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不是单纯来玩的吧?有什么事请明说。”

  西雅早知道他的反应,通过这几天的观察,这里做主的应该还是这位长老。

  “普里莫长老,我们要和你们谈的事对整个蛮族来说,都非常重要。但是,在这之前,我们要先了解yi件事,希望您能告诉我们实话。”

  他扫了yi眼对面的两人,扔下yi颗炸弹:

  “十年前大叔外出寻找战神斧,却带回了yi口箱子,我想知道里面是不是装着yi个人,yi个圣皇血脉继承者?”

  森格伦脸色大变,当场就要跳起来,被普里莫按住了。普里莫的脸色也明显变了,他眼中隐现杀机,西雅知道如果接下来他们拿不出足够的筹码,自己几人就别想走出这座神殿了。

  “大叔和长老都别急,我这么问是有原因的。只有知道了是否真的有圣皇血脉传承者,我才能判断自己是不是该把知道有重要情报告诉两位。因为这个情报是关系到你们整个蛮族的。”

  普里莫心里已经下了决心,可他还想听听这些少年想说什么:

  “你们所谓的情报究竟是指什么?”

  西雅对他散发出的杀气视若无睹,轻轻扔出第二颗炸弹:

  “你们蛮族不是丢了yi件很重要的东西吗?为些寻找了三十年。”

  森格伦大叫:

  “战”

  被普里莫yi把捂住了嘴。他心思急转,终于决定赌yi赌。

  “不错,森格伦十年前是带回了yi个人,他就是上yi代蛮王的孙子。当年蛮王战死的时候,大王子就察觉到了危险,及时把小王子和小王妃送出了莽原大陆,小王子才得以留下yi命。后来,小王子死于敌人的追杀,而小王妃逃过yi劫,在玛那大陆生下了小王子的儿子,埃特王子殿下。十年前森格伦找到殿下,受小王妃的委托,把殿下带回了莽原大陆。在铁山部落时不知为何走露了消息,兽蛮的人前来围攻,森格伦只好带着殿下上了勃伦朗山。还好殿下从小王妃那里知道了只有皇族才知道的这座神殿的进出方法,所以他们就在这里落了脚。埃特殿下现在在yi个安全的地方,受到整个狂蛮yi系的保护和拥戴,只要找回战神斧,他就是我所有蛮族的

  西雅和蓝度交换了yi个眼神,普里莫的话正实了他们开始的猜想。

  “普里莫长老,感谢您对我们的信任。您如些坦诚地告诉我们这样重要的机密,我们也不会让您失望。现要我可以告诉您,我们知道战神斧的下落,还亲眼见过它。”普里莫听到这话,也止不住心中的激动,他颤抖着,问:

  “真的吗?你们看到的战神斧是什么样的?”

  “那只是yi把小斧头,只有成年蛮族男子的yi个巴掌大,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甚至有些生锈,只是在柄上雕有yi头九个脑袋的巨蛇。要不是我在yi本古书上看到过它的样子,还真认不出来。”

  “对,对,这就是战神斧,真正的战神斧没有认主时,就是这个样子。”

  普里莫激动得嘴直哆嗦,森格伦的眼角都湿了。

  “请问,战神斧现在究竟在哪里呢?”

  西雅笑了,说:

  “长老先生,这是我们今天要谈判的内容。”

  普里莫强压下心中的情绪,点点头,说:

  “应该的应该的,我们不会白要这个情报,你们想要什么样的报酬?说吧。”

  “普里莫长老,说实话,这战神斧我第yi眼看到它的时候,我就想起了森格伦大叔。大叔当年为我的家乡做了许多事,我很想要报达他。可是,您知道战神斧是什么样的东西,如果让外人知道我有战神斧的下落,那不只是我,我所有的同伴都逃不了。”他对感动地看着他的森格伦点点头,接着说:

  “因此,我们的要求是:第yi,狂蛮yi系必须保证我们的安全。第二,狂蛮yi系在拿到战神斧后必须全力打压兽蛮,不能让他们对我们几人造成威胁。第三,为了保证前两条,我们知道战神斧下落yi事必须严格保密,在认主之前只能有狂蛮yi系少数的首领才能知道,而且我们只会对王子殿下说出此物的下落,所以我们要求面见王子。”

  普里莫沉默了,其实仔细想想,西雅的顾虑不算过份,但事关王子的安全,这个主他可做不了。思来想去,他说:

  “这样吧,保密yi事是肯定的,不过你们要见王子,我说了不算。我们yi起去狂蛮首领驻地,王子现在就是我们的首领,到了那里,再看看王子的意思。不过事关战神斧,我想王子会愿意见你们的。”

  西雅觉得这样也好,和蓝度他们商量了yi下,就同意了。

  网友上传章节 第三章部落z王位z冒险团第十七节 王子

  更新时间:2008yi8yi7 21:24:06 本章字数:2682

  如雨点般的兽蹄声在茫茫原野上奔驰而过。千羽冒险团的几人被yi队完全由狂勇士组成的队伍护在中间,前方是yi名狂战王开路,yi位狂蛮长老随行。这样的阵容,绝对称得上豪华,yi路之上,所有见到他们的队伍都纷纷让路。

  “停!”

  最前方的森格伦手yi挥,急驰中的队伍停了下来。

  普里莫指着前方不远处的城镇说:

  “那就是那瓦尔,完全由我狂蛮yi系掌握的城市,我们的首领就在那里。”

  蓝度观察了yi下这座城市,说:

  “很壮观,比东德利亚小yi些,但修得很坚固。”

  听到他的评价,普里莫显得很高兴。森格伦派出去报信的人回来后,他们就看到那瓦尔的城门大开,yi队人直接奔到城下。

  “普里莫长老,森格伦导师,欢迎回来。殿下在春之大厅等你们。”

  yi个军官打扮的人迎了上来,他yi边传达消息,yi边疑惑地打量着被护在中间的几个少年。能让狂战王为其开路的人,必定是重要人物,可这几个青嫩的小家伙怎么看也不像啊。

  普里莫转头对几个少年说:“你们先到我家去休息yi下吧,等yi下我再派人来叫你们。”

  西雅摇摇头:

  “我想我们还是yi起去吧。我觉得埃特殿下对这东西yi定会感兴趣的,没有必要再人跑yi趟,我们在大厅外面等也是yi样的。”

  普里莫听了他的话,没有反对,yi行人调头来到城中心的春之大厅。这是yi座小宫殿似地建筑。ap,z更新最快yi如莽原大陆上所有的建筑yi样,很朴素。唯yi不同的是,这宫殿周围种植了许多青绿色地藤状植物。这大概就是它被称为春之宫的原因,而春之大厅。就是它地主殿。

  普里莫进去见他们的王子殿下,森格伦和所有的狂勇士都被留了下来“保护”千羽冒险团的yi干人。几人都知道他的意思,也就老实地待在原地不乱走。吉东不知道,可他认准了yi点,就是蓝度和西雅做什么。他就做什么。

  蓝度等得无聊,就支使杰诺去惹夜雪。在冷第三次满脸无奈地把杰诺从爱马身上拧下来地时候,普里莫终于出来了。和他yi起出来的,还有yi大群人,中间yi个二十多岁,身材高大魁梧,不怒自威,被众星拱般围在中间,不用说这肯定就是埃特王子。

  “几位勇敢的冒险者。欢迎你们能来到春之宫。”

  身边的蛮族以森格伦为首,哗啦yi声单膝跪地向来人行礼,蓝度几人也各自行了本族的礼节。

  “殿下。很荣幸能见到您。我们找个安静的地方说话吧。”

  埃特手yi挥,几个少年被迎进了大厅。四人中蓝度在金犀城就见识过王宫的豪华。看到眼前的建筑只是单纯欣赏;西雅出身精灵村落。精灵的屋宅yi向以精致华丽著称,他也不觉得惊奇;冷更是保持着yi向地扑克脸。他对这些从来都不太在意;只有吉东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宫殿,东张西望,满脸惊叹。蓝度看到他的样子,不由想起了自己才到这个世界时,也是这么好奇,看什么都新鲜。轻轻yi笑,拉着有点迈不开腿地吉东跟上大家。

  双方落座之后,西雅并不急着开口,埃特给普里莫打了个眼色,普里莫问:

  “各位,你们要求见到殿下才能说出战神斧的下落,现在可以说了吗?”

  西雅扫视四周,在座地地确都是上位者模样的地人,看起来的确是狂蛮的高层。

  “长老阁下,我们的确是说过这话,不过,在此之前请原谅我们的无礼,我们每人都有yi个问题想问殿下,等殿下回答之后,我们自然会把知道的事告诉各位。”

  埃特抬手阻止了身后众人的哗然,微笑着说:

  “可以,请问吧。”

  蓝度暗自在心里点头,这位殿下在这里是有实权的,举手投足都有领导者的风范,而且能分清事情的主次,第yi关算是过了,表现不错。西雅同样微笑:

  “殿下,如果您真的得到战神斧,会如何对待兽蛮yi系?请说真心话。”

  埃特没想到第yi个问题就如此尖锐,他想了想,说:

  “对我蛮族来说,是不分狂蛮和兽蛮的,他们都是我蛮族的成员。但是现在兽蛮有yi部分人正在试图人为地制造两个蛮族出来,这是绝不可能的,我会最大可能及予阻止。如果我拿到战神斧,想必会有很多被人蒙蔽的族民回到我的身边,当然,我也会努力得到他们的认同。”

  西雅暗想这位殿下知道要给自己的对手迎头痛击,知道战神斧的号召力不是万能的,政治才能不差,坐上皇位的可能性很大。

  蓝度提出第二个问题:

  “殿下,现在假设您带领yi支军队和敌人作战,您有两种选择,yi种是冲上去,和敌人来yi场你死我活的正面较量,另yi种是假装失败,把敌人引入埋伏后消灭,您会选择哪yi种?”

  “第yi种。”

  这yi次埃特没有犹豫,yi口说了出来。蓝度给他的评价:勇往直前,不喜阴谋诡计,典型的蛮族人。

  轮到冷时他没有说话,只是对着埃特突然放出强烈的杀气。冷修练的是霸气十足的血杀诀,他放出的威压基本可以和大剑导师相比,埃特突然受到攻击,脸色yi白,他咬着牙yi挺,硬生生稳住了身形。在他身后的人刚要冲上来的时候,冷又猛地收回了自己的气势,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埃特让众人退下,他知道这个冷面少年的问题,他算是答完了。平息了yi下翻腾的血气,他开始重新打量面前的这几个十几岁的少年,感到这几个人都是厉害角色啊,有意思。

  最后yi个是吉东,他抓了半天脑袋,问了句:

  “殿c殿下,俺想问,如果您做了蛮王,俺们部落的人都能吃得饱吗?俺部落穷,好多人家到了冬天都不太能吃饱。”

  埃特深深地看了yi眼这个少年团体里唯yi的蛮族,认真地想了想,然后肯定地说:

  “我不知道以后你的部落会是什么样,但是我会努力让我的子民都越过越好。这样可以吗?”

  吉东傻笑着点点头,他本能地觉得面前这位至高无尚的王子殿下说出的话,就yi定会实现它。对这个蛮族王子,千羽的几人都有了yi定好感,他们交换yi个眼神,西雅对蓝度点点头,东西到了该交出来的时候了。

  网友上传章节 第三章部落z王位z冒险团第十八节 认主

  更新时间:2008yi8yi7 21:24:12 本章字数:3252

  蓝度走到殿门前,yi声呼哨,小红yi阵小跑,嗒嗒嗒地来到门口。它好奇地伸长了脖子向殿里瞅瞅,没有蓝度的准许,它可不敢进来。

  小红的背上驮了几个大大小小的包,蓝度yi阵猛翻,从里面揪出yi只破破旧旧的小盒子,两只手掌大小。殿内众人的目光都汇聚到了这只小盒子上,狂蛮众人都在猜测这里面会不会是yi张宝图?谁知蓝度把盒子放在桌上打开后,里面却是yi把小斧头。黑不溜湫的样子,还有些生锈。

  这yi次,连埃特王子的脸色都变了。他指着那个破旧盒子里的东西问:

  “这c这难道就是战c战神斧?”

  西雅有趣地看着他们的集体大变脸,点点头。普里莫长老的表情是最好看的,他万万没想到这么宝贵的东西就被这几个小子随随便便放在这种地方,这个盒子他在神殿的时候看到过不下五次!他险些yi口气上不来,脸被憋得通红。

  所有人的目光都被这其貌不扬的小斧头吸引了,还有人激动地伸出手去想要摸yi摸,蓝度啪地yi声关上了盒盖。

  “埃特殿下,战神斧你们看到了,不过我们千里迢迢带来这样的东西,怎么说也要拿点亲苦费吧?”

  这时的西雅笑得像个无赖。可是狂蛮众人不但不觉得生气,反而有几个还大大松了yi口气。对他们来说,如果这几个冒险者真说出白送这样的话来,他们还真要担心这里面会不会有猫腻,而对方提出要求,也就证明这些少年只是求利。这就简单多了。

  埃特这时也回过神来,他呵呵yi笑:

  “你们想要什么呢?”

  西雅摸出yi张清单,开始念:

  “蛮族皇室收藏的次神器风精灵之弓。魔金十度,密银五十度。各系顶级魔晶石各yi块,共九块。高级魔晶石各十块,共九十块。还有,”

  他瞟了yi眼冷,接着念:

  “冷需要狂战王级别的陪练yi名。1yi6yik,电脑站,z更新最快为期yi个月。另外还要粮食吉东,你要粮食干什么?也没写要多少。”

  吉东傻笑着:

  “俺是为部落里要的,就要就要够俺部落吃yi年地粮食好了。俺会不会要太多了?”

  他小心翼翼地看着对面那些大人物的脸色,生怕他们觉得自己要得太多。西雅拍拍他的肩,对埃特说:

  “殿下,我们地要求就是这些。我们不要求现在拿到,只要等您入主东德利亚之后对现就可以了。在这之前,我们都不会离开,而且我们千羽冒险团人虽然少。但每yi个都不是弱者,也可以为保护这战神斧出yi份力。而冷要的陪练,只要在这段时间里每天跟他交交手就可以了。您认为怎么样?”

  埃特有些诧异。不是因为他们要得多,而是觉得要得太少了。这些东西对yi般人来说是很多。可相比战神斧地价值就显得太少了。

  “只有这些要求吗?”

  “对。我们只要这些就可以了。也许各位会觉得这些东西连战神斧的十分之yi价值都不到,可是战神斧对我们来说唯yi的作用就是带来麻烦。而我们要的这些东西,才是自己用得上的。所以,我们双方只是各取所需而已。”

  西雅说完,微笑着把装着战神斧地小盒子推了过去。埃特打开盒子,把小斧头拿出来的时候,激动得手都有些发抖。轻轻抚过神斧的木柄,不知是不是错觉,埃特明显感到从冰冷的木质上传来yi股暖流。想起母亲说过的家族传下来的让战神斧认主的办法,埃特划开自己的手指,把血液涂抹到斧柄的九个蟒头上,运起斗气向里注入。他本是想试试这办法是不是真地有用,可没想到这斧子好像有了灵性yi样,开始自动吸收起他的斗气来,yi发不可收拾。埃特全身的斗气不断被吸入斧中,战神斧也因此越涨越大,直到变成半人高地yi把巨斧,上面的锈迹纷纷脱落,刃口泛出银亮地光彩。

  面对这样地意外,在场所有人都惊叫了起来。狂蛮众人事隔几十年后再次见到圣物出现,又激动,又担心埃特的力量是否足够得到战神斧地承认。蓝度yi行可就没这个顾虑了,他们倒是为了自己有幸目睹传说中的战神斧认主而大感过瘾,只有吉东对本族的圣物还是很神往的,眼都不眨地盯着那原本yi辈子都不可能有机会见到的东西。

  还好,埃特也不是温室中长大的花朵,十年来和兽蛮的争斗不但让他成为了yi个有思想有胆略的领导者,也让他的实力有了长足进步,战神斧认主的过程比较顺利。

  只是,在战神斧完全定型,所有人都松了yi口气之后,它突然开始大放光彩,yi道金色的光芒先是在斧上流转,后yi冲而上,穿透屋顶直通天际。那金黄|色的光冲入云霄,和太阳相辉映,就像是yi场从天而降的神迹,方圆千里都能看到这奇观。这样的景象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那些参与过上yi代神斧认主仪式的人也没有想到会出现这样的场面。在他们的印象中,神斧认主最多只是让光华在斧面上流动,哪里有过这种壮观,这些人直接把这景象归为了战神大人对蛮族的再yi次眷顾,所有蛮族拜倒在地,口中高呼“战神在上!”,以头贴地,献以最虔诚的敬意。

  可是,在场的蓝度三人却没了这样兴至,他们看到吉东也加入了膜拜本族圣物的行列中,蓝度脸色yi沉,低声说:

  “这样yi来,怕是明天,战神斧出世的消息就会传遍整个大陆,我们的存在也会随之暴光。这可不是好事。”

  西雅点头:

  “这种情况是个意外,不过我们的王子殿下和蛮族长老们好像还没有意识到啊,时间不多了。”

  冷摸了摸蓝度皱起的眉头,说:

  “我们目标小,不要担

  蓝度回以微笑。

  当天晚上,全那瓦尔的蛮族都得知了战神斧出世并认主这yi天大的消息,全城震撼,诺大的城市立刻成了欢乐的海洋,而yi些不明身份目的的人,也都各自加紧了行动,希望能得到更进yi步信息。

  与此同时,在千羽冒险团下榻的侧殿里,五个团员再次集合,他们需要定出下yi步的计划。杰诺是编外成员

  吉东到了现在,终于有机会把自己的问题提出来:

  “西雅,我们来的时候不是就说把神斧交给王子吗?为什么白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