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总监刘凤仙,脸上虽然没什么,但心里已经乐开花了:“邵秋蝉,这回看你怎么收晨”

  “嗯——”张惠荣终于开话了,会场立刻安静下来,就算是根针掉到地上也能听得见,“有人竟敢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虚开二百多万的增值税发票,导致公司的纳税诚信度下降,险些被税务部门列入黑名单,让公司陷入极度的被动之中,我很气恼,真的不知道这些人这么做是要干什么,作为名财会人员,你们的屋子里都挂着幅“不做假账”的警言,难道就是摆设吗?你们到底是怎么做的?我不知道公司自上而下的财务人员是干什么吃的,这样张发票竟然堂而皇之地混过去了,而且还被税务部门查出来了,你们如果造假,不被查出来也是本事艾现在既然被查出来了,你们就要为你们做的事承担责任,下面请集团人事部宣布个处罚决定”

  整个会场顿时静了下来,人人都想知道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处罚决定只见人事部经理站起来宣读:“鉴于颜料公司的财务部经理王云山擅自做主,虚开增值税发票二百六十五万元,对公司的声誉造成了恶劣的影响,决定开除王云山,永不录用;颜料公司总经理张小浆管理不力,负领导责任,记大过次,并扣发全年奖金,集团财务总监助理宁慧媛,没有审查就将财务报表上报财务总监签字,责任心不强,已不再适合担任此职务,决定调离该岗位,下放到集团物业管理处担任卫生清运工;财务总监邵秋蝉负主要领导责任,但念其在解决这次纳税诚信危机中发挥了主要作用,把集团公司的损失降到了零,将功补过,决定对其免于处罚,其个人的辞职报告退回本人,不予批复此布:秦氏集团公司董事会”

  人事部经理的话音落,会场又喧闹起来,再看看刘凤仙,那张脸就像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的猪腰子样,要多难看有多难看,心里暗暗发狠:秋蝉,好你个丫头片子,咱们走着瞧

  哭二闹三上吊

  处罚决定还没有宣布完,张惠荣的弟弟张慧中就坐不住了,受处罚的都是与他有密切关系的,颜料公司总经理张小健是他的亲儿子,财务部经理王云山是位老财务了,跟了他十多年了,做事向来都是谨谨慎慎的,犯这样低级的错误肯定是老婆刘凤仙所赐,幸亏王云山口紧,要不然事情就无法收场了,宁慧媛就更不用说了,已经是自己的准儿媳妇了,如果调到集团公司下属的第三产业,以后就永无出头之日了,眼下还有更加要命的事在等着他,你想: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他的老婆刘凤仙能饶得了他吗?董事会结束后,刘凤仙就不辞而别了,看起来场暴风骤雨就要来临了

  张惠中战战兢兢的回到家里,他小心翼翼地推开门,只见刘凤仙正坐在沙发上发愣呢,他走过去轻轻地喊了声:“凤仙,你早回来了”

  刘凤仙并没有理他,而是继续发呆,眼睛直直地盯着墙壁上的幅画,画上画了头牛,牛背上坐着个放呸,放呸手里扬着条牛鞭,刘凤仙的眼睛盯的就是那条鞭子

  张惠中顺着刘凤仙的眼光看去,他也看到了那条鞭子,心里就更没底了,他索性去卫生间把搓板拿了出来,然后拉着刘凤仙的手说:“老婆,你看,我开始自动跪搓盘了”看看刘凤仙还是不理他,接着又说:“你看,这次我什么也没有垫,哎呦,好疼啊”

  刘凤仙还是不理他,依旧在发愣

  张惠中摇着刘凤仙的胳膊说:“老婆,你别这样了,我知道错了”

  只见刘凤仙的眼睛慢慢变得晶莹剔透起来,慢慢的,两行热泪顺着鼻子两侧流了下来

  张惠中慌了,他伸手替刘凤仙擦了下脸上的泪水说:“老婆,别哭,你这样我心里也难受”

  张惠中话音落,只听见刘凤仙“哇”的声放声大哭起来,边哭边说:“你姐姐真是欺负人艾你姐姐真是气愤人啊”

  “老婆别哭,我定会找姐姐说理,让她还你个公道”

  “都欺负的这份上了,还能还什么公道艾我不想活了”刘凤仙说着就拿起桌子上放的根绳子站了起来

  张惠中慌了,“老婆,你要干什么?”

  只见刘凤仙拿着绳子向吊灯上扔去,她这是要上吊艾张惠中拦腰就抱住了她

  “老婆,你听我说,我保证还你个公道,还有秋蝉那个丫头片子,我定要把她赶出公司”

  听到丈夫说话,刘凤仙突然不哭了,她泪汪汪地看着张惠中说:“刚才你说的是真的,要把秋蝉那个丫头片子赶走”

  “真的,她把我们害苦了,不赶走她难解我心头只恨”

  刘凤仙用手擦脸坐了下来,“老公,你准备用什么办法赶走她?”

  “暂时还没有想出好的办法,不过这种事不能急,咱们得从长计议”

  “我看她跟个开夜总会的男人有联系,肯定是她的情人,干脆找出他们通的证据,你姐姐肯定会赶走她的”

  “还是老婆聪明艾明天我就联系私家侦探,我就不信抓不住她的把柄?”

  “王云山和宁慧媛怎么办,他们都是为了咱们,可不能亏待了他们两个”

  “王云山嘛,他现在已经老了,干脆给他笔客观的安家费,让他颐享天年吧,至于宁慧媛嘛,你不是相中她做你的儿媳妇了吗?咱们背着姐姐要开的公司正缺个法人代表,干脆让他去做总经理吧,我看她还真有点能力”张惠中说

  “老公,你真是我的好老公,想不到你把事情全部都安排好了,今天晚上我要好好慰劳慰劳你”刘凤仙趴在张惠中的脸上亲了下

  “老婆,天还没黑呢”

  “窗帘拉不就黑了吗,来吧”

  两人滛笑着滚在了起······

  被跟踪了

  秦建国平稳地开着兰博基尼跑车,街上车流量很大,但兰博基尼跑车好像条鲨鱼样在车流中自由地穿插,秦建国不时地扭头看看秋蝉,由于车篷敞开着,秋蝉在车里非常显眼,不时地有司机趁着错车的时候瞟下秋蝉,有个司机由于长时间扭脸看秋蝉,下子跟前面的车追尾了,交警急忙跑过来维护交通,秦建国则加油开了过去,脸上露出自豪的微笑,秋蝉静静的坐在副驾驶的位置默不作声,看到秋蝉若有所思的样子,秦建国心里感到有些惭愧,近段时间,他隔三差五去找小丽,小丽就像条九尾狐,驱使着他次次地找她,每次回来秋蝉都已经睡了,他想去关怀下秋蝉,但总是感到心有余而力不足,他身上的那点东西,早就被小丽掏空了,今天看秋蝉乖可怜的,他决心好好陪下秋蝉

  “秋蝉,今天我带你去迪斯尼游乐场玩玩吧?”

  “建国,如果你有事尽管忙,别因为我耽误了正事”

  “我的好老婆,今天我的正事就是陪你玩”建国笑着说

  “随你吧”秋蝉面无表情地说

  “老婆,你怎么没有点笑脸?笑个嘛”

  秋蝉勉强笑了下说:“我就是感到奇怪,为什么我会那么粗心,害得那么多人受连累,我总觉得就是我害了他们”

  “秋蝉,事情已经过去了,别想那么多了,从现在开始,你必须开心起来”

  “嗯”秋蝉无意中回头看了下,她看到后面有辆墨绿色的轿车紧紧跟着他们后面,记得在公司出来的时候这辆车就直跟着后面,“建国,后面这辆车你熟悉吗?”

  “这是什么破车,我怎么会熟悉呢?”

  “我的意思是说,这辆车直跟着我们,车里坐的会不会是你的熟人?”

  “放心吧,我的熟人没有开这种破车的”

  “会不会是我们被人跟踪了?”

  “哈哈哈”秦建国放声大笑起来,“跟踪我?也不撒泡尿看看,你坐好了,系上安全带”

  秋蝉乖乖地系上安全带,“建国,别开太快了,我头晕”

  “你就放心吧”秦建国按电钮,车篷缓缓合上了,他轻轻踩油门,兰博基尼瞬间加速了,后面的那辆车也加快了速度,紧咬着兰博基尼不放,秦建国开着跑车向高速收费方向站跑去,到了收费站,秦建国径直把车开上了高速公路,那辆轿车紧跟着也上了高速,秦建国驾驶着兰博基尼顺着引道驶上了行车道,五车道的高速公路好像是马平川

  秦建国猛地把油门踩到底了,兰博基尼发出阵尖锐的轰鸣声,像出膛的子弹样射了出去,后面的车子还没有反应过来,兰博基尼已经无影无踪了

  这辆车子使劲追了阵,哪里还有兰博基尼的影子,车子不再追赶了,只见坐在副驾驶座位的人拿出了手机,墨镜遮住了他的半张脸,但可以清晰地看到左脸有道明显的伤疤,“喂,老板,他坐的是跑车,向省城的方向跑了,我们无论如何也赶不上,”

  “知道了,赶不上就回来吧,在下个出站口下高速,直接在家里等待,咱们来个守株待兔”话筒里传来个话音听起来让人毛骨悚然的声音,

  “收到”刀疤脸向司机挥手说:“下个出口下高速,直接到相府别墅,守株待兔”

  风流证据

  在张惠中的办公室里,张惠中正气急败坏地打着电话:“我已经按照要求把钱打到你的账上了,但现在时间已经过了两个多月了,关于秋蝉出轨的证据怎么点也没有,如果这样下去,剩下的半钱我是不会再付了,相反,我还会要回我付给你的那些钱”

  “老板,别激动嘛,虽然我们还没有找到秋蝉在这方面的证据,但我们发现了个新情况,相信你比我们更感兴趣”话筒里传出的声音有点不阴不阳

  “什么新情况?我要告诉你的是,与秋蝉无关的情况我是不会感兴趣的”张惠中气得牙根疼

  “五分钟后,会有人把个信封交到你手中,如果你看了不感兴趣的话,我们可以考虑退款”

  “好,我倒要看看是什么新情况”张惠中挂了电话,他把身子往后躺,然后点上根烟慢慢悠悠地吸起烟来,到底是什么新情况呢?

  没过多长时间,张惠中听到外面有人敲门,他“哼”了声,秘书小翠推门进来了,“张总,刚才有人送过来个信封,说是定要转交给你”

  “知道了,把信封放在桌子上吧”张惠中不动声色地说

  “张总,如果没什么事我先出去了”小翠把信封放在了桌子上

  “出去吧,如果谁再找我,就说我不在”张惠中交代说

  “是”小翠关上门出去了

  看到小翠出去了,张惠中忽然从老板椅上弹了起来,他飞快地打开了信封,里面原来是沓照片,他拿起来看愣住了,只见上面全是他的外甥秦建国和个女人的情照,有几张照片简直是不堪入目,当然,这个女人并不是秋蝉,他看着看着汗就流下来了,忽然桌子上的电话响了,吓得他愣:“喂,哪位?”

  “张老板,对这个新情况还满意吧?”

  “对不起,我关心的是秋蝉,对这些我根本不感兴趣”张惠中故作镇静地说

  “张老板,你可能不感兴趣,但是有人感兴趣艾譬如,照片上的那个小子,还有你姐姐张惠荣,我可以先找你的那位外甥,如果你外甥不感兴趣的话,我可以交给你姐姐,如果你姐姐也不感兴趣的话,我可以告诉她,这些都是你的弟弟张惠中人我们干的”

  “住嘴,你们到底想怎么着吧?”

  “没想怎么着,只是张老板刚才说剩下的那半不给了,还要找我们算账?”

  “给你就是了,消你们不要乱来”

  “现在说这话已经晚了,这个新情况已经不是这个价了”

  “你们想多少?”

  “十万元,全部要现钞”

  “打劫呀?”

  “不敢,再等会儿还会涨的”

  “十万元是不是有点多了?”张惠中蔫了

  “不多呀,为了跟踪他们,我们派来五个人和两辆车全天候跟着,你也知道,你那个外甥的车跑得贼快,费了我们不少油艾你要嫌多的话,我要找下个买家了,我相信他不会只出这个价的”

  “打赚十万元马上就给你们,不过,我也要警告你,消你不要把我惹急了”张惠中有点恼羞成怒了

  “谢谢你张老板,合作愉快!”

  张惠中还想说点什么,但是电话里已经变成了忙音,他瘫坐在椅子上,心里隐隐约约感到有点引火烧身了

  老公出事了

  秋蝉早上醒来的时候天蒙蒙亮,老公秦建国蒙着头睡得正香,公司今天要召开董事会,秋蝉想叫醒他却不忍心,昨天晚上秦建国回来得很晚,准确地说应该是今天早上才回来的,到家他就捂着被子睡着了,连跟秋蝉说句话的精神都没有,定是陪客户玩了夜,早上如果不让他好好睡睡,在董事会上肯定没有精神,晚会儿再叫他吧秋蝉轻手轻脚地穿上衣服下了床,生怕弄出声音来把老公闹醒,她来到卫生间关上门梳洗打扮起来,等打开卫生间的门出来后,秋蝉立刻精神焕发,看看闲着没事,秋蝉便下楼帮着李姐做饭去了

  婆婆张惠荣也很早就起床了,只要召开董事会,她比平时都要早起个小时,看到秋蝉在帮着李姐端菜,就喊住秋蝉说:“秋蝉,去把建国叫起来,今天要召开董事会,让他早点去”

  “知道了妈”秋蝉放下才盘子就上楼了,老公秦建国仍然睡得跟死猪样,秋蝉连推了他几次都没有动静,她只好用秦建国最讨厌的方式了,把就把裹在秦建国身上被子给扯了下来,“建国,快点起来,今天要召开董事会”

  秦建国终于睁开了眼睛,他的两只眼睛里布满了血丝,像害了红眼病样,听秋蝉说要召开董事会,他急忙坐了起来,并迅速下了床,没想到双脚刚着地,整个身子下子瘫软在地毯上

  秋蝉急忙去扶他,秦建国人高马大,秋蝉哪里能把他扶起来,只见秦建国脸色惨白,浑身上下的肌肉不停地颤动和抽搐,秋蝉吓坏了,她蹲下来抱住秦建国,只手擦拭着秦建国额头上不断渗出的汗珠哭着说:“老公,你这是怎么了,你可不要吓我啊”

  “秋,秋······”秦建国两眼无神,由于嘴唇在不停地颤抖,他说不出句话来

  秋蝉抱住秦建国对着楼下大喊:“李姐李姐,快来救救建国李姐······”

  听到秋蝉的呼喊,李姐急忙放下手上的活跑上楼来,看到秦建国坐在地上,急忙帮助秋蝉把他抬上床,“建国这是怎么了,建国这是怎么了?”

  “李姐,我也不知道,早上建国还睡得好好的,不知怎么回事,下床就栽倒了”秋蝉哭着说

  张惠荣听到喊声也上楼了,看到眼前的情况就责怪秋蝉说:“还愣着干什么?快点打120啊”

  秋蝉这才想起来打急救电话,她颤抖着双手急忙拨起电话来,由于紧张,她连着拨了几次才拨通了

  “喂,你好,我们是120急救中心”

  “我们这里有个病人,请你们快点派辆救护车来”

  “请问你们在什么位置”

  “相府别墅”秋蝉打过电话后瘫坐在地板上

  几分钟后,救护车的警笛由远而近传来······

  都是风流惹的祸

  坐上救护车来到医院,秋蝉从诊断抢救直到秦建国输上液,她至始至终陪在丈夫身边,秦建国输上液后已经熟睡了,秋蝉紧紧地拉着他的只手,好像生怕他跑了似的,化验结果还没有出来,医生也没有告诉她丈夫可能患的是什么铂只是说他太劳累了,休息休息就会好的婆婆张惠荣回公司开董事会了,不论发生再大的事,张惠荣总是会准时董事会的,李姐回去收拾丈夫的换洗的衣服去了,现在房间里只剩下秋蝉和秦建国两个人,秦建国在安静地睡着,秋蝉握着秦建国的只手在默默地祈祷着:建国呀,你可千万不能有什么事呀

  突然,放在秦建国床头的手机响了,秦建国没有点反应,秋蝉便拿起了手机,只见屏幕上显示的名字是小丽,秋蝉不知道是哪个小丽,看看丈夫还没有醒来,便按了下接听键

  “你个死鬼,死哪里了?说好了来找我的”话筒里传出个女人尖利的声音

  秋蝉听,肺都快气炸了,这个狠毒的女人竟然咒自己的老公是死鬼,太不像话了,她当时就回了句:“你才是死鬼呢”没想到秋蝉说话对方就没声音了,“喂喂”秋蝉连着喊了几声,话筒里却传出“嘟嘟嘟”的声音,对方已经挂机了,秋蝉放下电话,心里感到很不是滋味,越想心里就越气,她干脆拿起电话拨了回去,但是,手机提示所拨的电话已关机

  张惠荣开完董事会就匆匆向医院赶来,在会上尽管她故作镇静,但仍然掩饰不住内心的慌乱,儿子秦建国是她的命根子,如果让她在儿子和事业二者选个的话,她毫无疑问会选择儿子的,就是把身上的肉割给儿子,她也会心甘情愿的,她现在所做的切都是为了儿子秦建国,现在儿子出事了,她心里能不乱吗?

  张惠荣走在医院的走廊里,高跟鞋擦地的声音异冲晰,她是直接从公司赶来的,连鞋子都没顾上换迎面两个护士走过来,两个边说边笑,只听见其中个护士说:“十二床的那个人真是鲜花插在了牛粪上,看他那老婆,长得真是跟天仙样”

  “吃不是说,好白菜都是让猪拱了,你没看出来,人家住的是高级病房,开的是高级车,是有钱人艾如果你遇到了这样的人,搞不好还哭着喊着嫁呢?”另个护士说

  “这种风流的男人我才不嫁呢,年纪轻轻的就患了尿毒症,还不是干那方面的事多了?要我说呀,都是风流惹的祸”

  “你如果长得跟她老婆样美,你老公不天天缠着你干那事才怪”

  两个护士说着就打闹起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