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七章 主动相见,愉悦欢喜(1/2)

加入书签

  这已经是常欢在不堪剪的门口站的第二个时辰了,他没有走,也并没有叫人前去通报。

  似乎还在想,自己到底应不应该来见一品红,就算她见自己了,自己还可以说些什么!

  那封让江圣雪捎给她的信,也不知她是看了,还是烧掉了!

  再加上皇甫云失踪的事,此刻常欢倒是有些心烦意乱了。

  或许这个时候,还不是跟一品红叙旧的时候,叙旧……自己跟一品红,恐怕连朋友都不是吧……

  自嘲的笑了笑,常欢转身欲走。

  却在这样的深夜之中,听到身后门被打开的吱呀声响:“公子,主人有请!”

  常欢有些难以置信的愣在那里,还以为这只是自己的幻觉,一品红真的主动让自己进不堪剪去?

  “公子,你再不进来,我可要关门了!”那老妪似笑非笑的说道。

  “进,这就进!”常欢停止了胡思乱想,急忙走进了不堪剪。

  老妪在前面缓慢的引路,常欢走在后面,感觉到心脏跳得越来越快,不禁苦笑起来:常欢啊常欢,你也有这种窘迫的时候!

  那老妪先进了一品红的房间,过了一会,便走了出来:“公子请进吧!”

  那老妪退下后,常欢便也吸了一口气,走了进去。

  一品红站在窗台前,背对着常欢,那一袭白色里衣,看起来单薄而孤寂。

  “一品红姑娘,我没想到,你会让我进来!”常欢沉声说道。

  “常公子,我也没想到,这一次你在我不堪剪的门口,站了两个时辰也没有大呼小叫!”一品红的语气听起来倒是轻松得意。

  想到以前的事,常欢也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姑娘就不要再拿过去的事来取笑在下了!”

  一品红始终没有转过身来,如果此时常欢站在她的面前,定会现,她的表带着惊讶,还有欢喜。

  她曾以为,这辈子和常欢也就形同陌路了,尽管还有一封信的牵绊,但是男人,都不可信,不是吗?

  又不禁望了一眼那青白瓷瓶中干枯的红色长叶,内心中突然涌出一个想法。

  她轻轻拾出一片红色的干枯长叶,缓缓地转过身来,将它递到常欢的方向:“你说,我该不该把它丢掉?”

  常欢看着一品红的脸看的愣了神,这张面容还是那般清冷绝美,他有些不舍的将视线移到了她的手中,说道:“你肯听我的吗?”

  一品红点点头。

  “那就丢掉吧,它已经枯掉了,再也配不上你了!”

  一品红轻声笑了起来,这也是常欢第一次看到一品红这样轻松温柔的笑容,凌乱的心竟然变得愉悦起来。

  “好,明天我就叫人把它们全部丢掉!”说着,再一次转身,将那红色长叶丢进了青白瓷瓶里,“连带着这只瓷瓶!”

  “其实你早就想把它丢掉了吧,否则又怎么会听我的意见!”常欢笑道。

  一品红缓缓走到桌旁,坐了下来,也指了指对面的木椅,示意常欢坐下:“想过,可是不舍得!”

  “为何?是很重要的人送你的?”常欢一边坐下一边问道。

  一品红的目光暗淡了一下,随后说道:“深夜前来,又一声不响,你到底是有事,还是睡不着觉前来我这不堪剪吹风?”

  常欢叹了口气:“说来话长,今日是皇甫云和一位名为凤绫罗的女子成亲的日子,你可知道?”

  “这件事在江湖上早已不是秘密了,不过皇甫盟主不让太多的人知道,所以邀请的人也都是些江湖前辈!”

  “那你一定不知道,皇甫云失踪了吧!”

  一品红难以置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