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地战斗c杀戮,他早就没有了记数的兴致。突然手上的动作yi顿,冷嘴角撩起yi个冰冷的笑,这些家伙还真是不死心,被他杀了这么多,还敢再来。从最开始的那些不入流的角色,到两个小时前那些自称是大剑士的家伙;从普通的冒险者,到明显经过专门猎杀训练的杀手;从剑士c魔法师,到盗贼c刺客;来的人到是yi次比yi次强,让他也打得很过瘾。不过,这样无休止的对战他开始厌烦,心想等这次杀完了就回临崖吧,蓝他们yi定等急了。不过他摸了摸心脏的部位,从刚才开始他就总感到这里yi阵阵地发慌,也不知是不是错觉,总是有些不太好的感觉。蓝度盯着东边的森林看了很久,问:

  “阵送阵那边还没有动静吗?”

  身后的安文答:

  “没有。他们刚才去确认过了。似乎剑士营的人都轮流守在那里。大人,如果冷大人再不回来剑士营的人好像希望能出去找找。”

  蓝度沉默,后启动手上的传音手环,开始今天第五次呼叫蓝色宝石地主人。

  冷吐出yi口浊气,伸手抹去脸上的血迹。手指微微地颤抖着。身上yi阵阵地发凉。在他面前的地上躺着yi地尸体,这次来地黑衣人共有五十人,其中有十名大剑士和三名大魔法师。对方也算是下了血本了,可惜他们现在都躺在了这里成为死人。要知道。面对马上要突破到血杀诀第九层的冷,如果不是多日来连续战斗而精力不继,在雷闪地帮助下他们根本连冷的身都近不了。1 6k,手机站ap,z更新最快

  冷面对自己辉煌的战果毫无喜色。他明显感觉到自己身上出了问题。心脏的部位阵阵,脑中的晕眩感越来越重。开始冷以为自己中了毒,可仔细想想他否定了这个想法。那是怎么回事呢?好好回忆了yi下。这种情况似乎是从早上那次战斗中自己杀红了眼开始地。那时候不知为什么,自己在打斗中越来越兴奋,下手也有些血腥。当时还不觉得什么,可现在想来的确有点不对劲。难道是心魔?冷边思考着,边走进刚发现的yi个隐蔽处。

  随意盘腿坐下,只觉腰间有什么东西硌得慌。摸出来yi看,原来是蓝回临崖之间交给他研究的那块奇怪的牌子。冷笑笑,yi想到那个好奇心旺盛的家伙他就会情不自禁地高兴起来。突然脸色yi变,他猛地想起那块快被他遗忘的牌子原本不该是黑色的吗?可现在这牌上的颜色却变成了灰色。有地地方还泛起了白点。这是怎么回事?冷还没想明白,心中又是yi凉,猛然间强烈起来的心跳让他yi把抓住自己的心脏部位。眼前yi片模糊,意识开始涣散。

  雷闪撑起身子走到自己主人地身边。冷已经失去意识。这片林中空地到处都散布着碎裂的肢体。在刚才那阵疯狂中,冷发了疯似地红着眼睛把这yi批来地黑衣人全都肢解成了散碎地零件。而自己也人事不知。雷闪想起刚才的战斗,确定他肯定是心神出了很严重地问题,开始失控。这样的情况,它认为必须马上回临崖,让临崖的人来帮他。可是冷在彻底失去意识前却交待它不可以把他送回临崖,这是为什么呢?雷闪不能明白冷的想法,它考虑了很久,认为没有什么会比冷现在的情况更危险的了,不论怎样,他们也只有回去yi途。看看远处林中,那响动应该是又有人来了。雷闪不再犹豫,yi掌压碎了从冷身上找出来的传送石,在yi片白光中,yi人yi兽消失了踪影。

  “大人,大人,回来了!冷大人回来了!”

  洛苏在临崖上奔跑着,冲向东崖的方向,蓝度正在那里眺望远方。听到他的声音,蓝度猛然回头:

  “在哪里?”

  “传送阵,刚刚传回来的。”

  他话音未落,蓝度已经卷起yi阵风,冲回了营地。

  “阿!”冲起传送阵所在的地下室,只见西雅和吉东已经到了,还有剑士营的yi些人。可他们都围在传送阵边上并不上前,而人圈中传来几声低低的嘶吼。蓝度走上前去,那些人见到是他,纷纷让开yi条路。他走到最前面,正好看到冷站在传送阵中间,瞪着血红的眼睛看着众人,嘴中发出不明意思的低吼,对众人的喊声充耳不闻,整个人如同yi只正在寻找猎物的野兽。

  “阿,你怎么了?”

  蓝度没有发现自己的声音不可控地带着颤抖,他向冷走去。刚迈出两步,被吉东yi把抓住:

  “蓝度,不能去。刚才俺们想去叫他,他就咬人,要不是俺闪得快,还差点砍了俺。冷好像脑子坏了,你过去他还会咬你的。”蓝度不可置信地看看吉东,又看看西雅,西雅对他点点头:

  “被咬伤的是剑士营的人,送上去治伤了。”

  蓝度yi脸惨白:

  “怎么会。”

  突然他挣开吉东的手,冲到冷面前抓住他:

  “阿,你怎么了?你说话啊!”

  冷看到他呆了呆,任他抓着却没有像刚才那样攻击人,只是愣愣地看着他。围观的众人心中yi喜,心想这两人平时最是要好,冷又是那么宠爱蓝度,说不定还能认出他。就在大家心里yi松暗自庆幸的时候,冷突然露出yi个古怪的笑,yi张嘴咬在蓝度肩头。他本身就是以速度见长的剑士,蓝度这魔法师哪里是他的对手,yi眨眼间就被他yi口咬实,痛地惨叫yi声,血很快浸了出来,身上雪色的布袍泛起红色,蕴了开去。众人yi惊,吉东和西雅抢上前去把他们分开,吉东顺势yi掌砍在冷的劲后,冷吃痛松了口,yi头栽倒在地。西雅忙把还想去抓他的蓝度拉出来,叫过yi边的安文给他家大人治伤。蓝度尤自喊着:

  “阿,阿!”

  被西雅死拽着不让动。冷受了吉东yi记手刀似乎清醒了yi点,动了动从地上爬起来。他甩甩头,看了看身边的人,最后看向蓝度,动了动嘴角,轻声叫他:

  “蓝”

  蓝度yi愣,大喜:

  “阿,你好了?”

  “蓝,听好,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总是会失去理智。应该和上次我们找到的那块牌子有关。我现在只能清醒yi小会儿,等下发作,就会不分敌我攻击人。我已经封了自己的功力,你们找个坚固的东西,把我绑起来,不然”

  他的话没有说完,神色yi变,抚着头对蓝度他们艰难地望了yi眼,yi拳打在自己的头上,把自己打晕了过去。蓝度呆呆地看着他,不知在想些什么。西雅望他yi眼,知道这人yi时是帮不上忙了,便做主让人去把冷架起来,在团部的门外找了棵结实的大树把这家伙绑在了上面。知道冷的本事,怕他失去意识时挣脱出来,用了最坚韧的兽筋五根yi组编成粗绳,分别绑住手脚。又怕这人在挣扎中伤了自己,又在绳下衬了柔软的兽皮,也算是煞费苦心。至于冷到底出了什么问题,西雅看看从冷身上找到的那块白色的牌子,这个东西他总觉得有些眼熟。没关系,我们总会弄明白的,绝不会让自己的伙伴不明不白就这样下去。西雅在心中暗下决心。

  网友上传章节 第三十九节 解药

  更新时间:2008yi8yi7 21:29:25 本章字数:2902

  蓝度站在那棵树前,没有表情地望着被绑在树上的冷。那个瞪着红通通的眼睛的男子早已认不出旁人,他用充满血腥味的神神扫视着远远围着他的人们,无论那些人怎么呼唤他都充耳不闻,在他眼前的yi切生物仿佛都只是yi道美味的餐点。

  “阿”

  蓝度喃喃地轻唤,冷没有半点反映。蓝度大人,他们到了。”

  yi个两翼剑士过来通报,蓝度深深地看了冷yi眼,转头走向团部。

  “蓝度大人。”

  团部的大厅里几个人正跟吉东说着什么,见到他进来,纷纷行礼。蓝度挥挥手,走到自己的座位坐下,对吉东点点头:

  “雷闪的伤怎么样了?”

  吉东指指卧在yi边的雷闪说:

  “它刚才还跟俺说出事的经过呢。蓝度,看来这次的事情是有人在捣鬼啊。”

  “我猜到了。雷闪,从头说,详细yi点。”

  雷闪低吼yi声,开始回忆和蓝度分手后几天的点点滴滴。

  “原来是这样啊。”

  蓝度听完事情经过,沉思。良久之后开口:“安文,传令下去,所有千羽在外的人员全部以最快的速度赶回临崖,临崖从今天开始进入yi级戒备。”

  安文心中yi跳,yi级戒备,难道事态真的严重到这种地步了?大人看出了什么?

  “是!”

  他起身向外跑去,这个命令必须马上传达出去。

  “曼西尔。”

  “在!”

  yi个三翼猎手笔直地站在蓝度面前。

  “你是目前团里通过谍报考核等级最高的人,从现在开始。手机站ap,z更新最快所有团里通过谍报考核的人都归你指挥,你们给我全面监视战王冒险团,他们做过什么任务c有什么行动c高层人员的动向c与什么人有过接触我要他们地全部情报。尽你们所能。越详细越好。特别是如果见到出现了和这块牌子类似的东西或是他们猎到了什么比较特别的魔兽,要第yi时间来报告。这是手令和牌子花纹地图形。收好。”

  “是!属下yi定完成任务。”

  曼西尔二话不说,转身招集人手去了。在这个全团如临大敌的时候,他知道自己地任务是多么重要而又紧迫。战王冒险团,我会把你们所有的老底都掀出来的!曼西尔心中气势高昂。

  就在蓝度和吉东讨论着临崖的布防问题时,西雅从他的书房冲了出来。

  “蓝度。吉东,我找到了!”

  他抓着yi本厚厚地古书风yi般冲进大厅,

  “找到了!就是这块牌子!”

  把书摊在桌上,蓝度和吉东围了过去。西雅指着书上画的yi个花纹说样,就是这东西。这是传说中的恶魔之心。”

  “恶魔之

  蓝度和吉东愣了,西雅解释说:

  “所谓恶魔之心传说在千年前曾经在大陆上出现过,还引起了yi场战争。据说只要有人碰触到它,就会被恶魔迷失心神。变成只知道杀戮的恶魔的仆人,他们会攻击所有靠近身边的生物,不停厮杀。直到力尽身亡为止。而更可怕的是,他们会吸食对手的血肉。被他们咬过的人。也会被传染,变成yi个个没有意识地杀人机器。当然。这只是传说。后来有人发现这其实不是什么恶魔的力量,而是yi群野心庞大的邪恶炼金师和黑暗魔法师地杰作。他们无意中发明了yi种炼金药剂,再用某种黑暗魔法加持过后,就会成为迷失人心的强力物质,他们把它制成这些恶魔之心到处散发,引起各地动乱。最后,所有地魔法师和炼金师联合起来研究出了恶魔之心地解药,才平息了这场战争,那些邪恶的黑暗组织成员大部分被杀,十二名首脑也死了十yi个,只有大首领不知下落。有人说死了,也有人说逃了,书上没有再记载。现在很多人都不记得这件事了,我也是无意中看过yi次,花了我好久时间才找出来地。”

  蓝度听了半天,回过神来yi阵狂喜:

  “你是说,阿是中了这种迷失心神的毒,才会这样,那这种毒是可能解的?”

  “对,可以解,我已经找到解药的方子了。”

  “哈,哈哈,可以解就好,可以解就好”

  蓝度紧绷的神经yi下子松开了,只要知道了办法,他相信yi定能把冷救回来。闭了闭有点发胀的眼睛,蓝度笑着说:

  “我们马上开始做解药吧,有我这个天才炼金师,只要有方子,没什么我做不出来的。吉东,我和西雅可能这两天都顾不上别的事了,这临崖的防御”

  吉东大笑:“嗯,放心吧,俺不会让人来临崖撒野的。谁要敢乱来,俺就把他轰成肉饼!”

  有了他的保证,蓝度和西雅没有了后顾之忧,yi头扎进蓝度的炼金室。yi天yi夜没有合眼,终于做出了那恶魔之心的解药。晃了晃那瓶闪动着金黄|色泽的液体,蓝度第yi次觉得这些药剂是如此可爱。

  晃了晃由于长时间精神高度集中而有些晕眩的头,蓝度把药剂交给早就候在yi旁的吉东,现在能让神志不清的冷喝下药剂的人,只有他yi个。比力气,蓝度和西雅可都不是冷的对手,何况他还由于药的原因力量倍增。

  吉东不负众望,在另个两名狂战士的帮助下橇开冷的嘴,把药剂倒进了他嘴里。喝了药,冷低头不动了。安静了好yi会儿,蓝度试着轻声叫他:

  “阿?阿,感觉怎么样?”

  冷没有搭话。蓝度走近他,想要扶起他的头。突然,低头闭眼的冷双目yi睁,露出yi个冰冷的狞笑。密切观察着他的西雅第yi个发现不对,闪电般抓住蓝度的手往回yi拉,蓝度倒在地上,在他原来站立的地方,yi道金芒闪过,喂进冷嘴里的药剂被他吐了出来,啪啪几声射进了土里,坚硬的土地被射出几个小洞。西雅yi身冷汗,要是他动作再慢yi点,这洞就开在蓝度的身上了。抓着呆然的蓝度冲到冷攻击不到的外圈,西雅yi阵头疼:

  “怎么办?他不喝药,再好的解药也没办法啊。”

  “要不俺们把解药放到食物里让他吃?”

  吉东抓抓脑袋提意说,西雅叹气:

  “你看他这几天被绑在这里吃过东西吗?中了这种毒的人根本就不会想要吃东西。”

  刚刚做出解药的喜悦被冲淡了,临崖上又开始yi片愁云惨雾。剑士营几个轮班守在冷身边的人被叫来问了又问,确实冷这几天真的yi点食物也没有吃,他们送给他的食物他连都没看yi眼。那要怎么才能让他喝下药呢?似乎大家都没什么好办法。突然,蓝度笑了:

  “谁说他什么也不吃?总有yi样东西,他是要吃的。”

  他的眼中闪动着有些疯狂的光芒,西雅心中升起yi阵不好的预感:

  “蓝度,你想干什么?”

  网友上传章节 第四章 玛那z千羽z大陆战争第四十节 咬吧,很新鲜

  更新时间:2008yi8yi7 21:29:34 本章字数:3315

  盯着桌上魔法阵里正咕嘟翻腾着逐渐冒出金色光芒的液体,蓝度有些恍惚。这是他重新调配的十倍浓度的解药,里面的大量的华冬菇c赤星c紫颈花都是毒药,这方子本就是用的以毒攻毒的办法。

  他突然觉得有些好笑,就像西雅说的,他真的是个疯子,居然会想出自己喝药,把药性溶到血液里再让冷喝血这样疯狂的办法。怎么会想起这样的法子呢?当时西雅和吉东听到他的打算那目瞪口呆的样子,这怕是他们听到过的最天方夜谈的事情。蓝度想起自己当时也就是那么灵光yi闪,好像是在前世看过的那些小说里写过这样的事情吧。

  前世啊,那真是好久远的事了,自己有多久没有想起了?大约是遇见冷之后,还是之前?不太记得了,只是自从和冷yi起后,自己的生活就像是突然丰富了起来,那些冒险,那些奇遇,从来不会觉得空虚无聊,自然也就没有时间去想以前的事情了。说起来自己以前是什么样的呢?蓝度想了想,似乎是yi个很普通的人吧,由于没有亲人,也没什么交心的朋友,每天都是固定的上班c下班,yi成不变的生活,和千千万万的普通中国百姓没什么不yi样。可是现在呢?蓝度笑了笑,自己好像完全变了呢,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yi天也会变得这样肆无忌惮,脑子里的古怪念头想到就做,到各处冒险,做yi切自己感兴趣的事情,半点也不在意别人的眼光,他们大概都对我很头疼吧。

  笑得眉眼弯弯地。蓝度想起自己做过的那些让西雅头疼c冷摇头的事情。他们yi点都不知道啊,自己会变成这样,都是这些人宠出来地呢。明明在奥欧森的时候。自己都还是很稳重的yi个人啊,要不是每次阿都迁就我。要不是知道西雅总是会在后面收拾残局,要不是吉东老对我言听计从,哪里会有现在这个任性地蓝度出现呢?回想起来,蓝度轻轻叹了口气,自己还真的像是个享尽宠爱地小孩啊。是老天在补偿我吗?补偿前世孤孤单单的自己,才会让我遇上这么多知心的伙伴。特别是阿,那些任性的要求,每次做坏事都会拉他下水,他明明都很无奈,却总是顺着我。怎么可以这么宠我呢?会把我宠坏的啊,这个傻瓜。更新最快想起在莽原大陆地那yi夜,冷说要保护他的那些话,蓝度止不住弯起嘴角。心里有种酸酸甜甜的感觉:笨蛋,我是个男人,可以自己保护自己的。可不要小看了我啊。

  瓶子里的药剂终于完全变成了金黄|色,蓝度走过去拿起水晶瓶。浓浓的液体闪着诱人的光芒。蓝度晃动了yi下瓶身。带着它走出炼金室。

  yi踏出门外,立刻被西雅和吉东堵在了那里。

  “蓝度。你真的要这样做?你知道这药是什么?”

  “知道啊,这可是我炼出来的呢。”

  蓝度满不在乎。西雅气得快抓狂了:

  “知道你还要喝?这是毒药!毒药!冷喝下去那是解毒,你没中毒喝了它,就是自己给自己下毒啊!”

  “没关系,那三种毒都不是致命地剧毒,不会毒死我的,我会注意喝解毒剂的。“可是会有后遗症啊!你还调得这么浓,在很长地yi段时间里它都会让你弱不禁风c手脚发软c头晕目眩,不要说你还要去让冷喝你的血!你想死啊!”

  “西雅,别这样,你知道我死不了。我可是天才炼金师,对这些药性没人比我更了解了。那些后遗症,最多yi两年我就能自己治好。而且,现在你还有比这更好地办法吗?如果不这样,怎么让阿喝下药去呢?他现在可是不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