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桃庄辞行,相忘江湖(1/2)

加入书签

  第五十六章桃庄辞行,相忘江湖

  两天前。

  百里嫣睁开眼睛,却闻到了满鼻子的香味,她腾地坐起,看到了饭桌之上,琳琅满目的饭菜,居然还有一坛女儿红。

  百里嫣揉了揉眼睛:“我不是在做梦吧?明明昨晚不是这些啊!”

  “早啊,百里!”林奉源推开门,站在门口,手里还端着一个药碗,笑的温文尔雅。

  百里嫣看了看林奉源,又看了看满桌的饭菜,才终于知道自己不是在做梦:“你不敲门就进来?我都没有允许你进来,你怎么能随便进别人的家呢?”

  “我这不是怕吵醒你吗?反正我又不会对你做什么,我林奉源可是个正人君子!”

  “你哪来的钱买这些东西啊?还有一坛女儿红呢!”

  “当然是管段捕头借的啦!我知道你喜欢喝酒,就买了一坛,不过你可要少喝,因为你的病还没有好呢!”

  一边说着,林奉源已经来到了百里嫣的面前,用汤匙舀起一勺药,放在唇间吹了吹,然后递到百里嫣的嘴前:“不烫了,喝吧!”

  百里嫣只觉得怪怪的,脸也红了起来,不过好在自己还在生病,看不出任何异样,百里嫣喝下后,从林奉源手中将药碗夺了过来:“我自己会喝!”

  林奉源笑着站在一边,没有说话。

  等到百里嫣喝完,林奉源才走到饭桌前:“来吧,都是些清淡的饭菜,准保都是你喜欢吃的东西!”

  衙门里,段如霜正满面哀愁的看着天空浮云。

  “呦,段如霜,第一次来找你,没看见你在悠闲的晒太阳诶,有心事啊?”文珠儿走到段如霜旁边说道。

  段如霜叹了口气:“还不是林公子麽!他今个一大早又问我借了好几两银子,他又不出去京城,也不知道拿去干什么,你也知道,我是个穷人嘛!”

  “入赘我们文府,你不就是有钱人的女婿了!”看着段如霜窘迫的脸,文珠儿大笑起来,“本姑奶奶跟你开玩笑呢,瞧你认真的样子!”然后在段如霜的旁边坐了下来,“我已经听小不说了,林奉源那个书生跟你说,等他中了状元,就把所有的钱都还给你!”

  “但愿吧,你呀,让你爹多给我点俸禄,我也就吃喝不愁了!”

  “你要是真在意俸禄,早就不做捕头了吧!”文珠儿无奈的说道。

  段如霜看了一眼文珠儿的衣服,笑道:“怎么这件衣服没看你穿过?”

  文珠儿一听来了兴致,站起来转了一圈:“好看吧!这是连空姐新给我做的衣裳!”

  “果然还是女人,像我们男人,一两件衣服都能穿上一辈子了!”

  “哼!本姑奶奶就是爱买衣裳,你管得着吗?”文珠儿将脸别向一边。

  “你呀,口是心非,其实你就是想多光顾连空姐的绣房吧!”段如霜笑道。

  文珠儿脸一红,有些扭扭捏捏的说道:“要你管啊!”

  “珠儿,这件衣服很漂亮,既能勾勒出女人的曼妙身姿,又有着男人的凌厉洒脱,连空姐真是好手艺!”

  “算你识货,段如霜,我的衣服可都是连空姐做的,上面的图样也是连空姐亲自绣出来的,她知道我不喜欢女人的衣裳,花花绿绿的,所以连空姐给我做的衣裳,是很特别的,既有女人的味道,也有男人的味道,所以我才特别的喜欢,自然就总去连空姐那里了!”

  “连空姐这样才貌双全的人,没有心上人吗?我看连空姐的岁数也不小心了,早就该嫁人了才是!”

  文珠儿摇摇头:“连空姐不喜欢我过问她的过去,想必,一定是受到了什么伤害,才想要孤独一生吧!”

  一天前。

  百里嫣推开房门,伸了个懒腰,生病这样的事,果然还是讨厌啊!

  远远的就看见林奉源提着饭盒走了过来:“今天百里你精神了许多啊!”

  “一大早就过来送早饭,林奉源,你什么时候从书生变成了侍从啊!”

  林奉源大笑起来:“有力气开玩笑了,看来你的病是完全好了,那我带来的药,还喝不喝啊?”

  “反正你带都带来了,那就喝了呗!以后想喝你熬的药还喝不到了呢!”百里嫣笑着说道。

  百里嫣不明白,与林奉源才认识三天,就好像认识了好久一样。

  林奉源每日都来给百里嫣送饭,还会带上好酒,已经很久没有人跟自己作伴了,都已经忘记被人照顾的滋味了。

  百里嫣还是没有打算去盟主堂,林奉源应该就要走了吧!

  他们一起在这山田间玩了整整一天,就好像过了半生,终于找到了这样一位惺惺相惜的朋友。

  时间过得很快,夜幕再一次降临。他们躺在田野间,望着天上的繁星。

  百里嫣枕着自己的手臂,呼吸着夜里清凉的空气:“好久没有像孩子一样的玩闹了!”

  林奉源微笑着说道:“你是当女侠当的太久了,你应该为自己活着。”

  “我活着,就是为了做一个女侠,我不想毫无意义的过一辈子,女人,不一定要在闺中相夫教子,我百里嫣,就是要做一个威震江湖为民请命的女侠!”

  “你是我遇到的女人中,最特别的一个!”

  “看来你遇到的女人很多喽?”

  “不是,你可别误会我啊!我只是想说,我见过的那些女人,要么就是在闺中哀怨哭啼,嫁给了从未见过的夫婿,要么就是柔柔弱弱的,没有一个像你一样,豪爽洒脱,百里,你真的很特别,就算是生病了,也还是那么坚强!”

  百里嫣笑了起来:“这算什么啊!不比流血强多了!”

  空气却突然安静了下来,只能听得到不知名的鸟儿夜里的啼鸣,很安静。

  百里嫣扭过头看了看林奉源:“你怎么不说话了?”

  “百里,我明天就要走了!”林奉源的声音有些低落。

  百里嫣这才想起,林奉源是要去进京考取功名的,便笑道:“走就走了呗!”

  林奉源扭过头,看向百里嫣:“我怕我走了,你还会像以前一样寂寞!”

  “寂寞算得了什么?我还有风大哥,还有江湖朋友啊!”

  “可是你生病了,他们会照顾你吗?你饿肚子了,他们会知道吗?你一个人寂寞难过了,他们会来陪你吗?百里,我知道你很寂寞,我也知道你坚强到不需要别人作陪,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很心疼你,我想留下来陪你,却又不得不去考取功名,我要做大官,要扬名立万,要让我的爹娘过上好日子!”

  百里嫣突然流泪了,她是一个宁愿流血都不会流泪的人,突然,她的心慌了,还从没有人,对自己说过这样的话,每一句,都敲得心脏好疼。

  林奉源突然侧过身抱住了百

  里嫣,将脸埋在了她的脖颈间。

  凉凉的感觉,林奉源他也哭了吗?果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