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来他们yi边做任务yi边向北,前些天想到朋吉的导师西泽的生日快到了,就接了个送东西到金犀城的任务yi起到金犀城来,顺便看看蓝度。

  蓝度彻底体会到了什么叫“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最近yi段时间他就没这么高兴过,完全把刚才的不愉快抛到了脑后。到听说他们要玩到国祭后才走,就更不得了了,拉着朋吉他们炫耀自己最近的发明,yi定要这几人好好看看自己的设计。

  几个好朋友闹到最后,莱亚几人满身酒气回了旅店,朋吉和蓝度则直接骑马奔向史兰奇。朋吉每次回来都住在西泽导师那里。

  第yi章森林学院出海吧! 第三十九节 求救的杰克

  更新时间:2008yi8yi7 21:23:20 本章字数:4647

  和朋友的相会让蓝度的坏心情yi扫而空,第二天早早地起床冥想,今天他要去找普普齐纳导师讨论如何让那些大贵族们答应在房顶上安幻像魔法阵的问题。

  “蓝度蓝度,今天你还要去量房子吗?”

  杰诺从它安在屋顶绿叶间的小窝里探出头来。

  “今天不去了。那事情已经做完了。昨天我遇到了莱亚他们,今天我去找导师商量点事,然后就去城里找他们。你要去吗?”

  蓝度yi边洗脸yi边问。杰诺从屋顶跳下来,蹲在他旁边挥着爪子:

  “那安索也来了?我要他又招了哪些宠物,最好有厉害点的可以和我打yi架。”

  “你呀,除了吃饭就是打架。我让你看的人呢?不会忘了吧?”

  “怎么可能?我yi直盯着呢。不过从那天以后那个胖子就yi直在学院里没出去。会不会是你想多了?”

  “是吗?”蓝度抓起制服穿上,对杰诺张开手:

  “希望是我想多了。我要走了,快上来。”

  杰诺窜到他怀里找个舒服的姿势待好,蓝度拉上门向普普齐纳的研究室走去。

  研究室里的人不多,看来大家都在自己的研究室里赶着做国祭用品呢。虽然知道现在时间挺紧的,不过蓝度是打定了主意今天yi定要休息yi下了。再忙下去他怕自己就要晕头了。

  “导师,我来了。”

  普普齐纳看到他,招招手让他过去。

  “今天怎么这么早就来了?你的测量报告昨天不是让西曼带回来了吗?今天你就休息yi下吧,这些日子辛苦了。”

  蓝度点点头说:

  “今天我就是来说这件事的,我今天想请yi天假。不过在这之前还有yi件事要办。就是那些幻像魔法阵的问题。我们点是定好了,可还没有让那些人家同意。他们都是大富大贵的人,我们去说人家都不搭理。我看最好还是导师您去请yi个皇室的成员出面和他们协商比较好。再怎么说这种事情还是他们有身份的人说来才有人听。”

  “那件事啊,已经解决了。”

  普普齐纳笑着说:

  “今天早上德格利斯少爷就派人来说,皇太子殿下已经亲自出面和这些贵族们都谈好了,无论我们要在谁家房顶安魔法阵他们都会全力支持。不你去找他提的吗?人家还代问你好呢。”

  “德格利斯?”

  蓝度愣了,没想到他的动作还真快。不过即然他把事情办好了,也就省了自己不少事。蓝度无所谓地想着,和普普齐纳道了别,准备先去水系分院找朋吉,享受自己难得的假期。

  *******************************************

  日子就在忙忙碌碌的工作c与朋友的聚会和对莱西利邀约的拒绝中滑了过去。很快,建国日到了。

  事前蓝度就想到了这次用出的这些新鲜东西肯定会吸引不少人来观看,可是他没想到会有这么多。站在内城的yi座魔力转换阵旁,蓝度看着下面街道上密密麻麻水泄不通的人流,暗自庆幸自己是“工作相关人员”,不必到下面去挤鱼罐头。

  和身边看护魔法阵的魔法师打个招呼,蓝度带着几个助手赶往下yi个魔力转换阵。为了这次的国祭,他们在全城yi共安放了三百多个魔力转换阵,其中外城有九十八个,内城yi百零九个,皇城yi百二十个。因为是第yi次使用的新物品,普普齐纳担心国祭中途会出现意外,把所有炼金分院的学员老师分成几组全派了出来,还请来了别的yi些炼金师帮忙,分别检测这些魔力转换阵的运行情况。蓝度负责的就是内城区的yi部分。由于国祭,内城区也难得地准许普通民众进入观礼,这才造成了蓝度看到的大街上人满为患的情况。

  用浮空术从yi个个房顶上飞过,蓝度眼看就要完成任务。他正在盘算着等会儿去找莱亚小队庆祝yi下,远远地有个魔法师飞了过来。

  “请问是蓝度z柯尔莫多阁下吗?”

  “是,我就是。有事吗?”

  蓝度和对方互行了法师礼,来人有些焦急地说:

  “主祭场那边的幻景魔法阵有几个出了问题,普普齐纳先生现在在皇城里脱不了身,他让我来请阁下去处理。”

  蓝度yi听立刻把手里的事情交待给助手,向主祭场飞去。现在离正午的祭典没多少时间了,如果真的出了问题,他们整个炼金分院恐怕都要担责任的。

  来到主祭场,这里是yi片巨大的被高墙包围的广场,中间yi座华丽的祭台四周是观礼席。因为只许皇室c贵族c国宾和祭祀人员进入,所以比外面大街上安静了不知多少倍。现在人都还没来,整个广场空荡荡的。幻景魔法阵被分别安放在周围高墙上,蓝度到的时候已经有几个炼金师在挨个检查。蓝度问清了有问题的魔法阵走过去看了看,原来是动力系统和魔法阵的连接出了问题。由于这里也使用了魔力转换阵,负责这里的检验工作的是外聘来的炼金师,对这种新的魔力传导装置不熟悉,才会yi时解决不了。他三下五除二处理好了问题,又给这几位“外援”讲解了魔力转换的原理。都是极有经验的炼金界高手,几个人yi听就明白了。当他们知道蓝度就是这些魔法装饰的设计者时,都大吃了yi惊,纷纷围观这个最年轻的“炼金天才”,蓝度吓得落荒而逃。

  出了主祭场,蓝度准备去找莱亚小队的人。谁知到了外城yi看,那人潮比内城还要多,哪里还找得到人。没办法,蓝度只好打着“检查魔法阵”的幌子从房顶上飞过,绕到了易悠家。跳到院子里yi看,易悠果然在家。

  “易悠大哥,你怎么没去外面看看?难得的国祭啊。”

  易悠正坐在树下喝酒,温温吞吞地说:

  “你觉得外面那个样子,我去了能看见什么?除了人还是人,有什么好看的。你不也被挤到我这里来了?”

  蓝度嘿嘿yi笑,自觉地拿过yi只杯子倒了酒yi起喝。易悠酿的寒梅酒清雅中带着yi股梅花香,蓝度喝了yi次就上瘾了,两人你yi杯我yi杯,这酒yi直喝到天黑。华灯初上的时候,蓝度拉着易悠yi起爬上房顶。只见远处的主街上yi排排魔法灯亮了起来,五彩缤纷,像是给整座城市穿上了彩衣,金犀城显露出和往日不同的华贵大气。离着这么远,两个人都听见了大街上传来的人群的惊叹声。想必所有的人都被这种奇妙而美丽的新事物征服了。

  “恭喜啊,你的设计成功了。”

  易悠对蓝度举杯,为他高兴。蓝度也很激动,他心里有了yi种前所未有的满足感。

  两个人边喝边看边聊,很快就到了半夜。金犀城今晚的庆典会yi直举行到第二天早晨,所有的人通宵狂欢,蓝度也打定主意要在易悠这里赖yi个晚上,喝光他的酒。这人真是见不得别人有好东西-_-易悠看出了他的打算,想着能宠他的机会可能也不多了,摇摇头没有点破,陪着他yi起喝。可惜蓝度偶尔动yi次坏心思就没能成功,突然跑来的杰诺打断了他们。

  “蓝度,快回学院,出事了!”

  蓝度喝得有些迷糊,yi时没反应过来。

  “杰诺?你刚才说什么?”

  杰诺扑过来跳到他腿上大叫:

  “出大事了,你还在喝酒!你再不回去就要出人命了!”

  听到这句话蓝度yi下子清醒过来,抓着杰诺问:

  “怎么回事?你说清楚。”

  “具体我也不清楚,只知道皇太子遇刺了。杰克到了魔法学院被我遇到,说是找你求救的。正好潘不在,我让他在家里等着,你快回去吧,我看他的神色应该是不得了的事情。”

  蓝度yi听,立刻意识到事情肯定非常严重,不然以杰克的性格不会走投无路到要向自己求救的地步。他和易悠道别站起来就向门外跑。易悠叫住他:

  “蓝度,最近这城里的风向不对,可能会有yi场大乱。你小心yi点。”

  蓝度对他点点头,带着杰诺消失在夜色里。其实这场乱子早在几个月前,蓝度也看出了yi点苗头,所以上次才会提醒杰克,没想到他还是没能躲过。虽然蓝度是个极讨厌麻烦的人,对这样的政治斗争更是半点兴趣也没有。不过现在他的朋友被卷了进去,蓝度知道自己难免也要参上yi脚了。

  为了赶时间,蓝度yi出城就让杰诺变回本体,驮着他直奔学院。由于几乎所有人都去了金犀城,他们很快就悄悄回到了绿韵浮阁。进门yi看,杰克颓丧地坐在客厅里,脸色灰白,yi副六神无主的样子。听见门响,他紧张地抬头看,见到蓝度的时候眼睛yi红,差点哭出来。

  “蓝c蓝度,怎么办?我完了。”

  蓝度走过去给他倒了杯水,说:

  “你别着急,慢慢说,究竟怎么回事?”

  杰克喝了点水平静了yi下,开始说出整件事情:

  “白天的时候还好好的,我和伊利那尔兄弟还有几个学院的同学yi起看了祭典,然后伊利那尔两兄弟说要请我们喝酒,我们就去了娜娜酒馆。在那里开了个包厢,yi直喝到半夜。不知怎么的,我喝着喝着就睡着了。后来那两兄弟把我叫醒,我发现其他人都不见了。伊利那尔兄弟告诉我说他们家的人从宫里传来消息,皇太子遇刺了,刺客用的是我的剑。他们说现在到处都在抓我,叫我快跑。开始我还不信,可yi摸身上,我的剑真的没了,我才知道他们说的是真的。后来我就跑,可在这里我除了骑士学院的朋友,就只知道你这里了。学院我是不敢回去了,只到到你这里来。蓝度,怎么办?如果他们真的以为是我做的,那我就死定了!而且还可能会连累我的家族啊!”

  杰克越说越慌,这个少年第yi次遇到这样的事情完全没了主见,就像抓着救命稻草yi样希望面前这位朋友能告诉他该怎么做。

  蓝度让他别急,坐下来仔细想了想杰克说的事情,问:

  “杰克你说的剑是怎么回事?”

  “那是yi把名贵的魔法剑,是希尔德本伊利那尔送给我的礼物,还帮我在上面刻了名字,最近我yi直带着,所有人都知道。”

  “是他送给你的?”

  蓝度忽然想起来上次在月光酒店看见杰克带的那把剑,yi个可怕的想法跳了出来。急忙问:

  “上次皇太子在月光酒店遇刺的时候你是不是也带着那剑?”

  杰克不知道他为什么问这个,还是老老实实回答:

  “是啊,我带了大半年了,因为很喜欢,从不离身。”

  蓝度觉得自己好像想明白了yi点,看来上次那个刺客是故意扑向杰克的,应该是想抢杰克的剑来刺杀皇太子。难怪他说那个刺客怎么这么笨,刺杀皇太子还扑偏了方向。这样看来这就是个早已布置好的阴谋,那些人不但要刺杀皇太子,还想把杰克也拉下水。那么他们为什么这么做呢?蓝度想到杰克的单纯和他家那盛产骑士的城市,冷笑yi声,政治啊,真是黑暗的源泉。

  想通了这些关节,蓝度开始为洗脱杰克身上的罪名而努力。

  “好了杰克,我已经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了。现在你必须听我的,我们来试试能不能把真正的坏人抓出来。”

  他看看杰克接着说:

  “首先我要告诉你的是你今天上当了。今天伊利那尔兄弟让你跑的时候,如果你不跑,那么你还有yi半的机会让人相信你是无辜的,因为有那么多人看到你在酒馆里喝酒。可你这yi跑,就给了别人yi个映像——那个刺客就是你。而这也正是真正的黑手希望你做的。他们不但想要让你出来顶罪,而且很可能还想通过你,把你的家族也拉下水。”

  杰克听得脸色惨白,蓝度挥手阻止了他开口,说:

  “现在你再站出来已经没用了,皇宫方面肯定已经坐实了你的罪名。目前唯yi的办法就是第yi,你不能被抓到,这样才能争取yi点时间去查真正的罪犯。第二,我们必须知道皇太子遇刺的程度,是已经身亡还是只是受伤,如果只是受伤,那这事情就还有转还的余地。所以明天我会想办法去打听yi下情况。第三,你不能躲在我这里。虽然很少,但还是有人知道我和你的关系的,我怕他们会找到这里。所以我们现在得去给你找个安全的地方。跟我来吧。”

  说完,蓝度就带着杰克出门,消失在黑暗中。从那天开始,没人再见到杰克,直到事情结束。

  第yi章森林学院出海吧! 第四十节 迷离

  更新时间:2008yi8yi7 21:23:20 本章字数:2769

  想要进入皇宫并且接近遇刺的皇太子,对蓝度这样身份的人来说几乎就是天方夜谈。蓝度想了yi夜,唯yi的办法就是去找莱西利帮忙——如果他真的像自己说的那样当他是弟弟的话。虽然很不想见他,可是这是现在仅有的机会,为了杰克,蓝度也不得不跑上yi趟。

  蓝度坐在德格利斯候爵府的花厅里,喝完今天的第六杯茶。他yi早就来,等了yi上午,也没有等到莱西利回来。侍从们说莱西利少爷从昨晚开始就yi直待在皇宫。想等的人没等到,蓝度却见到了另yi个不想见的人——珊德娜。

  由于国祭,史兰奇魔法学院放假三天。珊德娜昨天夜里通宵狂欢,yi直睡到中午才起来。她听说家里花厅有个少年等哥哥等了yi个早上,掩不住好奇地跑了过来。当她见到蓝度的时候,立刻摆出了yi副厌恶的神色。最近哥哥对这个叫蓝度的少年极为观注,她是知道的。虽然不知道哥哥为什么这么重视这个平民,可她对yi个平民少年抢去了大哥的注意力非常不满。而且蓝度最近在金犀城的上流社会也因为国祭的事情大大地出了yi回风头,被人称作“少年天才”,这就让这个大小姐感觉到被他抢去了注意力,从而更加讨厌他。这次在自己家里见到蓝度,当然不会有好脸色。

  “喂,你就是蓝度啊。也没什么了不起嘛。找我大哥什么事?”

  蓝度瞄她yi眼,淡淡地说:

  “我找你大哥有事,和你没有关系。”

  珊德娜眉头yi拧,大声说:

  “你这个平民小子,居然敢这么跟我说话!告诉你吧,我大哥今天不会回来了,你不用等了,还不快点滚出去!”

  蓝度不愠不火,问她:

  “你又不是你大哥,怎么知道他不会回来了?”

  珊德娜冷笑:

  “那当然,皇太子遇刺中了毒,到现在还晕迷不醒,我大哥当然要守在那里。不过这些事和你这个平民是没什么关系的,我不想看见你,快滚吧!”

  话音刚落,门外yi个声音响起:

  “珊德娜,你在说什么?yi个贵族小姐,怎么会如此粗俗?你的贵族礼仪都学到哪里去了?”

  莱西利yi脸疲惫地从门外跨进来。转头看见蓝度,高兴地问:

  “蓝度你来了。仆人说你等我好久了,有事吗?”

  蓝度正为皇太子还没有死而略感心安,站起来对他说:

  “我想知道皇太子的情况。”

  莱西利有点困惑地看着他:

  “你问这个干什么?”

  “别问我为什么,只是我yi定要知道具体的情况,请你告诉我好吗?做为交换,也许我可以提供你们yi些情报,有助于你们找到真正的黑手。”

  莱西利看了他半天,说:

  “我回来拿点东西,马上又要进宫。如果你想知道什么我们在车上说吧。”

  蓝度点点头,如果能有机会亲眼见到皇太子是最好不过的了。

  很快两人就坐上了驶向皇宫的马车,莱西利对蓝度说:

  “我不知道你都知道些什么,也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问,但我希望你不要把这些消息传出去,这也是为了你好。”

  蓝度很认真地点头,莱西利接着说:

  “现在皇太子的情况很不好。昨天晚上刺客行刺的时候被皇太子身边的yi个贴身护卫挡了下来,只划伤了手臂。可就是这个小伤口,就让皇太子yi直昏迷不醒。刺客没有抓到,我们只从他留下的剑上分辨出殿下中了yi种很厉害的毒药。现在所有的宫廷医师都在想办法解毒,可是没有进展。我回来的时候已经有人去你们学院请你的导师去了。希望普普齐纳先生能分辨出这究竟是什么毒。”

  他忽地yi笑,看着蓝度:

  “说起来你真厉害,居然拜了那个有名的‘怪人’当导师。而且你这次设计的这些东西所有的人都赞不绝口都说你yi定会成为最好的炼金师,要是他们知道你是我弟弟肯定会羡慕死的。”

  蓝度白他yi眼,没好气地说:

  “我不是你弟弟。”

  “好好好,不是不是。”

  莱西利宠溺地yi笑。蓝度对着他这样的表情反而不知说什么好了。

  很快到了皇宫,莱西利领蓝度来到皇太子的卧室。进去以后蓝度没空注意那些华贵的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