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谢天谢地,张惠荣还在睡觉,看来,她并没有看到那个箱子,她要是看到了,非翻天不可

  原来昨天晚上,张惠荣在地毯上睡了大半夜,李邦宪酒醒了发现自己头朝下睡在沙发上,看到张惠荣趴在地上睡得正香,这才把她抱到屋里的席梦思床上,张惠荣在床上是呼呼大睡,想挑逗挑逗她,但她没有点反应,反而睡得更香,李邦宪摸了会儿张惠荣丰满的|乳|房,以前别说是摸,就是看着也挺得劲,这会儿摸着就像摸块猪肉,摸了会儿感到没意思便作罢了,他闲着没事又睡不着觉,便把他的杰作舀出来看,这时候天已经亮了,看了会儿香艳日记,下身已经撑起了小帐篷,看看表还不到上班时间,再看看身边的美人,李邦宪顿时性趣大发,他把日记放进箱子塞到床下面,又利索地把自己的衣服脱了个精光,然后笨拙地去脱张惠荣的裤子,张惠荣就像泥捏的人样,怎么也不配合,脱了半天也没有脱下来,倒是张惠荣经过阵翻腾,肚子也翻腾起来,只听见“哇”的声,张惠荣突然呕吐起来,慌都李邦宪急忙舀着个盆子接赚屋里顿时酒气熏天,本来下身已经有反应了,经这么折腾蔫了,也就无心做那种事了,于是就留了个便条上班去了

  这会儿李邦宪回来,屋里已经没有了酒气,房间里洁净如初,他拉开被子,看到张惠荣那美|乳|肥臀,像条美女蛇样蜷缩着身体,双手抱在胸前,深深的|乳|沟让他浮想翩翩他又想了,于是伸手去脱张惠荣的衣服,张惠荣忽然睁开了眼睛

  “大哥,你回来了”张惠荣眯着惺忪的眼睛问

  “嗯,惠荣,哥想”

  张惠荣坐起来,她穿了件薄薄的红毛衣,对|乳|房把毛衣顶了起来,她用手抓住毛衣下摆,胳膊举就把毛衣脱了下来,剩下件半截背心,抬屁股,裤子也褪了下来,她重新躺了下来,半截背心已经挡不住两座傲峰,下边的黑草地散发着迷人的芳香,张惠荣那双眼睛含情脉脉地注视着李邦宪,李邦宪早已迫不及待了,像只饿狼样扑了上去

  李邦宪直接进入了主题,趴在张惠荣身上努力地抽动着,张臭嘴贴在张惠荣的脸上,张惠荣把脸歪在边,下身劲量配合着李邦宪,但的此时心里是非常的不舒服,想起日记上的描写,她心里不由得怒火燃烧,眼里放出丝凶光······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新的新的飞跃

  张惠荣骑着自行车来到厂门口,现在正是上班时间,按照习惯,张惠荣老远就下了车,她推着车子走进工厂大门,门口的门卫看到张惠荣进来“啪”地立正敬了个礼,这让张惠荣很不习惯,厂里有规定,凡事厂长级的干部进厂的时候门卫都要敬礼的,进大门走几十米就是办公大楼,张惠荣却推着车子直往里走,路上都是赶着上班的工人,大家看到她都礼貌地打招呼问好,因为张惠荣是从线工人中走出来的领导,所以大伙见了都有种亲切感,要是李邦宪,工人看见了躲还来不及呢,就是厂里的干部也看见他也会退避三舍的,张惠荣快要走到二门的时候汀了,再往里走就是生产区了,那里已经没有她的岗位了,她现在已经是厂领导了,办公室就在办公大楼里

  张惠荣苦笑着推着厂长折了回来,来到办公楼前正准备扎车子,秘书小王飞快地跑过来接过车子扎好

  “张厂长,您来了,请进屋吧”小王领着张惠荣来到个办公室门口,这个办公室的门跟其他的门没什么区别,只是门上的牌子非陈,上面写着:业务厂长室

  推开门走进屋里,只见屋里里打扫得非常干净,桌子上放着盆花,是她最喜欢的君子兰,靠近门口放着脸盆架,墙上是块方镜子,张惠荣在镜子里看到了张俊美的脸,她注意到下巴处有点雪花膏抹的痕迹,急忙用手抹匀了

  “张厂长,我就在您隔壁,以后如果您有什么事,叫声我就会过来”小王泡了杯茶递给张惠荣说

  “没什么事,你该忙就忙吧”张惠荣感激地说

  “别客气,我以后就是您的秘书了,无论为你做什么事都是我的职责”小王说

  “哦,你把我们厂以前的客户名单给我整理下让我看看,我想了解下我们厂的这几年业务情况”张惠荣说

  “好的”

  “还有,我们厂所有的供应商的资料也给我看下”

  “张厂长,您稍等,您要的材料我马上就给您送过来,小王说着就出去了

  张惠荣走到窗前打开了窗户,股清新的风吹了进来,把她眉头上的绺头发下子吹到了脑后,眺望远处,只见条宽阔的马路伸向远方,马路上都是熙熙攘攘忙着赶路的人们,张惠荣转过身,身后是张别致的办公椅,屁股坐在办公椅上,办公椅发出“吱吱哑哑”的响声,原来靠背上有弹簧,底座有轮子,坐在上面可以转动她看到桌子上放着本万年历,便翻到了今天的那页,舀起钢笔工工整整地在上面写了几个字:新的,新的飞跃

  张惠荣端坐在椅子上,和车间比起来,这里的办公环境简直天壤之别,车间里永远有种刺鼻的气味,还有那“轰隆隆”的机器轰鸣声,她感到很对不起儿子建国,怀他的时候直在那种环境,听医生说对胎儿生长不利,要是以后儿子有什么三长两短,她这个做母亲的会内疚辈子的

  张惠荣正坐着发呆,门口人影晃,有人进屋了,抬头看,原来是李邦宪

  “李厂长,您来了”张惠荣站起来说

  “坐,小张,这个办公室怎么样?”在公共场合,他们总是保持着上下级的称呼,很少有人知道他们进步的关系

  “太好了,我非常满意”张惠荣说

  “满意就好,不过,你的涤却很重,你也知道,最近几年,我们厂的产值连年下滑,生产计划严重不足,如果我们还是靠上面下拨计划,到头来肯定是死路条,你现在的任务就是,稳固老客户,开拓新客户,如果能保证产值不下滑,你就是厂里的功臣”

  “李厂长,您放心,我可以向您保证,如果如果产值下滑,您可以随时撤换我,我保证以后每年产值百分之五的速度递增”

  “要是能这样,我就把多出来的那部分利润的百分之五给你提成”李邦宪高兴地说

  “真的吗?”张惠荣问

  “如果你不相信,我可以把这个问题放在厂务会上讨论决定,你可以跟厂里签订合同”李邦宪说

  “要是这样我就可以放手大干了,大哥,谢谢你”张惠荣说完立刻用手捂住了嘴,看看屋里没人来她纠正说:“谢谢你李厂长”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锋芒毕露

  张惠荣走马上任了,开始就锋芒毕露,表现出了非凡的公关才能,她南下北不辞劳苦,马不停蹄地把老客户全部拜访了遍,还顺便发展了几家有实力的新客户,可以说,只要她去了,没有攻不下的难关,针对不同的客户,她采取了不同的战略,有好酒的,她就跟他斗酒有好色的,她就送上美女业务员,有文化品位高的,她送的礼都是名人字画类的,也有大老粗,比较现实,她就直接送现金,张惠荣给他们量身定做套公关策略,结果只有个——马到成功广州有个叫广彩印刷厂,是个国营厂,原来半的印刷用纸都是临城造纸厂供应的,后来有家私营造纸厂打了进去,不但价格低,而且有回扣,虽然产品质量比不上临城造纸厂,但每年丰厚的的回扣对老总的吸引力是巨大的,广彩印刷厂便把业务慢慢地转给了那家私营企业,只是迫于上边压力,象征性地给临城造纸厂划拨了点计划,张惠荣打听到这位老总有喝酒的嗜好,只要酒喝好了,什么事都好说,知道了这些,张惠荣并不急于去扑捉这条大鱼,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她竟然每天开始喝酒了,个女人像男人样喝酒在当时并不是什么好事,她顶着来自各方面的压力坚持每天喝酒,有时候还和厂里的男同事对着喝,她体内好像有很多人们说的那种解酒的转氨酶,酒量越喝越大,开始天喝两,后来能喝二两,再后来三两,就这样,个月后她竟然能喝斤酒,她甚至能把厂里的男同事喝趴下

  心里有底了,张惠荣这才个人动身去了广东,下了火车,顾不上长途劳累直奔广彩印刷厂,这家印刷厂形势很大,看大门就知道实力雄厚,还不到下班时间,大门紧闭着,站在广彩印刷厂大门口,她显得格外引人注目,只见她肩挎着个漂亮的挎包,穿件涤卡花格格上衣,下身穿件紧身健美裤,脚穿双黑色的高跟鞋,这种打扮是眼下南方最时髦的,把厂里的门卫看得眼都直了,张惠荣来到门岗室递上了来是时候从厂里开的介绍信,门卫只顾看张惠荣了,竟然没有看到张惠荣递过来的介绍信

  “同志,我是临城县造纸厂的,麻烦你传达下,我想见见厂里的王总”张惠荣看看门卫没反应便说

  “哦,好好好”门卫这才低头看了眼介绍信,原来是供应厂家的业务厂长亲自来了,门卫自然是不敢怠慢,本来是应该先把张惠荣领到厂办公室的,由于时激动,竟直接把张惠荣领到了老总的办公室

  老总叫王万全,来的时候张惠荣已经摸清了他的全部底细,虽然厂里的工人都很怕他,张惠荣却点也不怯,她大大方方地跟着门卫进了王万全的办公室

  门卫冒然领着个陌生人进来,王万全正要发火,抬头,看到是个漂亮的女同志,立刻笑逐颜开了,王万全因为经常喝酒,把肚子喝成了将军肚,人称王大肚,他站起来的时候肯定看不到自己的脚,但看漂亮女人却能尽收眼底,眼前的女人长得实在是太漂亮了,肯定是哪个厂里派来的业务员,他心里不免打起了小算盘:还没见过女人喝醉是什么样子,这次得好好灌灌她,说不定把她灌醉了还能玩把呐

  “你是?”王万全疑惑地看着张惠荣

  张惠荣不失时机地递上了介绍信说:“我是临城造纸厂的张惠荣”

  王万全接过介绍信看,马上高兴地说:“原来是张厂长来了,怎么到的时候也不事先打个电话,我好派人去接你”

  “王总,我第次来咱们这个城市,想顺便走走看看这里的美景”张惠荣笑着说

  “张厂长,你在这里多住几天,我抽空带你好好转转”

  “哪能劳您大驾翱只要你能抽空去我们那个小县城的造纸厂指导指导,我就感激不尽了”

  听了张惠荣说这句话,王万全感到脸上阵发烧,按照国家的宏观调控政策,他应该对口进临城造纸厂的原纸的,虽然近几年国家宏观调控的力度逐渐减弱,但临城造纸厂如果到上面反映下,上面派人查他肯定会吃不消的,毕竟他转移原材料供应计划是见不得阳光的今天人家厂家来人了,再不给计划就说不过去了,他满脸堆笑地说:“张厂长,我定会去贵厂的,你看,现在已经五点多了,我备了点薄酒,今天为张厂长接接风”

  “不敢不敢,我是女同志,不喝酒的”张惠荣假装推辞说

  “嗯,不喝酒可不行,只要酒喝好了,其他的切都好说”

  “那恭敬不如从命了”张惠荣笑着说

  “好,痛快,我们坐会儿就走”王万全摇了几下放在桌子上的电话,电话接通了,王万全舀起来话筒:“马主任吗?你安排下,今天有位重要的客人,按最高档次定酒店,通知厂里的领导班子的所有成员参加,会儿让司机来接我们”

  张惠荣在边听着,心里不免有点紧张,看起来下面将要面临场大战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斗酒论英雄

  及时更新,果然,没多大会儿,外面传来汽车刹车的声音,看来来接他们的车到了,王万全站起来伸出手说:“张厂长,车来了,请吧”

  张惠荣走出门,门外果然团辆黑色的上海轿子,车身洗的乌黑发亮,尘不染,司机已经打开了车门站在旁边,王万全快步走过去站在车后门

  “张厂长,请坐”王万全伸出只手挡在车顶

  张惠荣客气地说:“王总,您请”她推辞了阵就势坐进了车内,王万全则绕到前面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

  司机发动了汽车,车子缓缓地开出了工厂大门,南方的马路宽阔而且干净,王万全不时地介绍着走的是哪条哪条路,天还没有黑,马路两边门店的霓虹灯就已经亮了起来,路上是车水马龙,人行道上到处是美女靓男,南方的夜景真美,张惠荣坐在车里望着窗外,车子拐了几下后她就分不清东西南北了,

  上海轿车最后在家五星级酒店的大门口停下来,王万全下来后打开了车后门,张惠荣从车里钻出来,王万全做了个请的礀势,只见酒店的大门在不停地旋转着,张惠荣进去后跟着旋转门走了圈走了了出去,出来看不得劲,原来还是在门外,她急忙又钻进旋转门,进入酒店大厅,王万全正在里面找她呢

  “哎呀,我以为你跑了呢”王万全看到张惠荣说

  张惠荣知道自己丢丑了,毕竟是第次到这种高档的地方,但她面不改色地说:“都说王总爱喝酒,我心有点怵了,还真想跑呢”

  “哈哈哈,张厂长真幽默,请上楼”

  王万全在前面带路,张惠荣跟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