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泪彻夜的流,他从来不知道个大男人,可以哭得这么天昏地暗。到最后,眼睛已经疼得看不清东西了,可眼泪还是自动从眼角淌下来。

  在泡面全吃完的那天,他接到了妈妈打过来的电话。原来直是他打电话回家报平安,结果这么多天没他的电话,妈心中越来越不安,忍不住打了过来。听见妈妈的声音,钱皑立刻在电话里崩溃得大声哭了出来。母亲什么都没问,只是不断安慰他切都会好的会好的直到他彻底平静下来,能勉强笑了出来,才挂了电话。

  事后他仔细想,其实自己也就晚了两天打电话,母亲就担心的找了过来。他知道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因为他没有作贱摧残自己的理由。

  回到原来的生活中,比原先更拼命的打工挣钱,努力去忘记伤痛。只不过,每次回到家开门时,总是幻觉会有那个人冲自己笑着说,回来啦。而迎接他的,从来是室的冷清和灰尘。

  心底那小小的期待,始终坚强不屈的生存着,然后次次的经受打击。这个人就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的消失了,没有个电话,封信。唯的点间接联系,还是收到来自他父亲汪锐的封措辞礼貌但生疏的感谢信,感谢他这段日子对其子的帮助,并随信附了张数额大得让他下巴脱臼的支票。

  托这张支票之福,钱皑做出了自离开后的第个大大的微笑——从心底浮起的微笑。唉,看来真是在任何情景下,金钱之于他始终是个不可抵挡的欢乐增进剂。在小小的谴责了番自己的没心没肺后,他第二天还是快快乐乐的去银行将这笔钱转进了自己帐户。

  此后,他就彻底断了关于的任何音讯。

  断了就断了吧,他也想过搬家免得睹物思人徒惹伤心,最后还是放弃了。要真是没放下,到哪里都样。再说,在割断和不舍之间,他仍徘徊在后者。

  开学了,他如预期的拿到了等奖学金,辅导员对他的赞许神色更是加深了筹。托那笔巨款之福,钱皑他只保留了晚上酒吧的工作,其他时间还到了学习上。眼见着大三了,两年后的前途已经摆在眼前,该准备的证书经历什么都该开始动脑筋。

  这世上没有谁少了谁就活不下去的道理,人只有努力生存下去的义务,没有堕落自弃的权利。找任何借口,都不过是放纵自我的借口。

  钱皑他从来不是懦弱放弃的人,在他的字典里更没有因为失恋而毁了自己的可能。他要积极的生活下去,比原来更好的生活下去。只有比原来更幸福,那才能证明自我的存在。

  如果真的如他所说,正为回到自己身边而努力,那么自己只要相信他,好好活下去就够了。

  如果他那只是时冲动的誓言,已经将那告别看作年少时的场荒唐,那自己更没有必要为了这种人而伤心。

  于是,心底的伤慢慢愈合了,哪怕是表面的愈合,也已经止住了鲜血横流的凄惨。

  春有百花秋望月,夏有凉风冬听雪。四季更迭,送走了夏天,又送走了秋天,不知不觉间又是寒风四起的时节。

  刚进入十二月,路边的商家已经开始为圣诞节做准备了。四处的装饰,都是团团的白雪,看着就觉得很可爱。不过圣诞节对于钱皑来说,是要哀叹声的存在。那天,酒吧的生意势必好到飞起,通宵达旦狂欢的背后,最辛苦的是他这为人民服务的阶级。每次闹腾完,他都有种要见识不到明天太阳的错觉。

  偏偏年总有那么几天逃不过。这两年又开始流行起了过万圣节,也就是外国的鬼节。反正只要能赚到钱,他们都得跟风上!

  他给老板娘指使了出来买圣诞装饰的东西。新来的服务员原来约好起来采买,结果临时打电话来说有事,只剩他个人。上个月辞职了,有熟客给她介绍了份不错的工作,她临走介绍相熟的小姐妹过来接手,就是新来的。到现在为止,他和这新人并不熟,总感觉有些不太合得来。但老板娘问起,他总是帮人家说了不少好话。

  他先去了大商场,后来发现还不如小礼品店的货物种类多,且价格实惠。以挣钱为人生第目标节俭为人生第二目标的钱皑,毫不犹豫的将货比三家进行到底。

  “啊你好。”

  随着嫩嫩的女音,背上传来了轻戳。钱皑惊讶的回头看,发现是个不认识的小女孩。看第二眼就觉得有些眼熟了,又想不起在哪见过。

  “有什么事吗?”

  小姑娘微微红了红脸,怯怯的开口:“我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认错人那个,请问你夏天的时候,是不是剃了光头?”

  “是啊,我们见过?”钱皑惊讶的问道,但搜遍记忆,他还是想不起在哪见过。

  听见他承认,方才还挺害羞的小女孩,立刻变得活泼起来:“呵呵,你头发长长了,我看了半天才敢认呢!”

  “哈哈,是吗?”钱皑尴尬的挠了挠头,时不晓得怎么接口的好。

  “你估计不记得了,暑假在街上我碰到你和你个朋友,还给你们照过张相。”

  记忆急速的搜寻起来,很快钱皑“啊”的声,宣布确有其事。

  “你们的照片我还直保留着,就是没机会给你们。那张照得真的很好,我同学们都说你那个朋友比明星还好看。嘿嘿,其实你头发留长了,没那么黑了也很好看啊。”

  “哦谢谢。”被女性如此直白的夸奖,哪怕只是个初中小女生,钱皑还是既得意又不好意思了起来。

  “今天你那朋友不在啊?”双好奇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的。在钱皑微笑着明确告诉她那位大帅哥不在后,大眼睛立刻盈满了失望。

  钱皑忍不住在心底哀叹,自己的初中生涯是多么的纯洁无知,那时连对女生打个口哨都要鼓半天勇气。

  隔天,他收到了那小女生寄来的信。信中是那张照片。

  对比着镜子,钱皑不由惊叹她好眼力,居然能把现在的自己和照片中那个光头黑鬼联系起来。

  视线再在移到那个亲亲热热搭着自己肩,比了个大大“”字的家伙,恍惚间发现居然已经有些记不清他的长相了。

  就连他们相处的那半年,好多的细节都已模糊。就好比如果去回想过去特定的某天,就会发现根本什么都想不起。那些曾经真实存在过的点滴,都在时间的冲刷下被磨去了原形,只有在不经意触及时,才会鲜活明亮的蹦跃而出。

  钱皑原以为重新看见这张面容时,肯定会不可自持的痛哭出声,但最终却只是愣愣的看了半天,没生出太多的感慨。

  把照片塞在枕头下,当晚他既未彻夜难眠也未乱梦三千,而是平静的觉到天明。

  流浪王子更生记第十章亦凝

  每学期都拿奖学金,其中四次等奖,四年平均成绩全系第三——这绝对是份对得起学费的成绩单,尤其对于钱皑而言。

  他婉拒了保送研究生的建议,毕业前半年就敲定了工作,实习就去了那家单位。因为工作地和学校所在不是个城市,因此在大四寒假过年前,他就请辞了在r的工作。

  临走前,大家为他开了个欢送会,老板娘买单,狐狸肥鱼大耳朵也都被叫上了。肥鱼找到了新的爱情,生命的齿轮再度转动;大耳朵也沉浸在甜蜜中,也许很快好事将近;只有狐狸还是副风流情种的样子,那天喝醉了抱着钱皑放声大哭,差点让钱皑以为他暗恋的其实是自己。

  曾经的打工王,进入职场后同样的所向披靡。上司忍不住夸赞,很久没见过这样发奋拼搏肯吃苦的新人了啊。钱皑刚进去做的是技术支持的工作,常年奔波,他没抱怨过声,哪怕吃亏也照样勤勉卖力。过了不到年,他就得到拔擢,其他不说,光是看着那节节长高的工资,心里就乐了。

  手头宽裕了,他就筹措着卖了老家的房子,在定居的城市买了新房,把母亲接了过来。分离了快六年多的母子算是团聚了,他从此能就近照顾,心头最大的石头终于落了地。

  “皑皑,你最近是不是瘦了?”

  “昨天刚称过,655公斤,比上个月又成功增肥05公斤。”得意的大大微笑了下,低头又扒了两口饭。

  “哦”被堵住了话的钱家妈妈,过了会不死心道:“那上次张阿姨给你介绍的那个姓张的小姑娘呢?后来联系过没?”

  听到这话,钱皑不由声叹息,停下了手中的筷子:“妈我说过”

  “我不要听这个!”猛的打断了他。

  顿时满室尴尬的安静。闷了很久,才有人开口:“不是我不想理解你,是实在理解不了我我就想不通,那么多好女孩,到底哪里不中你意了?”

  “就因为你给我介绍的都是些好女孩,所以我才不想害了人家。”无奈的笑了笑:“如果我连这点责任感都没有,还算是个男人吗?就算结了婚,也不会是个好丈夫好父亲的。”

  钱妈妈拼命压抑住感情,但出口的话语还是微微颤抖着:“我这么把年纪,身上又有那种病也没几年能活了其他的也不多求,就想着这辈子能看到孙子。”

  “对不起。”除了这三个字,没有其他的话语。

  努力的合了合眼,顿显苍老的脸上是筋疲力尽后的放弃:“算了随便你去了。吃饭吧。”

  “嗯。”

  默默的将顿饭吃完,钱皑抢着收拾碗筷,开始洗刷起来。

  “那个男的又来过电话了。”

  “啊?”钱皑反射性的回头应到,等明白过来母亲什么意思后,顿时表情低沉了下去:“哦”

  “不过给我骂回去了。”

  果然。

  “你要不要和他好好谈谈?”艰难且违心的吐出了这几字,如果自己的愿望真的不是儿子幸福的话,那就努力去达成他所需要的幸福吧母亲的心,永远是最宽大无私的。

  钱皑继续洗着锅碗,状似随口的说:“不用。我不想理那人。”

  听见了这回答,只传来似有若无的声轻叹。

  早晨八点半,钱皑在发车前十分钟,就坐在了自己位子上。这是趟城际间的高速列车,他有公事要当天往返于邻城,这班车是最佳选择。

  座上都是单向排列的座位,两个扶手座并排,还有前座的挡板可以放下。钱皑的位子靠窗,他坐下后就撑着下巴看起了窗外。

  还有分钟火车就要开了,但身边的位子始终还空着,看来他的邻座要误了车了。

  等到火车启动的瞬间,钱皑感觉到有人在旁落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