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下激动的情绪,接着说:

  “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部落里由于失去了强大的战士的保护,那yi战大多数男人都战死了,只剩下老弱妇孺。这十年来,我们的部落好不容易缓了口气,到现在,也不过聚集起这寥寥的十几户人家。部落的人都认为是森格伦带来了这次灾害,而且他这样逃跑的行为是被所有蛮族人不耻的,所以部落已经不再承认他了,所有的人都把他当做最污秽的人,不愿提起。可是,我做为他最好的朋友,自认还是了解他的,他决不是这种懦夫,我想他yi定是为了某种原因,不得已才做出这样的事情来。这些年来,我yi直希望能再见到他,亲口听他的解释。可他再也没有出现过了。只是有人说,在他逃走的那yi夜,看到他向着北方的冰原带去了。也不知他现在还好不好。”

  西雅静静地听说,不发yi言。很久之后,他抬起头对马勒布说:

  “马勒布先生,谢谢你告诉我们这些。看来,这次我们是真的见不到森格伦大叔了。如果他有yi天回来了,请你转告他,海琳村的西雅斯兰来探望过他。”

  马勒布说:

  “好的,我yi定转告。怎么,你们不打算多住几天吗?”

  西雅笑笑说:

  “不了,我们还要去我们这位蛮族朋友家做客。而且,这个村子现在也不太欢迎我们吧。”

  马勒布不好意思地点点头:

  “那你们yi路小心。”

  几人yiyi向他告别,走出这个温暖的屋子。

  站在门外,yi股寒风立刻袭了过来,带走了身上的暖意。四个少年上了座骑,掉转头向村外奔去。天上的雪仍然没有下来,只是偶而有几点雪点落在几人头上。当看不到铁山部落的村落后,几人停了下来。蓝度问:

  “现在我们怎么办?”

  西雅想了想,说:

  “我们现在需要找yi个地方好好理yi下思路,定出下yi步的计划。这次的铁山之行,我们得到的信息太杂乱,我想你们可能也看出了yi些东西。我们得好好讨论yi下。如果我没猜错,现在我们可能正处于yi个比较敏感的地位,yi个不好就可能引火上身。”

  蓝度摇摇头,说:

  “我们在这里人生地不熟,到哪里找那种地方?”

  吉东突然冒了yi句:

  “俺听不懂你们在说什么,不过俺家很暖和,你们要是想商量什么事,可以去俺家,俺也正好回俺妹子和阿姆。”

  西雅想了想,点点头说:

  “也好,我们就去吉东家。这样yi来,万yi真的有人注意到我们,还能迷惑yi下他们,让他们觉得我们真的是单纯来探友的。只要我们小心yi点,应该没问题。希望是我想多了。”

  这个决定几人都不反对,四匹魔兽座骑很快转了个方向,顶着呜呜呼啸的北风奔驰而去。

  第三章 部落z王位z冒险团 第七节 决定

  更新时间:2008yi8yi7 21:23:34 本章字数:2612

  吉东的家,在离铁山部落大约两日路程的石牛部落。在这片广袤的北荒原上,只有很少的几块土地散布着yi些小部落,大部分地方都是渺无人烟的。而像铁山和石牛部落这样相隔两三天路程的部落,也算得上是邻居了。由于四人所骑都是魔兽,脚力自然不是普通座骑能比,全力赶路下,他们在入夜后没有多久就到了石牛部落。

  这个部落看起来比铁山部落大多了,大约有上百幢石屋形成了yi个小具规模的村镇,yi条小小的街道从村中穿过。在吉东的带领下,他们来到村中心的yi幛石屋前。虽然入夜了,可这个小镇上的人家都还没有入睡,许多屋中都亮着灯火,眼前这家也是。吉东看起来很激动,他大步上前,握起那粗大的拳头咚咚地敲起了门。边敲还边用大噪门叫喊着:

  “阿姆,苏娃,开门啊,吉东回来了!”

  他的大噪门叫得两边邻居都听到了动静,还没等他自家开门,yi旁的石屋里就探出yi个中年男人的脑袋。那男人的噪门也不小,冲吉东大叫:

  “吉东啊,你回来了?好久没看到你了,小子出息了啊,挣了不少钱吧?还带了朋友?”

  吉东对他呵呵yi笑,说:

  “石拳大叔,好久不见了。俺好久没回家了,这次做个任务正好到附近,就回来看看。这几个都是俺朋友,yi起来做客的。”

  石拳看起来颇热情,说:

  “那你可得好好招呼人家。有空,我们再来切磋yi下。”

  吉东傻笑着:

  “不好吧,大叔,我怕把你伤着。”

  石拳笑骂yi句:

  “混蛋小子,以为长大了,比大叔强了,就来取笑大叔了?大叔现在起码还能和你过个百八十招的吧。”

  这边说笑着,吉东家的门终于打开了。出来的是yi个头发花白的老年蛮族妇女,有点瘦弱的身材,在蛮族中还比较少见,让人担心她会不会被北荒原上的大风刮跑了。她yi看到吉东就高兴地叫起来,把吉东抱住。吉东比她高了快yi个头,可这会儿叫了声阿姆,乖乖地低下头,让妇人紧抱在怀里。过了好yi会儿,老妇人才发现门外站着的蓝度他们,忙不好意思地抹抹眼角,笑着说:

  “吉东,你看你带了朋友回来也不早说,让人家等在外面多不好。几位快进来吧。”

  蓝度几人纷纷向这位慈眉善目的老妇人行了yi礼,走进这间有点破旧的屋子。屋里的摆设不多,只有yi些蛮族日常生活中必需的用品,而且都很旧了。不过,它们被放置得很整齐,打扫得很干净,看得出主人对这些物品的爱惜。

  正在打量着,蓝度眼尖地发现在客厅的yi道侧门边,露出半个小姑娘的头,正怯生生地望着众人。看到蓝度看她,立刻不好意思地缩了回去。没多久,又小心地探出头来张望。蓝度对小姑娘笑了笑,招招手想让她过来,小姑娘脸yi下就红了,也对蓝度笑笑,yi回头,飞快地跑开了。吉东和他阿姆招呼三人坐下,yi转身就进去了后面的房间,把那个害羞的小姑娘抱了出来。他现宝yi样对蓝度几人说:

  “这是俺妹妹,叫苏娃。她胆子小,害羞。苏娃,这些哥哥都是好人,快叫哥哥。”

  苏娃红着脸,小小声地对蓝度几人叫了yi声,那模样虽然不漂亮,可也让蓝度几人觉得可爱极了,难怪吉东这么喜欢这个妹妹。吉东抱着苏娃坐下来,yi把掏出自己买的那yi堆礼物,叮叮当当地给苏娃带着。几个人闲谈几句,很快吉东阿姆拿出了热腾腾的饭菜。几人埋头大吃yi阵后,向吉东要了间安静的房间,三个人关上门,开始讨论正事。

  西雅第yi个开口:

  “我先说吧。这yi次,我想我们很可能会遇到大麻烦。森格伦大叔十年前带回的东西肯定不是战神斧,可不论他带回了什么,yi定已经引起了两支蛮族高层的重视。对于现在这样的情况,我想任何yi个当权者,都不会放地哪怕yi点可能会影响局面的事情,森格伦大叔必然是他们注意的重点对象之yi。虽然那是十年前的事,可谁知道还有没有人注意着这里。而这次我们指名点姓去找大叔,很大可能会引起别人的注意,说不定很快就会有人找上我们了。”

  听了他的话,蓝度yi阵沉默。冷燐接了yi句:

  “宁可错杀yi千,不会放过yi个。”

  西雅点点头,说:

  “对,如果我是当权者,我就会这么干。”

  蓝度想了想,说:

  “那么,我们现在的问题就是如何自保,第二目标是要尽快决定‘那个东西’怎么办。如果我们yi直带着,难保哪天会让人看出破绽。最过份的,是这东西竟然不能放入空间戒指。”

  蓝度扫了yi眼放在yi边行李里的yi个小小的长形盒子。那盒子非常小巧,只有蓝度两只手掌并排那么大,放在yi堆行李里,yi点也不起眼。

  西雅叹了口气:

  “原本我想,在这里找到森格伦大叔,就让他来决定这东西的归属。没想到大叔出了这样的事情。现在看来,我们也不能在这个地方久留。那么下yi步去哪里呢?你们有什么意见吗?”

  蓝度两人沉思了起来。过了不久,冷燐说:

  “我们对这里太陌生,所知的yi切并不足以让我们找到yi个安全的地方。”

  蓝度问:

  “西雅你有什么想法吗?直说吧。”

  西雅点点头,说:

  “我倒是有yi个想法,可是比较危险。你们听yi听,我们再做决定。”

  两人点点头,他继续往下说:

  “首先,我认为这个东西我们不能轻易交给任何yi方。就像冷燐说的,我们对这里的了解太少了。万yi所托非人,就会让我们自己处于yi种非常危险的境地。其次,我们最好能找到森格伦大叔,我总觉得大叔的失踪不是那么简单,他很可能还在冰原带里。找到他,说不定我们还会有惊喜。而且可能也只有他,才知道怎么处理这东西才是最好的。所以,我的提意是进冰原带,找人。不过,冰原带是非常危险的,特别是那座占了整个冰原带五分之四的勃伦朗山脉,终年积雪,本地蛮族都不愿意轻易进入,我不知道里面会有些什么。”

  蓝度听了他的建议,沉吟了片刻,说:

  “我想,你这个办法不只是为了找人吧?我们进去后如果能找到人,当然是最好的,达到了我们的初衷。如果找不到人,那我们也可以借助那片没有人烟的雪原,改换形象,从另yi个方向脱身。不过这么做的风险也大,那冰原带可不是什么好地方,连蛮族人都不敢轻易进去,我们这些没有涉足过这种地方的人万yi出了事,还真不知道怎么办。总得来说,利大于弊吧。关键是我们带着那东西,也许只有进冰原这yi条路了。我可不想yi个不小心,被蛮族人围攻。”

  冷燐沉默地点着头。这个方案,他也认为是目前唯yi可行的。就这样,三个人yi至通过。决定进入冰原带。

  第三章 部落z王位z冒险团 第八节 勃伦朗山脉

  更新时间:2008yi8yi7 21:23:34 本章字数:3040

  “什么?你们要进冰原带?”

  吉东第二天yi早起来,听到他们的决定,大叫起来。

  “那可是个危险的地方,很多人进去就出不来了。俺们这里的人都不敢去,你们万yi有事怎么办?”

  蓝度三人笑而不答,只是让他不要担心。把吉东的两百个金币的报酬结清,三个人准备上路了。吉东在身后喊了几声,见蓝度他们没有回头,跺跺脚,回头对阿姆交代了yi句,抓起自己的东西骑上座骑就追了上去。

  “你们等等,俺和你们yi起去。”

  蓝度回头对他说:

  “不用了,我们自己去。你回去吧。”

  吉东摇摇头:

  “那里面地形很复杂,你们没人带路不行的。俺带你们到雪原的勃伦朗山脚下好了。小时候,俺yi个人偷偷跑进去过,那yi段路还大概记得。”

  几人yi想,也就同意了。只是叮嘱吉东,yi路小心。

  伴随着北风,几人向着勃伦朗山脉进发。凭肉眼看来,那座北方冰原第yi大山脉离得并不远,没想到真的走过去才知道那是多远的距离。四个人骑着座骑yi路飞奔,也花了整整yi天yi夜才赶到山脚下。这也就靠几人都有不弱的实力,长途奔行下来,倒还不觉得有什么不适。仰着望望那巨大的,望不到顶的山峦,几个人不由感叹大自然的强大,相比起来人类实在太过于弱小了。

  “吉东,你回去吧,后面的路我们就自己走了。这yi路上你把所有要注意的事都跟我们说了,我们不会有事的。”

  西雅对他们好心的向导说。吉东yi脸担心地问:

  “你们真的要上去?那上面可不是好地方。要不要不我陪你们上去好了。”

  蓝度正在看着刚才吉东拿给他们的yi副冰原带附近的地图。这地图是吉东祖爷爷留下的,上面很简略地画了冰原带附近的yi些小部落的分布和勃伦朗山脉的大概走向,对他们这几个人来说,也只是聊胜于无。听到吉东的话,他笑了笑,现在像吉东这样好心的人可不多了。

  “吉东,你快走吧,回去晚了就不好了,别让你阿姆担心。你也看出来了,我们几个都是冒险者,对这种地方我们都是有经验的,不要担心。”

  吉东听到他这样的说法,再看看另外两人,都不像要改主意的样子,只好无奈地说:

  “那你们小心啊,俺可回去了。俺会在家里住yi段时间,要是你们下山了,也可以来找俺的。”

  三个少年对他挥挥手,吉东yi步三回头地向来路去了。蓝度三人站在山脚下开始研究地图:

  “我们现在大概在这里。如果从这里走,你们看,到这里有个拐角,天黑的时候应该可以到达。明天,我们就从这边”

  正说着,忽听身后渐渐远去的蹄声又近了起来,急如雨点。三人回头yi看,只见吉东yi路加速,满脸焦急地跑了回来。

  “吉东,你怎么”

  没等西雅把话说完,吉东就急急忙忙地打断了他的话:

  “快,快上山,我们要马上找个避风的地方,雪要下来了!”

  三人脸色yi沉,蓝度问:

  “吉东,你别急,怎么回事?”

  吉东翻身下了刺角莽牛,喘着气说:

  “雪,雪要下来了,最多还有三四个小时。你们看那天。”

  蓝度几人抬头yi看,只见阴沉了几天的天色开始有了变化,那厚厚的铅灰色云层中透出了几道黄光,在远远的天边,乌云翻滚涌动着,如同波涛yi般起伏不定。

  “那是雪光,我就在奇怪这初雪怎么积了这么多天还不下,刚才看到雪光才知道,等yi下肯定是yi场大风雪,如果我们还在这平原上,没个遮挡,雪yi下来就死定了。快走吧,现在只有上山了。希望能找到个避风的地方。”

  吉东的话让三个少年都紧张起来。吉东这个本地人说的话肯定是不会错的,可是到哪里避风好呢?西雅回头看了看山势,断然放弃了原本定下的路线,向山的东南方yi指,说:

  “去那里,那边的雪比较少,还有yi些黑色石体露出来,也许会有背风的地方可以让我们暂时躲yi下。”

  几个人没有异议,冷燐立刻把夜雪交到蓝度手里,自己yi纵身,提前yi步向上窜去。只见他的脚尖在山体的残雪上yi点,留下yi个浅得几乎没有的痕迹,就能向前飞出很远。

  “这就叫做踏雪无痕吧。”

  蓝度小小地感叹了yi下,忙把杰诺放到小红身上,让杰诺带着小红跟上,而自己则牵起了夜雪的缰绳,和西雅c吉东yi起跟前冷燐的脚步走去。雪面太松散,小红它们的等级太低,只能用来驮东西,人是不能骑上去的。除非是像杰诺这样的高阶魔兽,才能不受影响。

  他们走得很快,可是这座雪山实在太陌生了,找了近两个小时,还没有找到yi个合适避风雪的场地,而雪花却开始yi片两片地向下落了。时间不多,几个人都有些急了起来。在前面开路的冷燐甚至召出了食骨鸟去寻找,也是yi无所获,到处都只有白茫茫yi片。

  看看天空中越落越急的雪花,蓝度yi咬牙,大声说:

  “我们找个背风的地方,我来想办法。”

  西雅和冷燐听到他的话,放眼yi望,在yi片雪白中,找到了yi块被埋在雪中,只露出半截的石台。石台呈yi个梯形,低下的yi面正好背风。

  几人急赶到石台上,不大的地方挤下四个人和四匹座骑,只留下了很少的yi部分空地。蓝度让大家尽量靠近中间,他拿出五瓶不同颜色水晶瓶盛放的魔兽血,也没有调制,直接用笔沾了就在地上画起来魔法阵。这是个很复杂的阵形,接连用去了五种属性的魔兽血,不同的魔法符号连接成了让人眼花缭乱的各种图形,最后接成yi个完满的圆,刚好把整块石台囊括进去。就是蓝度这样的魔法阵专家,也用了近半个小时才画好。在这期间,雪大了起来,蓝度扔出了五张防护罩卷轴,才把雪暂时挡在了外面,抢出时间完成自己的阵法。画完之后,他用最快的速度,找出五块不同属性的极品魔晶石,安放在五个阵眼中。召出幻,蓝度双手把它立在身前,yi脸严肃地开口吟唱。除了在古阵法中的那次,这还是冷燐第yi次见到蓝度吟唱这么长的魔法咒语,看到魔法杖上泛出的yi圈圈越来越明亮的光芒,冷燐不由地想起了蓝度在眼前倒下去的yi幕。他站到了蓝度身后,紧张地望着眼前这个纤瘦的身影。也许是看出了冷燐的紧张,也许是感觉到了蓝度身上散发出来的魔法元素的浓度不正常,那是让没有修习过魔法的人都能感觉得到的元素流动,西雅和吉东也眨都不眨地盯着他们唯yi的魔法师。

  在第五道防护罩被风雪无情地撕破的时候,地面上组成魔法阵的yi个个魔法符号接连亮了起来,yi道金黄|色的半圆形光芒从魔法阵上升起,把扑面而来的风雪都挡在了外面,留下的只是轻柔如春风拂面的气流,从人们脸上yi扫而过。凛冽的雪花到了这里,也纷纷绕道,从魔法护罩的顶上滑落,在yi片风雪中留出了yi块半圆形的没有雪迹的奇观。

  做完这yi切,蓝度回过头对伙伴笑了笑,yi口血喷出来,身子摇晃几下,倒了下去。冷燐yi把接住他,小心地平放到石台中间;西雅两步冲到他身边,伸出手摸了摸他的身体,说:

  “他的气息很乱,诂计是魔法力被抽空了,引起的身体反弹。这个笨蛋,他肯定是越级使用了魔法阵,还好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