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时疫(1/2)

加入书签

  明菲想起胤礽,心里竟是有些说不出的怅惘,她并不怕钮钴禄氏进,相反在某些程度上她还是期待的,钮钴禄氏的到来不但能带来后的平衡,更重要的是她能减弱康熙以及孝庄停留在明菲身上的目光,分担了明菲的光芒让明菲显得不太特别。

  她忽然有些明白正史上为什么钮钴禄氏能生下阿哥而佟佳氏却只能抱养,还依旧不能将四阿哥记在她的名下,她到底是应该庆幸这不是正史所以她才有了阿宝,若不然她大概还是那个一生无子的佟佳氏。

  她将纷繁的思绪抛开,开口道:“二小姐如何了?”

  “二小姐的伤已经好的七七八八了,太医说在喝两贴药就好了。”

  明菲安抚的拍了拍想要下地的阿宝,隔了一回道:“太皇太后是不是给了不少药材?”

  “是”

  “那便用太皇太后的药材给二小姐煎药吧。”

  佩玉领了命,下去吩咐。

  明菲放了阿宝在地上扶着他走。

  十个月的阿宝嘴里有时会无意识的发出mama的声音,但显然想要发出额娘这么高难度的音节还是要等些时候,阿宝因为要走路,小手攥的紧紧的,连眼睛似乎都比往常睁的大,一个劲的迈着小短腿往前扑。

  王嬷嬷在一旁笑着道:“四阿哥的腿上真有劲,奴婢看着似乎隔几天就能自己走了一样。”

  明菲亲了亲阿宝,笑着道:“我也不指望着他现在就走,等满了周岁在走才好了。”

  明菲亲了亲阿宝,阿宝撅着小嘴立马回亲了一个,嘴里啊啊的示意明菲在扶着他走,明菲轻拍了她一下:“额娘现在忙,让嬷嬷扶着你走可好?”

  阿宝嘟着嘴巴看了看嬷嬷,嬷嬷立马恭敬的回了一笑,小阿宝瘪着嘴巴依旧拉着明菲的裙角。

  小孩子已经会表示自己的喜好了,只是那嬷嬷见着阿宝明显的嫌弃她,不禁有些害怕,贵妃说不定会因此不高兴。

  明菲并没有注意到嬷嬷的担忧,她不得不蹲下身子看着阿宝:“额娘有事,现在不能陪阿宝,阿宝乖乖的听话,做个好孩子,好不好?”

  阿宝的小脸上写满了失望,伸手搂住了明菲的脖子,小脸贴着明菲的脸。

  明菲知道她陪阿宝的时候不多,她并不是多么称职的额娘,她鼻子有些泛酸将阿宝抱了起来:“额娘带阿宝去看老祖宗好不好?”

  小阿宝在明菲的怀里拱了拱,很明确的表示额娘去哪我去哪。

  明菲失笑,将阿宝抱得更舒服了些,对着身后的下人道:“去太皇太后那谢恩。”

  明菲现在并不是多么喜欢将阿宝往孝庄和康熙跟前带,这个时机不对,她更希望的是这些人能将阿宝忽略掉,去的时候太子大阿哥和三阿哥都在,太子看见了明菲很高兴,拉着明菲的裙角问东问西:“弟弟还不会走?”

  明菲道:“现在让别人扶着他也可以走几步。”

  大阿哥是个虎头虎脑的男孩子,大着嗓子道:“那让四弟走一走。”

  三阿哥有些文弱,声气的道:“贵额娘不是已经说了吗,四弟要让人扶着走。”

  大阿哥被拆台,转头狠狠的瞪了眼三阿哥。

  孝庄笑着道:“行了,你们几个别争了,四阿哥能走的时候自然就会走,你们在争也没有用。”

  明菲道:“大阿哥今儿没去上课?”

  大阿哥本是要开口的,但见着太子已经张了嘴,便又忍着将话吞了进去。

  “夫子有事,皇阿玛便给大哥放了半天的假。”

  明菲抬头去看孝庄,孝庄沉声道:“你当知道这一次京城死伤的人不少,大阿哥的夫子家里有些事情。”

  明菲恍然的点了点头,当是家里有亲人去世了。

  明菲看着孝庄的脸色不好,便又转着话题道:“妾身是过来谢过老祖宗的赏赐的。”

  孝庄的脸色这才缓和了起来:“这一次又亏的你细心,才知道乌雅贵人竟是怀了龙嗣,若不然照着现在乱的样子,谁知道会出个什么事情,也当给你些赏赐。”

  太子忽然道:“老祖宗,胤礽是不是又要有小弟弟了?”

  孝庄和明菲都笑了起来,明菲道:“今儿借了太子的吉言,乌雅贵人肚子里的孩子必定是个小阿哥!”

  孝庄轻笑道:“咱们胤礽的话必定能应验的!”

  明菲瞥眼见着七岁的大阿哥嘴角不自主的往下撇了撇,明显的看着不屑。

  明菲的眉头微挑,这个时候就已经不和了?

  明菲跟孝庄正说着话,就听的明月跟前的小太监求见。明菲诧异的道:“二小姐有事?”

  小太监道:“太医说二小姐得了时疫。”

  孝庄的脸瞬时沉了下去:“怎么回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