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沉鱼落雁闭月羞花(1/2)

加入书签

  簪花会后,宇文砚舒着手开始准备寻找曲恋堇的相关事宜。回京都快一年了,生病,胡闹就这么浑浑噩噩的度过了这段时间。

  “阿琪,你去大哥那边将前几日沐瑾姑娘新上市的歌集取过来。”宇文砚舒换掉家常宽松的大袖服,换上一件紧袖窄腰的银灰滚边的马装。

  萧景琪应了一声,放下手中刚绣了一小半的香囊。宇文砚舒拿起来一看,图案的轮廓大体上可以看出是鸳鸯戏水,不怀好意的笑道:“绣的这么精致,给情郎的吧。”

  萧景琪脸羞得一红,急道:“要你管。”抢过砚舒手里的半成品扔到绣框里,随便用几块零碎布胡乱遮了一下,转身就往外走。

  宇文砚舒哪会这么轻易放过调侃她的机会,佯装吃醋,酸溜溜的道:“给我的都没这么好看,果然重色轻友哦。”

  萧景琪回首恼羞成怒的看了笑的像只奸诈的狐狸一样的砚舒一眼,恨声道:“你·····,你下次别想我再给你绣东西。”忿忿摔帘而去。

  砚舒对着晃动的帘子做了个鬼脸:“刀子嘴豆腐心,看你真不绣,嘿嘿。”

  “暗风,你出来吧。”

  黑色影子闪了一下,暗风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出现在她的面前,面对这种来无影去无踪的架势,砚舒司空见惯,随意问道:“你知道那本歌集,我哥是从哪儿得来的吗?”

  “是从三皇子那儿得来的。”暗风道。

  “嗯,知道了,你去换套衣裳,让暗雨备两匹快马,一会儿我们去一下郊外的十里坡。”宇文砚舒吩咐道。

  她有四名暗卫,回京之前,宇文智鸿特意从自己培养的“影杀”暗卫队里调出来的拔尖的高手,改名“暗风”、“暗雨”、“暗瞳”、“暗宙”。

  暗风听令,不见动作,眨眼间就消失在她面前,仿佛不曾有人出现过一样,宇文砚舒又一次咋舌,古人的轻功究竟是怎么练的呢,这么神奇。

  “给你。”萧景琪面无表情的把歌集放在她面前,一身不吭的回到之前的座椅上,取出方才的针线沉默的下针拉线。

  宇文砚舒拿着歌集,嬉笑着围过去:“好姐姐,你太厉害了,这么快就拿回来,我要好好感谢你才对。”使劲的在她细嫩的脸上啵了一下,香香的软软的,阿琪的脸色还是没有缓和的迹象,又像小狗一样在她身上蹭了蹭,状似无辜的道:“好姐姐,你为什么不理我,难道你嫌弃我了么?”

  萧景琪原本想冷冷她的,一见她那副哀怨到不行的样子,明知她是装的还是忍不住心软,娇嗔道:“你啊,就会耍赖皮,还不赶紧准备准备,去看人家连礼物都不带,一点诚心都没有。”

  “我的好姐姐,我知道你肯定准备好了,我才不担心呢。”

  “你就吃定我不敢拿你怎么样是吧。”阿琪起身取来一个大大的青色包裹和一个食盒,“包裹里都是她们喜欢的小玩意,还有一些刚上市的新巧物件,这食盒里是步耘斋的甜点,闭月最爱点心一起带过去吧。”

  宇文砚舒打开食盒,甜香扑鼻,就只味道就让人心痒难当,食指大动,再看到那精致的小模样,而且全是步耘斋的招牌点心,砚舒忍不住伸手想拿一个尝尝。“啪”的一声伸出的小手被萧景琪打到一边去,阿琪不理她眼泪汪汪的可怜样,将食盒盖好:“这个是给她们的,你的那份回来再吃。”

  委屈,究竟谁是正牌的小姐?

  宇文懿班师回朝后,沉鱼落雁她们也在不久后赶来京城会师,暂住在郊外十里坡一处人烟稀少的小村庄里。每日里调琴弄花,小日子倒也惬意自得。

  与暗风一路快马,终于赶在日出前到达十里坡。大老远的就看到羞花红衣飘飘,旋转于青葱的绿草地上,听到落雁用生硬的中土话背诵谢灵运的名篇。

  “各位姐姐,小妹我来也——”清脆的嗓音随风飘送而去,清新的像清晨的露珠。

  众人纷纷停下手里的东西,紫衣从花丛中抬头,放下手中的花剪,擦擦额上的细汗,道:“奕真,这么早就来,吃过饭没有。”

  砚舒还没来得及回答,另一个脆嫩的有如黄莺的声音插进来:“呦,今天这吹

章节目录