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曲(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相公,不要这样嘛,相公、相公…”

阎罗老大好奇的看着蒙蒙追在君兰舟后面跑,而君兰舟抱著儿子理也不理她,兀自大步走向厨房。

“现在又是什么戏码?”

独孤笑愚哈哈大笑。“大概是弟妹又缠著兰舟要他开义诊了!”

阎罗老大也笑了。“蒙蒙那孩子真是善良啊!”“老爹,”独孤笑愚挤著笑眼说。“所以我说我们为兰舟担心全都是白费功夫的!”

阎罗老大摇摇头。“说什么稀世难寻,结果没两年就让他碰上了。”

独孤笑愚跷起二郎腿晃呀晃的,兴味盎然地看着蒙蒙和君兰舟又一前一后的从他面前经过,蒙蒙依然可怜兮兮地追在君兰舟后面。

“你相信吗,老爹,弟妹到现在还不知道兰舟会武功呢!”

“真的?”阎罗老大失笑。“她这么糊涂?还是愚蠢?”

“不是糊涂,也不是愚蠢,她是单纯,除非必要,凡事她都不愿想得太复杂,大概就是这样,她才能够不在意兰舟那种古怪性子吧!”

阎罗老大直点头。“他俩可真是合对!”

独孤笑愚又噗哧笑了。“确实、确实,一个狠毒,另一个善良;一个小气,另一个大方;一个沉闷,另一个活泼;一个深沉,另一个单纯,他们真是再合对不过了!”

阎罗老大喝了一口茶。“啊,对了,我曾见兰舟宝贝兮兮收藏著一件相当简陋的棉袄,坚决不让蒙蒙扔掉,你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吗?”

独孤笑愚颔首。“知道,是弟妹亲手为他缝制的,听兰舟自己说,他们刚成亲那半年多,他可是让弟妹吃足了苦头,但弟妹不但半句怨言也没有,还开开心心的跟著他吃苦,有颗热馒头吃,她就很欢快了。”

“真的?没听蒙蒙提过呀!”

“我问过弟妹了,她回我什么老爹知道吗?”

“回你什么?”

“她忘了。”

“忘了?”阎罗老大怔了怔,继而感动的摇摇头。“可真是个好女人,难怪兰舟那么快便为她倾心。”

“嗯嗯,说到这,我就想到…”

话刚起头就断音,是被他们后面传来的一声低喝活生生斩断的,两人不约而同回过头去…

“闭嘴!”

“是,相公。”

“我说过,不许你再提义诊的事!”

“是,相公。”

“也不许再提回中原的事!”

“…”“‘是,相公’呢?”

“人家也不行回娘家吗?”

“…我会带你回去。”

“那就顺便开一下义诊又有什么关系?只要…啊,相公,人家还没说完,你怎么可以跑了!”

你追我赶又开场了。

那两人身影一消失,阎罗老大与独孤笑愚就开始捧腹狂笑,笑得差点喘不过气来。

“那两个…真是宝一对!”

“老爹猜,他们谁会先认输?”

“你说呢?”

“这个嘛…”

两人相视而笑。

晚一些时,父子俩正在下棋,君兰舟突然怒冲冲的跑来把儿子塞入独孤笑愚怀里。

“干嘛?”独孤笑愚错愕地问。

君兰舟没有回答他,迳自回身面对随后追来的蒙蒙。

“闭嘴!”

“是,相公。”

“我会带你回娘家。”

“是,相公。”

“再开一个月义诊。”

“是,相公。”

“多一天都不行。”

“是,相公。”

“多一个时辰也不行。”

“是,相公。”

“回来后就不许再提义诊的事。”

“是,相公。”

“去准备行囊!”

“是,相公。”

蒙蒙欢天喜地的跑走,君兰舟再回过头来,脸又板起来了。

“大哥,我儿子交给你了,他正在长牙,很会哭闹,我会给你一些葯粉抹在他的牙根上,他就会安静了。”说完,他也走了。

独孤笑愚怔了好一会儿,再低头看看小娃儿,苦笑。

“我是猜到兰舟会先认输,可没想到他会把儿子塞给我呀!”

“谁让你是大哥呢!”阎罗老大拍拍儿子的肩膀安慰他,眼睛、耳朵、鼻子都在偷笑。“想当年我也是这么辛苦过来的,拉拔弟妹不够,还得拉拔弟妹的孩子,责任从头背到尾,到现在还得担心你们的亲事…”

“现在是我在担心好不好!”“我可没有全都放著不管,我也在帮你担心呀!”

“担心还能用帮的?”独孤笑愚喃喃咕哝,起身“算了,谁教我是万能的大哥,有什么问题,说吧、说吧,我全扛了!”话落,他抱著娃儿走向自己的房间,并扯嗓门大喊。“老婆,救命啊!”门开,宫雪菱慌忙探出头来。

“什么事?什么事?”

“老婆,我们又多一个儿子啦!”

“耶?”

【全书完】

编注:欲知“七修罗”系列其他故事,请看玫瑰吻297《笑问生死缘》。

wwwcom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