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此举。所以关西棋院也就点了四个职业棋手和四个业余棋手参加角逐。

  “田中正,金泽省荣,郑中星。”哦,还有个姓郑的韩国人,不知道他的水平怎么样。对局日很快就到了,刘波从宾馆早早的来到了关西棋院,看着挂在墙上的对局表,心里开始对今天的比赛期待起来,毕竟还没有和国外的业余棋手交过手,不知道他们的水平和中国的业余高手们比较起来如何。

  其他的不知道,但日本人对于和围棋有关的事项,是非常有效率的。

  就在刘波站在对局表前发愣的三五分钟时间内,很快就进来了几个少年棋手,不会就将整个对局室布置妥当。

  棋盘,光洁明亮。棋娄,尘不染。就连裁判席上的计时器都擦得能照出人影来。

  瞧人家这事情做得。不愧是日本排名第二的关西棋院。难道日本还有排名第三的棋院吗?刘波在心里感叹了句。回头回到了长随俱乐部,培养小棋手这方面也要注意。素质,什么是素质,这才是素质。虽然日本围棋近年来在国际赛场上成绩不怎么样,但多年来沉淀下来的些细节,还是值得我们学习的。

  题外话,就不多提了。比赛很快开始。刘波的第个对手,是业余8段金泽省荣。

  业余8段,是业余棋手中的最高段位。以整个关西棋院来说,授予业余8段,都是件大事。只有在日本国内夺得三次以上的全国大赛第,才能被授予8段的称号。而金泽省荣,就是关西棋院的唯个业余8段,他也是刘波出现之前,宫本直毅心中排在第出战东京棋院的人选。

  看着坐在自己面前恐怕也就才二十出头的对手,金泽省荣心中颇不是滋味。身为曾经日本国内业余大赛三冠王的他,何曾想到现在居然会为了个出战名额开始奋战。不过,自古名将如美女,不许人间现白头。围棋毕竟是项竞技运动,任何参与者,几乎都逃不过英雄迟暮的归宿。已经年届四十的金泽,早已经不复当年之勇。

  这盘棋的过程,也不细谈了。日暮西山和如日初升,胜负其实在对局前就已经有了结果。前半盘,金泽利用日本江户时代的古老定式开局,奠定了优势。不过,这优势很快就在中盘接触战中被刘波慢慢蚕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