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五章巫氏母子闻思苏醒(1/2)

加入书签

  巫涅推门而入,闻声,坐在东方闻思床边的巫溪扭过头看向他。

  “娘,小宫主还没醒吗?”巫涅看了一眼面容已经恢复血色、呼吸沉稳、但却没有醒过来迹象的东方闻思,说道。

  巫溪失望的摇摇头:“没有,但漆昙说过,她很快就会醒的,我已经日夜照顾小宫主五天五夜了!”

  “您别太担心了,既然是漆昙药师说的,那就不会有意外的!”巫涅安慰道,随即又问,“紫魄大人可是来过?”

  “每天都有来,不过只在亥时来一次,带些珍贵的药汤给小宫主喝!”

  巫涅点了点头:“紫魄大人为什么要对小宫主那么好?就像是对待女儿那般,我从来没见过他对别人这么好过!”

  巫溪面容一变,急忙说道:“大人的事,你少打听!对了,我已经听说水涟漪的事了,她真的被宫主关起来了?”

  “是啊,这一次水护法可要吃尽苦头了,宫主最痛恨的就是她身边的人背叛她!”

  巫溪刚要说话,便传来一个轻柔而虚弱的声音:“水姨娘她怎么了?”

  巫溪和巫涅同时看向了躺在床上昏迷已久的东方闻思,她终于醒过来了,巫溪是喜极而泣,一边抹眼泪一边说着:“小宫主,你可醒了!”

  巫涅也露出些许笑意,算是放下心来!

  “奶娘,巫涅哥哥,水姨娘她到底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啊?”

  “因为铜镜想要去救被八大门派抓走的琳琅,而水护法又违抗宫主命令私自放走了铜镜,自然是要受到惩罚的!”巫涅说道。

  东方闻思急忙坐了起来,因为牵扯到伤口,顿时生出冷汗来,刚恢复血色的面容又变的惨白起来:“巫涅哥哥,我想去看看水姨娘!”

  巫涅说道:“不行,宫主吩咐过,谁都不得前去探视!”

  “小宫主,你才刚醒,不能到处走动,要好好养伤才是!”巫溪担心的说道。

  东方闻思叹了口气:“奶娘,我已经没事了,就是伤口还有点疼而已!去看看水姨娘的功夫,应该没事的!”

  “你昏迷了五天五夜,好不容易醒过来了,你又想违抗宫主命令,如果你去看水涟漪的事情被宫主知道了,将你一起惩罚了,你这身子还怎么受得了?”

  “她会死吗?”

  巫涅笑道:“她的命硬着呢,怎么会死呢?就是吃点苦头而已!”

  东方闻思低落的垂下头,尔后抬起头,水灵灵的大眼睛闪烁着期待的光芒:“那我去看看白狐总成吧!”

  冰魄宫遭此劫难,想必白狐也是要受到牵连的,也不知他怎么样了,东方闻思确实有些担心。

  巫溪哑口无言,只得看向巫涅,求助于他。

  巫涅便说道:“小宫主,冰魄宫已经毁灭,白狐作为冰魄宫的残党,宫主没有处死他已经很仁慈了,如今他被软禁在烈火宫里,成为有名无实的烈火宫宫主,谁想去看他,都得向宫主请示!”

  “连白狐都遭殃了!”东方闻思**气来,也没有力气大喊大叫,只是重新躺下,用被子把脸蒙上了,传来小声而沉闷的声音:“我讨厌所谓的战争,什么正道魔道,还不都是人,为什么人要分高低贵贱,为什么魔宫的人不能有朋友,为什么我的自由都要受到别人的控制,难怪紫魄哥哥会一个人住在禁地,难怪他那么喜欢会自由飞翔的蝴蝶!”

  巫溪叹了口气:“小宫主,这世道就是这样,这江湖身不由己,你在这曼陀罗宫里受尽紫魄的无限宠爱,宫主之下万人之上的尊敬,你还不知足吗?”

  见东方闻思许久没有动静,巫溪只当她是睡着了,便打算把她脸上的被子拿下来,生怕她闷坏了,谁知手刚要抬起,东方闻思就将被子推开了,噘着嘴道:“奶娘,是不是我不能去看水姨娘和白狐?”

  “当然了!”

  “那别的事情我是可以做的?”

  “那要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