一定会好好教训他的!”站在旁边的另外一个中忍突然间发话道。微黑的面庞上略微有些红潮,配合上眼睛下方横穿鼻梁的一道伤疤,窘迫的有些诡异。

  “哎呀伊鲁卡,你就是会小题大做。”再传来一个声音。这是一个在火影办公室里面躺在长条椅子上的青年忍者,银亮的头发颇有些耀眼,“火影大人都说没关系啦!”

  “但是旗木老师……”伊鲁卡显得颇为犹豫,“不能让名人继续这样下去的啊!再这样对他自己也不好啊!”

  “真是冷淡啊伊鲁卡。”躺在椅子上同样穿着绿马甲的青年忍者眯着眼睛,“我叫你的名字伊鲁卡,而你却始终只称呼我为‘旗木老师’……我是不是真的很悲剧啊?”

  “这不能混为一谈的吧!你那名字……”伊鲁卡仿佛受到了什么刺激一样叫了起来,然后又平复了下去,“不好意思,火影大人,我失态了……我要去好好教育一下鸣人,就先告退了!”

  原地一个瞬身术,伊鲁卡已经离开了。而那个之前报告鸣人劣迹的中忍,却是忍不住出声嘲讽了起来:“伊鲁卡实在是太维护那个妖狐小鬼了!每次都说什么要好好的教育,结果每次还不都是继续犯错误……这么急着赶过去,还不是为了比我们警备队先找到那个妖狐,要是被我们先找到他的话,一定要……”

  说话到一半的中忍突然间停住了。汗水,从额头上慢慢地顺着面颊滚了下来,喉咙里仿佛有一团火在燃烧。却不敢咽一口吐沫。因为一支苦无,就停在他的脖颈下方,直指咽喉要害。隔着数个厘米,都可以感觉到那苦无上冰冷的寒气。

  “一定要怎么样呢?”银发的青年已经坐了起来。

  会被杀死!一定会被杀死的!中忍半跪在地上,一对瞳孔不住地放大收缩着。面对着一支苦无,居然全无反抗之力。

  “好了旗木……”三代火影突然开口了。在这一瞬间,原本在整个房间中弥漫的杀气,一下子全部消失不见了,“上条,你先下去吧!”

  “是!”如蒙大赦,被称为上条的中忍跌跌撞撞地跑出了火影办公室。

  “想不到你居然也会来看我这个老头子啊!旗木。”火影原本严肃的脸上已经堆满了笑容,“怎么?看你的样子,伤已经好了吗?居然……都有了动手的打算了。或许我不应该说居然的吧……当初你向死神动手,我就已经居然够了……我还以为你会憋在木叶忍者学校一辈子呢!”

  “怎么说呢?好得差不多了吧?不过火影大人也真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