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突破了圣人境,对夜家还是件天大的好事,于是他很真诚的拱了拱手:“恭喜大伯突破圣人境!”

  “呵呵,诸位客气了,侥幸突破而已。诸位努力,早晚都有这天的。三弟,你要加把劲,把最后步跨出去。庆功宴我看就免了吧,我现在心向道,其余切都皆尘土!”夜剑受到众人的夸赞和奉承,脸上神情却没有丝改变,依旧副淡淡的温和神情,副得道高人的模样。

  “父亲,父亲!你可要给孩儿做主啊,夜轻寒他”

  夜轻狂件夜剑宛如王者般,强势归来。脸上神情顿时激动万分起来,等待夜剑和众长老寒暄完毕,连忙插话上来,想着借着夜剑王者归来的势头,彻底把这事给了了。

  “啪!”

  回应他的是个响亮的巴掌,夜剑神情还是没有变,本巴掌将夜轻狂的嘴直接封住了,这才轻飘飘的收回手掌,淡淡的转过头看着夜轻寒说道:“少族长,轻狂给我宠坏了,你别在意!夜泉,还不把这个蠢货给我带回去?还嫌丢人没丢够?”

  334章夜刀的枪能拐弯?1

  334章夜刀的枪能拐弯?

  夜剑的个毫无烟火气的响亮巴掌,将众人震得愣,也将夜轻狂和夜轻闲震傻了,直到夜泉直接将夜轻狂两兄弟以及萧炎拉出了刑堂,众人才清醒过来,神情复杂的暗自思量起来。

  这夜剑唱的是那出啊?

  “大伯,不必如此,此事轻寒也有错!”

  夜轻寒微微笑说道,不过他眼睛却是再次眯了起来,他感觉到了丝危险!

  夜剑这几年在罪过崖看来不仅实力大进,举捅破圣人境,成为大陆顶级的强者。而且这心智也变得更加狠辣了啊。变得让他都感觉到非常危险了,伪君子往往比真小人更难对付!

  夜剑实力大进,本该意气风发,但是却平淡如水。今日和夜轻狂之间的纷争,想必他也知道了,但他非但没有借势发飙,反而副对夜轻寒服软,间接低头的态度。夜轻寒不相信,他们两人的仇恨夜剑会真正的忘记,心向道。所以他本能的感觉今日的夜剑,非常的危险。

  夜剑当然了解了事情的全部经过,昨夜他终于成功突破了最后步,迈入了圣人境。早上去后山请了罪,夜天龙很是欣慰,鼓励几句让他先回来休息,以后再封赏。

  他回到了阔别六年的西园小院,见到了他的九个姨太太。六年饥渴,本欲同搞搞群战,起喝喝早茶。不料却再次接到了下人的通道,夜轻狂和夜轻闲去了刑堂,击鼓鸣冤。

  他没有直接过来,而是让人打探了全部事情经过,这才匆匆赶来。

  夜轻狂能实力暴涨,他虽然很疑惑,但是却很是欣慰。只是当他老远就听到夜轻狂在刑堂愤怒的狂叫的时候,他无比失落!

  都是枪炮干出来的子弟,差距怎么就那么大?夜刀的枪莫非就能拐弯吗?

  将两个蠢货儿子直接巴掌拍了回去,夜剑含笑打量起,眼前这位生猛的让他都嫉妒的少年。他奋斗身都没得到的少族长位置,竟然被这当年被家族视为废物的少年轻松拿下了,而且还是永不更改的?

  “少族长,今天这事给我个面子算了如何?我会回去好好教育下,你两个不成器的兄长的!”

  夜剑温和的开口了,满脸慈祥的笑容很像个可亲的长辈。这话说得很有艺术,既给了夜轻寒很大的面子,又点名了兄长二字,意思都是家人,没有必要搞那么绝?

  夜剑开口,众人将目光投向了夜轻寒。毕竟夜轻寒如果要闹的话,最后将事情闹到后山去,夜轻狂可能又要去边陲小城吹海风了。

  “大伯说笑了,本就没什么大事,我和两位兄长闹着玩哪!”夜轻寒的眼睛更加眯了,满脸笑容,宛如个无害的亲和少年。

  “嗯,那就好!诸位有时间去我园子喝杯酒吧,我就先回去了!”夜剑很满意的点了点头,朝众人点了点头,准备离去。

  “等等!”

  而这时,夜轻寒再次开口了,将场中原本轻松下来的气氛,又变得紧张起来。

  334章夜刀的枪能拐弯?2

  “嗯?少族长,还有什么吩咐?”夜剑停住脚步,面色不变,很是尊敬的说道。他很懂规矩,虽然他已经达到了圣人境,但是日没有被赐予太上长老的位置,那么夜轻寒的地位永远比他高。

  “咳!“

  ”咳!”

  这时夜枪和夜天青,却同时假装咳嗽起来,两人纷纷朝夜轻寒递过去个眼神,意思很明显,事情到达现在的地步,已经非常圆满了,小祖宗,你别闹了行不?

  “嗯,还有件事情,我想征询下大伯的意见!”

  夜轻寒却宛如没有看到两人的眼神,微微笑,指着旁边的夜无边说道:“我想请求长老堂开个会,解除夜无边和萧炎的婚事。萧炎的品行不是非常好,无边嫁给他有些可惜了。而萧炎毕竟是大伯你的亲外甥,我想和你打个招呼,这事没有针对你的意思,只是”

  “嗯!”

  夜剑点了点头,直接挥手制止了夜轻寒的解释,反而很认真的说道:“少族长不用解释了,我懂了!这长老堂会议也不用开了,这婚事就此作罢。萧家我会去打招呼的,小事件,以后有这种事情,没有必要闹到长老堂去,直接和我说说就行!都是家人,没有什么说不清楚的,不是?”

  “多谢大伯成全,无边还不拜谢?”夜轻寒呵呵笑,眼中意味却是更加浓重了,转头对着夜无边说道。

  “嗯?”

  夜无边还傻乎乎的站着,正不敢相信的想着,自己苦恼了几年的婚事,为何在夜轻寒和夜剑两人轻飘飘的几句话就解除了?

  旁边的夜无双倒是清醒的快,连忙拉着夜无边重重跪下,磕头起来:“多谢夜剑长老成全,无双兄妹辈子感激你,多谢少族长,嗯,我啥也不说了!”

  夜剑温和笑,转身离去,步法依旧稳健有力,背影很是高大。

  事情闹完了,本来场轰轰烈烈的官司,在夜剑出场之后,被他毫无烟火气的巴掌,和几句轻飘飘的话就轻松解除了。没热闹可看了,众长老纷纷离去。而夜轻寒没有停留,客气寒暄几句带着夜轻舞和夜轻语离开了。

  回到寒心阁,夜轻寒让夜轻舞和夜轻语上去休息,毕竟闹了大半天,两人也很是疲惫。而他却是独自人坐在大厅,望着门外的排排风景树沉默起来。

  今日之事让他明白些东西,但是又产生了更多疑惑,让他了解了些暗地的危险,但是却发现更多的危险却悄悄接近。

  “少族长!”

  就在这时外面翠花带着几人走了进来,赫然正是夜天行和夜无双兄妹。夜天行不是不想解除这婚事,而是他无力解除,今日夜轻寒算是帮了他们祖孙三人个大忙,刚才不好当面说,现在肯定要来登门感谢下。

  “少族长,你要小心夜剑!他很危险”

  番感谢,番客气,番寒暄。夜天行留下句传音,带人飘然离去。

  夜轻寒送别几人,再次对着门外的拍风景树沉思起来,无须夜天行提醒。他知道,此时的夜剑很危险,十分的危险,比他以往遇到的任何个敌人,都要危险!

  335章老子当年怎么没把你射墙上?1

  335章老子当年怎么没把你射墙上?

  夜剑回到了自己居住的园子,拒绝了九姨太要和他喝茶的邀请,直接去了书房。书房内,夜泉在般恭敬的站着,而夜轻狂和夜轻闲则在地上低着头跪着,没有说话。显然是受到了夜泉的提醒,想通了某些事情,在这等着夜剑训斥哪。

  夜剑没有说话,直接坐下了,朝夜泉挥了挥手,示意让他出去。待夜泉出去,他才慢条斯文端起杯茶,慢慢的喝了起来。

  “懂了?”

  半晌之后,夜剑才把茶杯放下,淡淡说道。

  “孩儿明白了,是孩儿愚昧!”夜轻狂见夜剑终于开口了,松了口气,连忙和夜轻闲起说道。

  “懂了就好!”夜剑温和笑,把目光定在夜轻闲身上,开口了:“轻闲,你直接去练功房,什么时候修炼到诸侯境,什么时候出来吧!”

  夜剑笑容很温和,语气很清淡。但是夜轻闲的脸却瞬间变成了紫色。本还指望,他父亲强势归来了,他又可以成为名正言顺的二少爷了,可以整日流连在十三大街上了,没想到却被直接禁闭了。诸侯境!他现在才元帅境重,这这是要逼死他啊,他这修炼速度没十年想必是不能出来了。

  十年!难道要他,十年内靠撸管解决生理问题?

  “父,父亲大人,我能再外面修炼吗?我,我保证努力修炼”夜轻闲想到十年内天天只能撸管度日,不禁面若死灰。沉吟许久,终于鼓起极大的勇气,勇敢开口了。

  “两条路,要么按刚才我说的。要么你现在就去收拾东西,直接去边陲小城吧,这辈子就待那,终身别回夜家堡,两条路随便你选!”夜剑端起茶水,看都不看夜轻闲眼,继续淡淡说道。

  “额”夜轻闲傻眼了,这第二条比第条更狠啊,他可是听夜轻狂说了,他待的边陲小城的青楼女子。总共就十来个,还都是大妈级别,夜里去迟了都直接没货。对于他这种夜夜无美女不欢的浪子来说,这比杀了他更恐怖。

  所以他果断的选了第条,拼了,不就是撸十年管吗?难道就能撸断了?

  “嗡!”

  夜轻闲走,夜剑却是直接开启了圣域,将整个房间都笼罩了进去,同时他凝神探查了番,这才面色变得严肃起来,冷眼问道:“说说吧,你这身体是怎么回事?”

  夜轻狂嘴角露出丝苦涩,他和家族的解释,是当年他丹田被夜轻寒刺破,夜剑便花费了巨大代价,为他购置了大量灵药,保住了经脉。而后他有机缘巧合获得了枚火鳞果,经脉内的伤势这才完全恢复,这几年他拼命刻苦修炼才有这样的成果。

  但是他知道,这些鬼话估计家族很多人都在怀疑,更别说想忽悠夜剑了。当然,他原本也就没想瞒夜剑,重重在地面磕头,夜轻狂颤声说道:“父亲是魂种,有人在我身下下了魂种,而后用种诡异的丹药强行将我实力提升上来的!”

  335章老子当年怎么没把你射墙上?2

  “啪!蠢材!蠢货!蠢猪!”

  夜剑直保持的温和笑容,此刻再也保持不了了,直接甩了个大耳刮子,将夜轻狂扇飞出去,怒骂三声,脸色黑如木炭。

  “屠神卫,你这个混账东西,你竟然敢对我儿子下这东西?老子和你没完!夜轻狂,你他妈的脑子给猪拱了?这东西能接受吗?你这个蠢猪,老子当年怎么没把你射墙上?”

  夜剑越说越气,最后直接爆了无数粗口,在书房来回走动,似乎还不解气,抬起脚对着夜轻狂就是狠狠跺了几脚。

  “父亲息怒,我,我这不是报仇心切吗?你不知道这几年我过得多痛苦,我都几次想死算了!”夜轻狂被夜剑乱踢之下,只能捧着头,不敢躲避,而是带着哭腔的说道。

  “那你怎么不去死?要不要我现在成全你啊?”

  夜剑听火更大了几分,脚下闪电般重重踢出几脚,骂道:“你过的苦?你老子我还过比你得苦,要不是当年你对夜轻寒做的蠢事,老子会在问罪崖待了六年?”

  骂了几句,夜剑有些觉得似乎这样骂有失个父亲的尊严,停止了打骂,而是只手抓起夜轻狂,外放出丝战气,开始探查夜轻狂的身体起来。片刻之后才松了口气,阴沉的脸说道:“屠神卫,还算你事情没有做绝,要是动用了魂丹,夜轻寒你的性命就活不三十,哼!”

  “屠神卫?不是春哥吗?”夜轻狂痛苦的呢喃声,却没敢问,反而在身上阵摸索,掏出个信封,递给了夜剑说道:“那个给我下魂种的人,说,说将这个给你!”

  “哼!”

  夜剑迟疑了下,结果信封,直接撕开,拿起里面的信件细细阅读起来。

  只是他越看脸色越黑了几分,最后直接将信件抓起重重的砸在下面的书桌上,巨大的能量,信件和书桌直接化成了粉末,木屑空中飞舞,书房内被股压抑至极的气息所笼罩。

  “以后你给我老实待着,别再去招惹家族任何人,如果还有下次,我会亲手斩杀你的!千万别质疑我的话,老子说道做到,给我滚出去!”

  沉默半晌之后,夜剑才无力的挥了挥手,让夜轻狂出去,而后他却人面对着窗外,神色复杂,动不动,沉默的站立了良久

  夜剑沉默了许久,而夜轻寒却沉默了会,便站了起来,神情开始变得开朗起来。

  想了许久,他还是没想清楚,夜轻狂为何能打破体质实力暴涨起来。也没想明白,以后夜剑会用什么样的阴谋诡计,来对付他和他要守护的人。

  既然想不明白,他决定不想了,他决定用种霸蛮的姿态,去迎接即将来到的明枪暗箭。他决定,用绝对的实力将切阴谋诡计直接击破。在绝对的实力面前,神马都是浮云

  上楼和夜轻舞夜轻语解释了几句,他直接闪身进入了寒心阁,他要修炼,他要努力将实力练上去,让切的阴谋都见鬼去吧。

  灵皮已经炼化,现成的空间锁定玄奥,正等着他去参悟,只需参悟这空间锁定玄奥,再炼化经脉内灵皮带来的那股庞大的纯净的能量,他就能达到帝王境三重了。

  帝王境三重的实力,战兽合体之后,实力就能比肩圣人境重了,到时候夜剑要想玩玩的话,他就无所畏惧,随时可以奉陪了!

  336章仙宫女主人1

  336章仙宫女主人

  闪进逍遥阁,和鹿老寒暄了几句,夜轻寒走进练功房,开始准备修炼。

  炼化灵皮,让他脑海内多了种空间玄奥的知识。只是这种知识,现在是完全复制过来的,就像得到了本详详细细讲述空间锁定玄奥的书籍,但是这本书却还未去读,去理解。现在他要做的就是静心将这本书读完,懂得里面的意思,然后利用书里的知识,去战斗或者去辅助战斗。

  盘坐起来,静心凝神,他将精神沉浸在脑海内空间锁定玄奥内,开始细细体悟起来。

  “空间无处不在,无处不是,空间是构成这个世界最基本的物质,感悟了空间法则,天下何处不可去?何处不可有空间是由看不见的物质组成,而任何物质都是有独自的灵魂,有另类的生命的。当你去真心和它交流,和他去亲近,去了解它,去感悟它那么它就会亲近你,接受你,并且为你所用当这些物质完全接受你的时候,你就可以利用他们,将处空间内的物质排序规律改变,那么这个空间内的的空间运行轨迹将会改变,从而冻结空间内所用物质,从而形成——空间锁定玄奥!”

  空间锁定的玄奥,大概理论,在夜轻寒静心参悟了十多天之后,已经被他完全摸索清楚了。但是懂得理论,却不代表完全参悟它了,这就好比你懂了汽车的构造,并不代表你能制作部汽车出来,这中间有个过程,慢慢摸索实践的过程。

  继续参悟了两天,夜轻寒出了趟逍遥阁,探了探外面的情况,陪了夜轻语个下午,再次带着夜轻舞走进逍遥阁。

  和夜轻舞直接闪进练功房,夜轻舞被他带入逍遥阁几次,修炼了段时间,成果很显著。毕竟这里面的元气是神界的神灵之气,比炎龙大陆的天地元气高上个等级,修炼速度当然快。

  现在夜轻舞已经达到了诸侯境三重,夜轻寒准备让她在这修炼到去月家求亲之前,才出来。逍遥阁只要有他的气息的人就能进来,夜轻舞和他交合过无数次了,当然没有问题。而夜轻语还没洞房过,却是不能进来,当然夜轻语身体内有神晶,在外面修炼的速度也刷刷的快,也没必要进来修炼了。

  “呼这里的气息就是好闻!浑身都舒适啊!”

  夜轻舞再次来到练功房,神情非常兴奋,这里的气息让她有种身体泡在温泉中的感觉,非常享受。

  “呵呵,努力修炼吧,丫头,这地方不是谁都能来的,修炼速度可是比外面快十倍啊!”夜轻寒看着夜轻舞伸懒腰,浑身的曼妙曲线显露无疑,不由自主的吞咽了口唾沫这妮子被他滋润得,可是越来越诱人了。

  “十倍?难怪我修炼速度这么快对了,小寒子!你上次只是告诉我这是你获得的秘密宝物,还没详细和我说说哪!这是个洞府?还是个秘密空间?这地方就这么大吗?”夜轻舞听,来了兴趣,逍遥阁她来了几次,都是在这练功房内,每次问夜轻寒,他都是含糊解释了几句,现在夜轻寒主动说起了,她当然想问个究竟。

  336章仙宫女主人2

  “额”

  夜轻寒讪讪的抖了抖鼻子,因为鹿老的存在,他没有给夜轻舞解释太多。但是夜轻舞既然正式的问了出来,而且上次他也把鹿老的存在告诉了夜轻语,现在就是告诉夜轻舞也没多大关系了。沉吟下,他慎重的说道:“我和你说的,你别告诉外人,嗯!就是你爷爷暂时也别说,如果传了出去会出大乱子的!”

  “嗯!”夜轻舞见夜轻寒如此慎重,而且这地方这么神奇,她当然不是傻子,她明白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

  “其实,我们现在是在我的逍遥戒指内,这里是逍遥阁,是落神山山顶的小神阁,当日我在落神山”夜轻寒开始为夜轻舞详细解释起来,将事情的前前后后,详详细细全部说了清楚。

  “哇”

  夜轻舞听了半天终于明白了,她们现在居然在夜轻寒的逍遥戒内,这戒指不是空间戒指,而是空间神器。琢磨阵,却突然跳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